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昭周 > 第四十九章 书铺关不住林昭
    长安城乃是天下菁英汇聚之地,各种匠人也都是顶尖的,又有李煦这种宗室贵胄出面,只十来天时间,就弄出了第一套活字字模,李煦等人用这一套字模,印出了第一本书,呈交给天子看了之后,又在长安城进行售卖。

    价格只有普通书籍的三成。

    与此同时,在东宫的授意之下,李煦还把林简写的那个小册子也给印了出来,免费发放给京城里的各大书坊,并且张贴告示,写明此法是元达公所创,现推行天下,造福世人。

    一时间,林元达虽然人不在长安,但是却在长安城声名大噪。

    而且在可见的未来里,他的名字很快就会传遍天下,林元达从前的功绩暂且不论,只因为这个印刷术,他就会被后人记在史书里,千古传诵。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越州的林昭,除了每日在三元书铺看店,然后调戏调戏东家的小姐之外,也会与谢三元一起商量铅活字的事情。

    这个铅活字的项目,林昭与谢三元各投了一千贯进去,仍旧是谢三元主要具体的操作,林昭负责提供构思。

    之所以投入这么多钱,是因为这东西在前期基本上不太可能有什么收益,而且还要招一些铜匠过来做工,花销很大。

    但是一旦把所有能制造铅活字字模的铜模做出来,这东西就会变成一本万利的行当,初步估计,收益最少应该在十万贯左右!

    十万贯钱,在这个时代就可以称得上大商人了,再进一步,就可以称得上是巨贾。

    人生最畅快的事,就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因为活字印刷,谢三元的人生事业迎来了第二春,这位谢老板干劲十足,每天一大早就会扑到新的作坊之中前后奔忙,忙的不亦乐乎。

    而林昭,一边在三元书铺看店,一边翻看着店里有关科考的书籍。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等级分明的时代,想要真正取得社会地位,就必须往上攀爬,成为官老爷。

    最起码,也要成为举人老爷,进士老爷,才能进去“士”这个圈子之中,成为四民之中的第一民。

    林昭不说绝顶聪明,但也可以称得上是聪慧,他又被林二娘打下了基础,如林简所说,只要他肯沉下心读几年书,一个举人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况且他的母亲林二娘,几十年的心愿就是让他读书做官,从而得以挣脱如今的阶层,摆脱现在的困境。

    虽然除了读书之外,林昭还有别的选择,但是他闲暇的时候,还是会翻一翻书,万一将来需要去考学,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此时,距离他拿到约书,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时间。

    林清源在越州住了三四天,又回东湖镇住了三四天,然后就回姚江做他的师爷去了。

    这么多年他在姚江,根基不浅,不可能平白无故就放下了姚江那边。

    而林二娘住在城里,平日里也就是侍弄侍弄花草,偶尔读读书,写写字,日子远比在东湖镇舒服得多。

    这天中午,谢澹然依旧提着饭篮去给林昭送到,到了三元书铺门口的时候,她才看到自家铺子门口,贴上了一张大红纸,红纸上写了招工启事四个大字。

    她皱了皱眉头,走进书铺里,把篮子放在桌子上,看向正在一旁整理书本的林昭,声音轻柔。

    “三郎,外面的告示是你贴的?”

    林昭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过段时间可能会有些事情要忙,不能一直待在书铺里,所以就想着再招一个伙计看店。”

    这个时代,因为没有信用体系,也没有监控等电子设备,招伙计也是做一些杂活,太不可能让他接触到柜台,账面。

    林昭刚来三元书铺的时候,店铺也是谢三元看着,他只跟着做一些杂活而已,一直到他拿出一百贯钱,然后给谢三元看了活字之后,谢三元才放心把书铺交给他看着。

    毕竟当时林昭出了一百贯钱,是书铺差不多一整年的收益,这笔保证金足够庞大,谢三元才把书铺交给了林昭。

    林昭本来是准备让林二娘来这里看店的,这个时代的理教远没有另一个世界的宋明那么森严,常有女子出面打理生意,但是林二娘不怎么喜欢见人,性格又太过柔弱,因此林昭才打算招个伙计,自己带一带。

    谢澹然把饭篮里的菜食取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到了林昭的对面,轻哼了一声。

    “旁人哪里信得过?”

    谢大小姐看着自己对面正在吃饭的林昭,咬了咬牙:“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寻阿爹告假就是,不许辞工!”

    两个人的关系,在几个月的时间里突飞猛进,本来性情温婉的谢澹然,已经开始在林昭面前有一些小脾气了。

    林昭要走,她心里当然有些不开心。

    现在她每天早早的起床,吃了早饭之后就出门采买,然后快到中午的时候,跑到三元书铺送饭,然后坐下来与林昭说上几句话。

    这个东湖镇来的少年人,仿佛有魔力一般,只要两三句话,就能让她喜笑颜开。

    这是她一天之中最开心的时间。

    可是现在,林昭要再招一个伙计,也就是说他可能要离开书铺,一时间,谢大小姐心中竟然有些慌乱。

    林昭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对着她笑了笑:“谢姐姐放心,我不跑远,还是会在越州城里,我会常去你家看你的。”

    谢澹然心里有些委屈,眼睛都跟着泛红了。

    “你就不能不走吗?”

    林昭见她哭了,连忙站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谢姐姐,我……”

    谢澹然擦了擦眼泪,径自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走到书铺门口的时候,她越看那个告示越是碍眼,咬了咬牙直接把这个告示扯了下来,在手里撕了三四下,然后抹着眼泪跑远了。

    林昭这会儿饭都还没有吃完,他放下碗筷走到了书铺门口,看着谢澹然远去的背影,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总不能一辈子待在这个书铺里。”

    他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回到了书铺里,继续吃饭。

    少男少女,青春正艾,他心里自然也是很喜欢谢澹然的,他是也不能全顺着谢澹然的意思来,毕竟他的人生不能止步于三元书铺。

    至于谢澹然……

    明天请个假,去哄哄她也就是了。

    因为要看店,所以林昭没有追出去,吃了饭之后,他就继续在书铺里看店看书,到了下午傍晚的时候,他刚关上铺子,一个穿着青色布衣的少年人,毕恭毕敬的站在他身后。

    “公……公子。”

    林昭这会儿正在锁门,闻言回头看了一眼,正是那个曾经被他打过的林家下人林福。

    林福这会儿已经不复之前的倨傲,而是颇为谦卑,他对林昭低着头说道。

    “公子,侍郎老爷请您过去,说有要事与您说……”

    林昭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知道了。”

    跟这种人计较,有失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