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青云之朝阳松涛 > 【325】 故人石林再相逢
    说到鬼王,碧瑶眼中掠过一缕忧色。

    “死亡沼泽之后,父亲曾命属下亲信传回消息,告知了他的去向。”碧瑶说道,“可从那以后,到现在也没有其他的讯息传递回来......”

    “你在担心?”封亦注意到她情绪的细微波动,安慰道,“我觉得你无需太过担忧,鬼王阁下的智谋与修为傲然于世,仅仅一只黄鸟奈何不了他的。”

    讲到此处,封亦反倒心绪复杂,喟然叹道:“以那位的本事,去了这么久还未回返,恐怕那黄鸟当真要难逃命运了。至此四大异兽已取其三,碧瑶,若我们阻止不了他的话,恐怕又是一场兽神临世这般浩劫!”

    碧瑶微微点头,目光望向空处,轻声道:“我已经想明白了,我会阻止他的!‘四灵血阵’这般邪恶力量,的确不应出现在人世!”

    ——

    天穹厚实的阴云,遮蔽了浓烈的阳光,显出阴沉的灰暗。

    地上是一片奇异的岩柱石林。

    放眼看去,那些岩柱形态各异、千奇百怪,仿若石质树林一般密集地向着天空衍生。石林中树木稀疏,地面多是些杂草苔藓,以及一丛丛生命力顽强的灌木丛。深绿的灌丛中,有着星星点点的白色小花点缀其间。

    蓦地一阵劲风拂过。

    那丛灌木的白色小花剧烈地晃动起来。

    伴随着劲风飞掠而过的,还有道惊鸿乍现的纯白身影。那道人影身着洁白无瑕的衣裙,有着妩媚的身段,风情万种的眉眼,摄人心魄的红唇。即便是行色匆匆的飞掠,她顾盼之间的神采也足以倾倒众生!

    她竟是离开鬼王宗后许久未曾现身的九尾狐小白!

    小白身为世间唯一一只修为达到九尾天狐境界的白狐,她那一身道行深不可测。即便神通已成的封亦,在面对她时都十分郑重,尤其封亦前世记忆里,知道原本轨迹中贯通五卷《天书》的张小凡,对她的评价也是一句“胜负难料”。由此可见她底蕴之坚、道行之深!

    封亦甘冒奇险潜入玄火坛将她救出来,除了碧瑶、他的弟子胡勉之外,也有希望能借助其力的心思。未见之前,封亦凭借固有印象作为判断依据;亲见之后,他便深刻体会到“天狐”之名果非虚妄!

    如此厉害的一个人,在玄火坛脱困之后,可说世间各处少有她不能去的。

    但奇怪的是,此刻的白狐步履匆匆,行色之间有着明显的淡淡忧虑,万千柔情汇聚的眼眸里也带着隐约的忌惮。

    白狐这般行迹,倒像是主动在躲避着什么!

    石林岩柱密集,奔行其中能很好的掩藏行迹。再加上白狐道行高深,行进如飞,寻常肉眼连她一路行来的淡淡身影也难以觉察,只会当作是一阵清风拂过。若依照常理而言,白狐有意避让之下,天下没有几人能寻到她的踪迹。

    封亦也不能!

    可白狐在穿过几处紫花灌丛时,忽地感受到一股若隐若现的气息。她那柔媚而顾盼生情的脸庞上露出短暂错愕,旋即无声地轻叹口气,飞掠身形忽地站定,目光转为清明。

    避无可避之下,白狐也没有强求,倒是淡然地接受。

    或许,在她心底深处,在最初觉察到对方的气息之后,就已经预见到了眼下的情形。

    “既然被你觉察,不如现身相见!”

    她说话的声音并不大,语气里有种懒洋洋的意味。

    石林风大,那些声音在出口之后便散入风中。

    但白狐知道,她等的那个人一定会听到。

    果然,石林中随后便响起一个颇显年轻且颇为好听的声音,道:“我虽名为‘兽神’,可却并不能统率世间所有妖兽生灵——就好像你,我的故人,你为何会帮助别人来对付我?”

    白狐目光微凛,看向石林中一处空地。

    那里明明什么也没有,可下一个瞬间,身披红色丝绸的妖冶少年便出现在了那个地方。他抬起头,狭长而美艳的丹凤眼浮现出让人窒息的冷色:“你也是因为‘天下苍生’,才与我作对的么?”

