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权门盛宠:甜心娇妻九块九 > 191 忠于国家忠于你
    此刻,偌大的包间里只剩下时意云承逸两个人,气氛是又冷又沉还尴尬。

    “意意……”

    “云承逸,我现在不想和你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卿卿是我请过来吃饭的,你把人撵走了,这一桌子菜谁吃,你吃吗?”

    云承逸一时语塞,满脸的尴尬,连耳根子都红了。

    “噗嗤~”时意被逗笑了,冰美高傲的小脸霎那间比阳光下的花朵还要明艳上几分。

    “愣着干嘛,赶紧坐下来吃,如今就你战斗力是可以的,这么多菜不吃的话可都浪费了,花了那么多钱,心疼死我了。”

    她喋喋不休的数落着云承逸,一颦一笑和平日里一模一样。

    云承逸悬着的那颗心稍微落了地,动了动唇。

    “意意,这次我休了假,不如我们去把结婚证给领了吧。”他的语气肯定,并不是询问时意。

    时意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筷子从手上滑落掉在了地上,眸子的震惊一闪而逝,代替而来的只有淡漠和质疑。

    “你妈是不会同意的。”

    “不需要她同意,我只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云承逸抓住时意发冷的双手,真挚深情的目光着实让人扛不住。

    时意挣脱手,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你太冲动了,冷静冷静再和我说话。”

    云承逸言简意赅,“我只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你不要闹了。”

    “你愿不愿!”云承逸的音量一次比一次大,大有逼婚的架势。

    时意此刻的脑子就好比一团浆糊,吃都吃不下了,哪里有心情思考,抓起包包就要往门口的方向跑。

    云承逸眸光一闪,仿佛料到了她会来这招,以身堵在了门口。

    “意意,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脑子的答复。”男人挑眉。

    时意一个头两个大,握起的双拳卯足了劲砸在男人身上。

    “云承逸你起开,你疯我才不要陪着你一起疯,和你谈恋爱我已经很委屈了,我才不要委屈一辈子看你妈的脸色,你是混蛋,你们全家都是混蛋!”

    如暴风雨般的拳头卯足了劲砸在云承逸的身前,一般女人也就算了,时意可是在军中被誉为十个男人都打不过的女战神,若不是云承逸身体强健一准被捶出内伤。

    可人家从头到尾面无表情的,眉头都不皱一下,抱着自家委屈哒哒的小媳妇儿一阵温柔的诱哄。

    “意意,乖,意意不要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只要你愿意嫁给我,和我永远在一起,之后我都听你的。”

    时意伏在男人的胸口轻轻啜泣,“你们男人为了哄女人结婚,还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口。”

    连草稿都不打一下。

    “我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在这种浪漫的求婚环节提什么军人的天职,时意嘴角狠狠一抽,当场想给他一个狠狠的过肩摔。

    而后,耳畔传来男人低沉沙哑且动听的宣誓声。

    “在外面,我忠于国家,在家里,我只忠于你。”

    轰的一下,时意满脸通红的望着眼前一脸深情不能自拔的男人。

    他……刚刚是在对她说土味情话?

    虽然并不是第一个男人对她说这样的情话,有些追求者的表白比这还要甜齁肉麻。

    可从未有人,亦或是一句表白让她有如此心安踏实的感觉,仿佛只要将自己的手轻轻搭在他的手中,两个人就真的可以白头到老一样。

    “那个……我需要好好想想,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时意心跳如打雷,一颗心老是砰砰砰乱跳没办法思考。

    云承逸很想直接将人给绑到民政局,就算天黑了不开门,那他就在民政局门口坐一整晚等着。

    不过作为男人,他多多少少要顾及时意的感受。

    “好,那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他松口了,语气倒透着少于的失望和无奈。

    时意翻了个大白眼,怒怼,“才一天,云承逸你要造反是不是?”

    一天怎么考虑,一天的时间怎么够,她和云承逸谈恋爱的事情都没和家里报备,如今突然回去和老头子说结婚,老头子指不定心脏病都要犯了。

    “那你想要考虑多久。”男人拧着眉,帅帅的脸上写着“我很不高兴”,十足的傲娇。

    时意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下意识试探,“一个月?”

    云承逸:“……”

    “那,半个月?”时意免为其勉的缩短了一半,没好气吼道,“不能再短了,给我半个月时间考虑,我还得和家里人说。”

    “一个星期。”男人想都没想,直径将时意所有的后路全部堵死。

    时意以为自己听错了,皮笑肉不笑的问他,“等等,你再说一遍,多,多久来着?”

    “一个星期,不管一个星期后愿不愿意,你都得和我去领证结婚。”

    为了让时意相信自己的诚意,云承逸特意将自己提前打好的结婚报告拍了照片放在她面前。

    “组织上也同意了我们的事,所以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这个婚都必须结定了。”

    说着,某人直接无视了时意目瞪口呆的表情状态,直径拨出一个号码,只听他的声音又冷又沉。

    “伯父您好,我是云承逸。”

    时意傻眼了,他打电话给谁,叫谁伯父,这丫的该不会拨通的是老头子的电话吧?

    没等她从震惊中缓回神来,电话里竟然真的传来了时家老头子的声音。

    “喂,好贤侄啊,今天怎么有空想着给我打电话了,该不会是手底下哪个不长眼的又犯事了吧?”

    时意急了,伸手去抢电话,并且唇语威胁:把电话还给我,不然信不信劳资弄死你。

    “那倒不是。”

    时意:哪里是你手底下的人犯事,是你的女儿落在他手里了。

    云承逸语气平静,不注意听,还真察觉不了字里行间的柔情,“伯父不知道明天您有没有时间,我想登门拜访一下,感谢这些年伯父的鼎力相助。”

    “哎呀,说这样的见外话,你想来就来,我欢迎得很,正好我女儿明天也回来,到时候你呢主动点,约她喝个咖啡看个电影什么的。”

    “好,我一定多主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