美华文学 > 女总裁的霸王医婿 > 第503章 你真是个榆木疙瘩
    暮色霭霭。

    琅嬛玉洞入口处,原本那熙熙攘攘的黄金蛇杀手组织众杀手,在白发老者还有山中老人的严令之下已然悉数退去,只留下了一道孤独的身影,在那里吟诵者往生咒。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

    咒音悲悯,其情切切,听上去让人忍不住一阵心中酸楚。

    在距离这琅嬛玉洞入口约莫十里地之处,一道身影破土而出,跟着又是三道倩影并肩而出,站在了最先出来的那道身影后面。

    当先出来的身影伟岸挺拔,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古井无波,只有那双深邃的眸子中闪烁着缕缕精光,恍若一尊天神站在那里,细看之下又似是和这周遭的环境完全融为了一体,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而在他身后的那三道倩影,虽然容颜迥异,可都是一样的国色天香,每个人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道流光,仿佛就是三个仙子飘落人间。

    这四道人影,正是云枫,以及佳多瓜尔和龙沐然还有夏子瑜。

    “哇,终于重见天日了!云枫,你还真是有本事,连这么硬的石山都被你给轻而易举地洞穿而出,这世上怕是再没有能够困得住你的地方了吧?”

    夏子瑜一双妙目中闪烁着欣喜的光芒,贪婪地看了看那高高悬挂在苍穹中的新月,又兴冲冲地看着云枫夸赞了一句。

    “主人,那边好像有人在念往生咒,要不要过去看看?”还没有等云枫开口,一旁的佳多瓜尔用手朝着琅嬛玉洞入口处的方向指了指问了一句。

    “黄金蛇杀手组织的杀手中竟然还有如此功力精纯者,单从这梵音来听,此人的功力不在那山中老人之下,而声音中又带着三分稚嫩,似乎是个孩子,这倒是奇了怪了!”云枫自然也听到了这几乎不可闻的往生咒之音,沉吟着嘀咕了一句。

    其实早在他方才破土而出的时候,就已经通过那神魂意识之中的感应力感应到了那琅嬛玉洞入口处的情景,让他微感诧异的是,那入口处分明有一个人在,可是他想要一探究竟的时候,却偏偏又像是有些力不能及的感觉,竟是谈不清对方的底细!

    当时云枫便已经猜测,自己刚刚获得的这超常感应力,应该还是有些限制的,比如说对于修为境界比较深厚之人,就没办法通过这感应力来探查对方究竟。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梵音的主人应该是南佛的弟子,修武界天才佛童!”自从跟随在云枫身后从琅嬛玉洞之中脱身后,龙沐然就一直安静地站在那里不置一言,此刻见状便淡淡地开口,那语气和先前没有什么两样,只是看向云枫的目光中隐隐有那么一丝异样。

    佳多瓜尔若有所思地看了龙沐然一眼,随即又将目光转向了别处,未置一言。

    云枫剑眉微皱喃喃自语道:“佛童……佛童……这个名字……这佛童和当日在风城时候有过数面之缘的佛童可有什么关系吗?”

    倒是夏子瑜这个大大咧咧的丫头,竟是丝毫都没有发觉出龙沐然还有佳多瓜尔二人神色目光中的这丝异样,只是一把拉住了云枫的胳膊,拖着他朝着琅嬛玉洞入口处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还犹豫什么,赶紧过去看看吧!佛童诶,据说他不光光是修武界百年来妖孽般的存在,而且佛法精深,隐隐有超越他师父南佛的架势,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气势诶!”

    “龙大小姐,既然你我已然脱身,咱们就此别过,保重!”云枫被夏子瑜拉着走出了两步,却又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冲着龙沐然说了一句。

    “你……你当真以为你我之间的瓜葛就此一笔勾销了吗?”龙沐然微微一愣,旋即淡淡地问了一句,语气间颇有些无奈和不甘心。

    “这……”云枫一时间为之语塞,竟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我说你个榆木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呢?”夏子瑜见云枫和龙沐然的这幅神色,不由得一愣,旋即又狠狠地锤了云枫一拳,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道:“她可是你的未婚妻,之前你与唐梦雪结了婚,沐然便发誓终生不嫁,孤苦此生,可是现在你和唐梦雪已经离婚了,难道你还要忍心让沐然因为你而误了一生吗?”

    夏子瑜说这话的时候,无论是语气还是神色,都是丝毫没有将云枫当做外人,分明是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哥哥!

    佳多瓜尔直接无视了这一幕,径直一马当先朝着琅嬛玉洞入口处走了过去,摆明了绝不掺和这趟子浑水的态度,只是她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却是不得而知了。

    听了夏子瑜的这番指责,云枫再度沉默,虽然他心中知道此时万万不可,自己绝对不能再辜负了唐梦雪,尤其是她腹中还有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到底该如何理清他和龙沐然之间的这种关系,却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子瑜,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龙沐然在那里沉默了片刻,见云枫对于这件事情不置一词,顿时有些意兴阑珊,淡淡地说道:“既然公子不愿意与我同行,那你我就此别过,珍重!”

    说完之后朝着云枫盈盈一个万福,随即身影一晃,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除了残留的一抹淡淡处子幽香之外,再没有丝毫的踪迹。

    看着龙沐然离去,云枫先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随即心头又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竟是沉甸甸的不知道如何消解。

    “唉,你呀,真是个榆木疙瘩,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夏子瑜再度气呼呼地狠狠拧了一下云枫的胳膊骂了一句,随即跺了跺脚又拉着他朝着那琅嬛玉洞入口处跑去,边跑边说道:“先不管沐然了,反正有缘自会相见,咱们先去见见那佛童吧!刚好我还有事要找他呢!”

    云枫见状,也就不再纠结于龙沐然的这段瓜葛,收回了心神,和夏子瑜一道朝着那梵音源头处闪身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