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十殿阎罗之八阵图 > 458.一丝善念
    “这孩子应该就是诸葛云的女儿吧!”

     刘醒这样想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突然从密室外传来,紧接着,一群人破门而入,其中也包括孙晨辉。

     见刘醒正站在婴儿车的旁边,孙晨辉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缓步向前言道:“刘醒,你只要不把我的事情说出去,我可以放你一马!”

     见孙晨辉这般举动,刘醒立即将手放在女婴的颈部,佯装凶狠地说道:“站住,否则我掐死这个孩子!”

     孙晨辉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心中窃喜:“既然已经知道了童男的下落,这女婴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哪怕她今天死掉,只要在其腐烂之前将童男童女投入葛洪的丹炉中便可制成延年益寿的良药。

     就像当年的徐福一样。

     而眼前的这个傻子,根本不知道我在意的是什么!”

     想到这里,孙晨辉双脚突然发力,一瞬间便扑到了刘醒的面前。

     “你还真敢动手啊!”

     刘醒当然不会真的杀了女婴,他强忍双臂脱臼的剧痛,勉强将孩子从婴儿车上拎起,靠着一只脚向旁蹦了几步,总算是躲到了房间的角落。

     这样迟缓的动作,当然无法摆脱身手不凡的孙晨辉,刘醒之所以暂时无恙,全是因为这个体内存有吕布魂魄的怪物,一心只为拿到婴儿枕边的那一颗魂珠。

     “貂蝉!貂蝉!你没事吧?”

     孙晨辉双手将黄色珠子托在掌心,焦急地大喊到。

     只见魂珠在孙医生的手上晃了晃,而后,头戴凤簪,面似桃花的汉服女子便赫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刘醒惊讶的合不拢嘴,因为以他供职阳差的经验判断,这位拥有闭月之容的古代女子分明不是活人,而是一只货真价实的鬼魂。

     女子见许多男人直勾勾的瞧着自己,面泛嫣红、半掩娇容,莺声燕语字字挠在孙晨辉的心头:

     “奉先,他们是……”

     “滚!”孙晨辉大喝一声,吓得身后的十几个附魂人连滚带爬地退出了房门。

     “婵儿,不要怕,一切有我。”

     孙晨辉的语气前后判若两人。

     貂蝉见房中人少了许多,这才放下红纱曼罩的玉臂,一汪秋波看着孙晨辉言道:“奉先,这女孩儿可怜众生相,玲珑剔透心,我甚是怜爱,我已经以你肉身的姓氏为她取了名讳,唤作:孙晓凡,愿她莫要像你我一样身陷历史洪流的中央,只做个平凡人安享太平便好。

     我求求你,一定要像保护亲生女儿一样保护她,他日成年之际,寻得如意郎君,也算是让这孩子替我了却了人生的遗憾……呜呜……”

     孙晨辉心中为难,这女童分明是自己用来救命的良药,如今却让貂蝉认作了女儿,还取了一个颇俱现代气息的名字,简直是谬之千里。

     “婵儿,孩子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这地下室虽身处地下百米,阳气羸弱,但这阳间毕竟不同以往,你还是赶快回到魂珠之中,免得鬼气涣散啊!”

     听了孙晨辉的话,貂蝉无奈地点了点头:“你一定要保护好晓凡!”

     言罢,陡然化作一团粉红色的烟尘,径直钻入孙医生掌中的魂珠。

     安顿好了貂蝉,孙晨辉立即凶相毕露,一步步逼近立于角落的刘醒。

     “喂!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人啊!?”

     刘醒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无力反抗孙晨辉,只好以女童的性命相要挟,但无奈对方早已将自己的品性拿捏,根本不顾及他的恐吓。

     “拿来吧你!”

     孙晨辉一把夺过刘醒手中的孩子抱在怀中,突如其来的动量变化让小家伙儿立刻从睡梦中醒来。

     “呵呵……呵呵……”

     出乎预料,小女孩竟然没有啼哭,天真无邪的笑容挂在稚嫩的面庞上格外可人。

     “哎!”孙晨辉看着孩子叹了口气,将她轻轻放回婴儿床上,举手投足之间尽是小心谨慎。

     “我不想在貂蝉和孩子的面前杀人,你走吧!”孙晨辉转身对刘醒言道。

     “这么说,你也会放过罗康的孩子了?”刘醒见孙晨辉态度转变,急忙试探其真实想法。

     孙晨辉哼笑一声道:“你不是说我不可能找到孩子了吗?我倒要看看你会把他藏到哪里?!”

     这样的回答模棱两可,在要不要继续找孩子这件事上孙晨辉显然还拿不定主意。童男童女关乎他的性命,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男人究竟会不会为了貂蝉的仁慈而放弃自己的性命,恐怕只有他和他体内的吕布魂魄互相博弈之后才能知晓了。

     刘醒没有追问,在保护罗康孩子的这件事情上,他一定不会把希望寄托于对手是否心存善念,无论孙晨辉作何决定,他已然下定决心要带着孩子远走他乡了。

     “告辞!”

     简单的两个字说完,刘醒一瘸一拐走出房门,挤过拥在门口偷窥的一干附魂人后,踏上通向地表的螺旋式楼梯。

    

     “老板!老板!你怎么伤成这样……”

     刘醒摆了摆手,示意司机不要声张,而后轻声对其说道:“我的伤无碍,小戚那边怎么样了?”

     司机将刘醒扶上路虎车后说:“按照您的安排,我已经给小戚发了信息,此刻他应该带着孩子逃出泰安市了吧!”

     “再给他发条信息,进山前让他把手机扔掉,这个孙晨辉手眼通天,高科技设备都不安全。”

     “啊?没有通讯工具我们怎么联络他啊?”司机显得十分为难。

     此时,刘醒将自己的胳膊别在汽车座椅与B柱之间,而后猛地扭转身体,只听得“咔嚓”一声,脱臼的肩关节便恢复了正常。

     如法炮制,又是一声惊心的骨骼撞击,刘醒的两臂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我知道他在哪里,你把车留下,我独自去找他!”

     “那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罗康恩公一声呢,老爷子和老太太哪里又该怎么说?”

     刘醒沉默片刻后言道:“什么都不用说,他们知道得越少越安全,至于我父母哪里,以后就请你多多费心了!”

     言罢,刘醒将手机扔出窗外,独自一人驾车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