    白狐极为敏感,她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毫不掩饰的杀意。

    她心中霎时凝重,玉手探入袖口,握住了一枚奇异的法宝。

    “‘天下苍生’?呵呵。”白狐轻笑出声,那是戏谑与不屑一顾的笑,可落在她的脸庞仍旧美得惊心动魄,“你同我一个天生地养的狐妖说什么‘天下苍生’,是想笑死我么?”

    少年愣了一下,目光微动。

    下一瞬,让白狐诧异的是,那少年似是确认了什么,点了点头之后杀意瞬间消失无踪。

    “是我糊涂了。”

    “多年未见,为何刚刚遇见就远远躲开?这不像你的性子。”

    白狐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从自己的感知之中,她能够确定对方的确已经打消了浓烈的杀意。对于他的问话,白狐默然片刻,嗤笑道:“你那两个得力下属殒命与我有关,我阻了你的路,又打不过你,不跑还能怎么办?”

    少年模样的兽神皱起眉:“他们根本伤不到你,你可以置身事外。”

    白狐深深地看着他,从他坚定的双目中,看出他内心的确是做如此想法,她不由得怅然叹气:“数万兽妖自南疆而出,所过之处皆为焦土,无论人类、野兽又或是荒野妖物精怪,都在兽妖肆虐之下殒命!你问我为何会与你做对,我倒也想问问你为何这么做,你莫非是疯了吗?”

    “疯?”

    兽神轻轻念着这个字,随着重复声音渐渐放低,他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古怪声响,紧接着他的肩头开始抖动,一阵肆意的大笑从他的口中传出!

    那笑声里充满了讽刺、激动,乃至几分难以为人所理解的寂寥与悲凉!

    “是啊,我早就疯了!”

    “我从来没怪过她对我的冷淡,也不在意她对我的伤害,哪怕她想要我的命也只需说一声便是了!从她离我而去,从她为了什么‘天下苍生’害了自己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疯了!”

    白狐眼露异色,面上动容:“她?”她好奇问道:“你口中的‘她’,莫非是一个女子?”白狐忽地想起一事,露出恍然神色:“是她么?”

    兽神激动的神情,在白狐提及“她”时,渐渐地平复下来。

    他那双明亮的眼眸看向白狐,言语里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是她。”

    白狐也是至性之人,见到兽神的模样心中触动,无声地叹了口气。回想着眼前之人的有关记忆,以及近日里所见之事,她的心绪久久难以平复,最终化作了一声感慨:“你果然是疯了!你这样做,可曾想过将她置于何地吗?”

    兽神淡淡一笑,笑容温煦而纯净:“我早就想去陪她了。——但我无法原谅那些伤害了她性命的。我也想亲眼看看这天下苍生,到底值不值得她的庇护!”

    白狐握紧了袖中法宝,取在手里,原是一颗奇异的灵光白球。

    闻言之后,她目光坚定下来:“那么你动手罢。我打不过你,可也不会束手就擒!”

    兽神诧异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他摇了摇头:“我并没有想过要杀你。”

    白狐的确没有从他身上感知到杀意,他若当真想要杀一个人,也绝对不会隐藏自己的杀意。

    白狐有些莫名,问道:“你从中州特地追来,难道不是为了追查你那几个下属之死?失去了三大妖王,你那些兽妖属下可经不住人族修士的追杀。虽说三大妖王头一个与我无关,但最后两的死,的确与我有干系。”

    兽神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好奇谁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接连除掉我那三个下属罢了。有你参与的话,倒也不算意外。许多年之前,我就知道你的与众不同。”

    白狐听他提起往事,纵然她历经世事,也不由露出怀念之色。

    “当初你对我的帮助,让我获益匪浅,我一直铭感于心。”她道。

    兽神无奈,道:“我当初为你点开灵智,并不是想要你的回报。”

    白狐笑着道:“我知道。我能有如今的成就,你当初随性之举至关重要。——不过我想说的是,我虽然与那两个妖王殒命有所关联,但真正出力之人并不是我。”

    兽神颇为意外,随即又联想到一事:“那你出手,莫非与此人有关?”

    白狐并未隐瞒,道:“他曾救过我,我愿意助他一臂,而且,我也不愿见到那些兽妖毫无理智的疯狂之举!”

