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 > 第五十章:无法直视的大佬
    将离开的时间推迟到第二天,今日也没有什么灵药需要照料,季秋陪着青楠吃完晚饭后,日头已经西下。

    哪怕有着两个太阳,这个时间段天也快黑了,季秋来到青楠房间,这小家伙吃完饭就开始修炼了,也是刻苦。

    不过想着自己明天离开,季秋还真有点放心不下,于是手中有灵力瞬间凝聚出一个小铃铛。

    叮铃……

    一声轻响,青楠从修炼中醒来,但他并没有感到不适,这是季秋这些天“增加抗性”中得到的试验成果之一。

    清心铃铛控制好威力,能够唤醒沉睡的人,还能够不造成反噬叫醒入定的修士。

    人醒了,季秋自然也是开始说正事:“这两天我要出去,但你凝神阶段才稳固不久,防止意外,留下一盆风铃草,你就摆在修炼的地方。”

    “不需要有风,总之你修炼出了岔子,风铃草会自动摇晃唤醒你,再给你一些下品的灵药,灵果,稍微处理一下就能吃,防止意外发生。”

    说着季秋就放了一堆东西在桌子上,青楠没拒绝,全部收起来,收下是为了让大哥更安心,免得出门在外还要担心他,那算是拖后腿了。

    收好后,他才道:“大哥放心,我就在庄园内,又有海天阁可以帮衬,反而是大哥你出门在外需要小心。”

    季秋笑了,看来林青楠目前恢复良好,还反过来关心自己,确实可以安心出门了。

    老怀欣慰的笑过之后,季秋道:“那好,这风铃草已经处理过了,里面埋了矿石,你只需要偶尔给他晒晒太阳就行,修炼吧,不打扰你努力了。”

    青楠正要将风铃草取出来看看,忽然一道橘红色的光照射在房屋之外,室内也因此一片通红。

    季秋第一反应是不对,因为这是异世界,所以绝对不会是灯光,他正要转头看外面,突然身体完全不能动弹。

    橘红色的光也在这瞬间变得黯淡。

    一种迟暮之感袭上心头,季秋莫名觉得很困,他的余光之中,看到青楠也双眼迷茫,心中一紧,这光有些邪门。

    随即心中一动,他发现自己的灵力和灵识都还能用,顿时一个小铃铛凭空浮现在空中。

    叮铃~叮铃~

    急促的铃音彻底打破屋子里的凝滞,季秋感觉身体能动了,但他突然就不敢动了。

    因为屋子里突然出现一个人,一身黑袍的高大男子,季秋看不清具体长相,甚至在看了一眼后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开。

    接着他又动不了了……

    同时,视觉、听觉这时候也开始变弱,隐约中,他“感知”到黑袍人拉着青楠,还有呢喃细语。

    黑袍人在说什么?

    在给谁说?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季秋都觉得自己忘了自己是谁,突兀的,他清醒过来,这一回,他看见一位黑袍男人从一个扭曲的黑洞中走出。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突然呆立着不动了,明明已经清醒了,但季秋却觉得自己更混乱了,所以刚刚看到的两幕场景是怎么回事?

    两种似乎有冲突的场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渐渐的,季秋又感知不到外界了,这一次,所有感官都失效了。

    ……

    冥日觉得头大,他前些时候感应到自己一脉又有了传人,便加紧时间处理了一些事情,急忙忙赶来接徒弟。

    他是清楚自家神君留下的传承多么邪门,几乎每一个传承者都有悲惨的身世。

    落日余晖……曾经的太阳已经落下,连余晖都不能残存人间,所以门中全是一群死过的“疯子”。

    跨越时空找到小弟子之后,他还没感叹完这个弟子为何依旧“阳光”,就发现另一件不好的事。

    这个小弟子的朋友?哦,是大哥?竟然察觉且提前看到了自己,两种不同的时间线造成冲突,形成一种低维看高维的扭曲。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个天才,也是个不幸,他们这些大修士代表的就是规则,平时其他人看到的都是普通的外表。

    结果这个小朋友看到一点“真相”,这种天赋倒是适合做巫祝,绝对是各路大神的心头宝。

    一念之间,万千想法转过,下一刻,冥日一指点在季秋眉心,时间开始以季秋倒流,很快回到了黑袍人刚刚到来的一刻。

    ……

    这一次,事情的发展依旧是橘红色的光照耀到门外,依旧是季秋不能动弹。

    但是季秋看到的是冥日编织后的景象,只见一个黑袍人抱起迷迷糊糊的青楠,转身看向季秋。

    他感叹道:“真是天资出众,尽量别去想之前发生的事情,林青楠得到师尊真传,我将会带他回归门内,你对此也有猜测,我就不多解释了,有什么要说的赶紧交代。”

    季秋在黑袍人那一指之后就彻底明白了前因后果,纯粹是他有极强的通灵天赋,所以看到了从其他时间线出现的“大佬”。

    然后他脑子处理不过来,就宕(dang)机了,而这位大佬呢,知道他和青楠发生的所有事。

    虽然不知道为何不计较他穿越者的身份,但总之,大佬认为自己是青楠唯一的亲人了,所以让他好好交代一番。

    这时再看青楠,虽然像失去骨头一样瘫着,但他眼睛清明,显然是清醒的,那就没事了,专程过来接人,没理由伤害他。

    于是季秋也放心多了,这个大佬刚刚还主动帮他解决了危机,大概率是个“好人”。

    季秋让自己镇定下来,强迫自己不看这位大佬,直接道:“青楠,这位是你的师门前辈,以后你就跟随师傅修炼了,修炼也不要心急,我们寿命悠长,不用急于一时,总之,一切小心。”

    季秋也没什么经验,就回忆以前送别时候的话语,经过修改之后说了出来。

    这时,季秋余光看到少年落地,重新自己站起来,他急促的道:“季秋大哥,我以后会找你的。”

    这还是他第一次直接叫出季秋的全名,而冥日听着这两人送别,以及小弟子说话中蕴含的感情。

    果然如此,就说这代传人怎么这么正常,原来是有个意外改变了他,算是件好事,想着自己不便久待,于是,直接一张寸长的金色符纸落到季秋面前。

    “浴火符,不管你是怎么死的,总之能复活你一次,具体用法认主就知晓,不成元神你们是见不了面,在此之前,好好活着,免得小家伙以后还要救你。”

    话落,满室红光消失,黑袍人和青楠也消失不见,而外界,两轮太阳一同完全被黑暗吞噬。

    良久之后,季秋看了眼房间,转身离去。

    取一张纸,季秋留下自己外出的信息后,他朝着碧青海的方向飞起。

    雪还没下起来,季秋感受冷风刮过脸颊,复盘今天的事情。

    青楠的预感确实是对的,他们要分开很长一段时间,只是这个分别的方法比较戏剧性,谁能想到这种大佬竟然会亲自来接徒弟?

    季秋觉得自己需要好好了解一下关于落日神君的事情了。

    青楠那边,季秋不准备担心,他捏在手中的符纸,以及之前的情况,都证明林青楠会过得很好,可以说他以后的修行之路完全不愁了。

    随后,青楠的这位师长,在那一指中,留下了一点很关键的信息,他说自己的通灵天赋。

    这个天赋,糟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