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我是破案之王 > 第011章:你就是凶手
    就在林蕊不知所措的时候,门突然被重重的推开,一个男人站在门口,正是夏洛。

    夏洛脸颊微红,鬓角都是汗,显然是一路跑上来的。

    进来之后,他那一双眼睛就上下打量着郭柔,那眼神,就跟饿了一星期没吃饭的狼一样。

    “你又是谁啊?!”郭柔问道。

    林蕊像看见救星一样,快速站在夏洛的身边,替他解释道:“这是我的同事,他刚刚在下面停车,所以晚来了一步……”

    虽然林蕊帮夏洛圆谎,但夏洛还是狠狠瞪了一眼林蕊,好像在责怪她为什么不等自己。

    “不好意思,我还有些问题想要问你,”夏洛可比林蕊强硬得多,进屋之后直接关上了门,向椅子示意了一下让她坐下,“郭老师,稍微占用你一点儿时间,你该不会那么吝啬吧?”

    “我今天挺忙的,可不可以长话短说?”郭柔显得有点儿不耐烦了。

    “呵呵,这恐怕要取决你是否配合了,”夏洛笑了笑,“先谈谈你是怎么杀死李艳的吧?”

    此话一出……

    郭柔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林蕊差不多也是相同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啊?!”郭柔陡然提高了自己的音量,“李艳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这样跑进来,毫无道理的怀疑我,别以为我不懂法律,你这样对我说话,我是有权起诉你们的!”

    “郭老师,咱俩应该见过面吧!”夏洛指了指自己的脸。

    “见过吗?!”

    “当时天太黑,你可能没看清我的长相,但我记得你,2日夜里10点,你从红灯笼歌舞厅走出来就直接上了我的车……”

    “你是……”郭柔的眼神中透出了一丝慌乱。

    “你好像已经认出来了,呵呵,不错,我就是那个骑三蹦子的黑车司机啊!”夏洛笑道。

    郭柔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有可能踩到了对方故意安排的陷阱,她下意识地摆出防御性的姿势,抱起双手,眉头紧锁。

    这些小动作,自然统统没有逃过夏洛这个破案专家的眼睛。

    夏洛打开手机,把一张图片给郭柔看,正是那晚他拍摄的流浪汉身上穿的那件女式风衣。

    “郭老师,有印象吗?”夏洛问。

    “我不知道你到底什么意思?”郭柔咬着嘴唇摇摇头。

    “平安市目前的昼夜温差挺大的,白天很热,夜间却有些凉,夜里出行穿这件风衣正合适,可是我记得,当晚你坐我车的时候,你的衣服却很单薄,尤其还露出了一双腿,所以呢,当时我就多看了你的腿几眼,其实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在想,这个美女不怕冷吗?”

    “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这件衣服是不是你的?”

    “不是。”

    “真不是?”

    “我从没见过!”

    “是吗?如果警方在上面找到了你的指纹、毛发和皮屑呢?这你又如何解释呢?!”

    被夏洛这么一问,郭柔突然不说话了。

    就连经验不足的林蕊也能看出来,这个看起来很端庄很温柔的女老师,她肯定有问题?

    这当然只是夏洛的虚张声势,因为那件衣服现在还穿在流浪汉的身上,他并没有权利让那位大叔把衣服交出来去做这些鉴定。

    不过,通过察言观色,夏洛就已经基本确认郭柔的嫌疑了。

    “郭老师,少安毋躁,请听我把话说完,”夏洛朗声说道,“2日夜里9点之前,你约了李艳出来,和她一起散步到了金水桥附近的河边,然后用你准备好的乙醚将她麻倒,随后用一根跳绳从后面勒住她的脖子,但是药劲儿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厉害,李艳不知怎么就醒了,她开始拼命挣扎,双手乱舞,随手就抓住了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你衣服上的一枚黑色钮扣……你杀了人之后,将死者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穿在了自己身上,将自己伪装成了死者,重新摆放尸体,让杀人现场看起来像是一场强奸未遂的激情杀人……然后你穿着死者的衣服,来到红灯笼歌舞厅,在里面假扮李艳,因为歌舞厅里面灯火闪烁昏暗,你和李艳的身材和脸型差不多,所以你并不担心自己穿帮……大约10点之后,你离开歌舞厅,为了掩人耳目,你故意在角落里找了一辆黑车,还是一辆三蹦子,因为你担心正规的出租车会留下对自己不利的记录……坐在电动三轮车里,你觉得前面开车的人很怪异,总是色迷迷的盯着你的腿看,于是你灵机一动,想要把命案嫁祸给这个黑车司机……于是你利用李艳挎包里的手机给她的男友发了一条微信,让警方感觉,李艳10点之后还活着,这些都是在误导警方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距离目的地,也就是枫叶园小区附近,你提前下了车,回到金水桥附近,将死者的包和手机扔进水里,走到存放风衣的地方,你却发现衣服上少了一枚纽扣,于是,你不得不再次回到案发现场,从李艳手中找到了那枚钮扣,而在死者手心,已经留下了一个圆形的痕迹……为了避免怀疑,你之前穿的风衣,已经不能再穿了,于是就丢弃在了附近自认为很隐秘的地方,然后你就回家了……你的计划几乎成功了,成功误导了警方,因为最近网上的确流传着一些出租车司机见色起意杀害女乘客的案子,警方确实认为这次案件也是黑车司机所为,因此,警力也都放在了追查黑车司机这方面了……”

    夏洛的话说完之后,郭柔一脸慌乱,她站起来吼道:“你又不是警察,你凭什么在这里血口喷人,这只是你一个人的揣测,就凭一枚纽扣,你怎么能证明我就是凶手,而且,我还有不在场证明呢?!”

    郭柔拿出看电影的票根,递到夏洛面前。

    夏洛轻描淡写的伸手挡了一下,笑眯眯的说:“这种不在场证明,根本没有法律效力,除非有当事人可以证实,要不然,你把陪你看电影的人叫来,当面对质?”

    郭柔变得慌乱异常,低着头拼命寻找着反驳夏洛的话语,可是她的手已经暴露了,因为那双手在不停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