    兽神对她后面之言不以为意,倒是对她所说的那个人颇为好奇。

    “他是谁?”

    白狐迟疑了一下,道:“他是青云门下。”

    兽神目光一亮,赞道:“原来是被誉为‘天下第一’的青云门!我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也正是青云山!”

    白狐凝视着他的双眼,告诫道:“青云门深不可测,更别说还有天音寺、焚香谷两大门派联手抵抗!你若是将所有力量集中一处,或许能击败他们,可你将兽妖分散于天下——”

    兽神讶然笑道:“你他们能阻止我?”

    白狐精巧的眉头微皱,她并未随口而答,而是认真地思索片刻,却摇了摇头给出一个意外的答案:“我不知道。”

    兽神笑容淡去,眉眼之间有好不掩饰的傲然之意:“你觉得我会输?”

    白狐叹道:“你的实力我根本看不透,而青云门,我同样看不透。你让我来判断,我便只有这个答案。”兽神明白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露出感兴趣的神情。

    “有意思。”

    “看来这‘天下苍生’,也并非一无是处嘛,我忽然对此有些期待了!”

    白狐静静地看着他。

    “你还没说,到底寻我所为何事呢。”

    兽神神情舒缓,随性缓走几步,目光望向密集的石林深处:“我啊,只是想来见见故人罢了。”

    虽说最起初以为白狐也如自己心中的她,为那莫名其妙的“天下苍生”出头,触动了心中禁忌。可他并未胡言,在感受到当年那小狐狸的气息时,他的心中涌现的是阔别重逢的温暖。

    偌大天地之间,那已是他与这世间仅存的联系了。

    ——

    遥远石林之中发生的事,封亦自是一无所知。

    伏杀两大妖王之后,他顾不上伤势未愈,便已然全心投入到追杀兽妖的繁忙事务中去了。起初是追杀那些道行高深、为祸最盛的大妖,后来大妖殒落越来越多,那些失去威慑与引领的兽妖脱离掌控,星散奔逃,封亦也不得不连那些寻常的兽妖也一并处理。

    中州激战尤酣,封亦在云州的时间有限。

    是以紧迫之中,他需要尽力处置那些兽妖,以免遗祸难制,害到无辜之人。所幸云州看似人少势弱,有碧瑶携鬼王宗人马相助,他们处置那些兽妖要轻松得多。

    与云州相对应的益州,此刻便已然糜烂一片,天音寺遣回的人马根本阻拦不住兽妖大势,连连败退之下,无数百姓罹难兽口,生灵涂炭!益州局势的转机到来得更晚,那是在放任坐视的魔教万毒门、合欢派等被兽妖牵连进去,不得不愤然反击之后了。

    兽妖口下可不会区分正邪好坏,兽神命令之下,从无幸免,绝无妥协!

    且说回来,云州一地深山林涧。

    封亦在默运玄功运转周天之后,随手吞服一颗疗伤药丸,便听得细微脚步由远及近地走来。封亦抬头循声看去,却是碧瑶手提两只长须粗鳞的青鱼走来。

    “那涧中水流极深,我钓了半天没能钓起来,只好使了些手段捉了两只怪鱼——你认得它们吗?”

    封亦对此并不意外。

    若是碧瑶受伤,他也没有心思静心垂钓。

    当下也未揭破,接过两条青鱼,仔细辨认一番,隐去眼中惊讶,煞有介事地道:“此鱼口阔生须,头大身长,又有一身坚硬细密的青鳞,若我没有认错的话,它们应该就是古书记载的‘青鳞鱼’了!传言此鱼生活在深山老林的深潭谷涧之中,极为罕见,更有益气补神之效,难为你这么短时间里还能抓到如此稀罕的灵鱼!”

    碧瑶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是吗,这么难得啊。——可我怎么记得我见过的‘青鳞鱼’并不长这模样啊?难不成是琼玉阁下属有意欺瞒于我?”

    封亦惊讶道:“哦?如此说来,我倒是认错了?”

    碧瑶哼地一声,揭破道:“你方才就是见这鱼鳞甲微青,所以当场瞎编了个出处的罢?”

    封亦被道破诡计,也无半点赧然,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如你这般聪慧过人,我哪能骗到你呢?”碧瑶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又不由得莞尔失笑,嗔道:“都浑身是伤还不安分,赶紧做饭罢!你不是说这几天总是服食丹药,打嗝都一股子药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