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我的旅行能开宝箱 > 第184章 穿越北屋河
    刚发出去就这么多播放啦?

    审核通过才几分钟而已,现在就已经有两万多的播放,只是评论和弹幕寥寥无几。

    来得早当然能比其他观众提前看到视频的内容,但乐趣也少了很多,有些人无论再怎么想看也会放几个小时,就是为了看网友们发出来的弹幕写了什么。

    收起手机,和克里他们聊了半个小时,早早的去睡了。

    明天还要干大事呢。

    对克里和韩琦而言肯定是大事,他们两个是为了游过北屋河才来到这个地方的,不然天寒地冻也没什么特色,谁愿意来这吃苦呢?

    不过和这个项目相关的其他北屋人就没这么紧张了,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赚钱的机会。想要游过北屋河的冬泳运动员每个冬季都会来一批,他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在运动员脱力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把人救出来就行。

    韩琦第一次来,而且对自己很有信心,于是在床上躺着很快就睡了。

    克里在客厅和杰夫聊天,两人聊投缘了,深夜才恋恋不舍的去睡觉。他感觉自己有些破罐子破摔了,在家的时候一直觉得自己每次来北屋都会进步一点,早晚都能游过去的。

    但真到了这里,克里又没什么自信了。

    感受到这里冰冷的气温,前两次在河里游泳的情形便历历在目,那种刺骨的凉意,是穿着防寒服泳衣也感觉丝毫没有效果,冷,真的冷。

    克里不太清楚自己什么时候睡的,反正第二天被韩琦叫了起来。

    韩琦歪着头看了克里很久,有些奇怪的说:“你怎么睡到现在还没醒呢?昨晚你们聊什么呢?我睡觉之前都还听到你们在聊天。”

    “也没什么,杰夫说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去他家吃顿饭,我同意了。”

    杰夫每年回来其实就是为了省亲,前年结的婚,老婆现在怀孕没跟来。其实他接韩琦这一趟活就是为了赚点奶粉钱,毕竟韩琦给钱大方,除了车费,住在她们家里也给了不少伙食和住宿费。

    等北屋的事情结束了去一趟韩琦也没意见。

    过两天克里自然是要回挪威的,韩琦想继续留在芬兰找一些芬兰的景色和美食,这样两人就得分开,在萨拉吃一顿也好。

    北屋的食物确实有点难以启齿。

    韩琦觉得最好吃的还是鱼,一条鲜活的鱼钓到后丢在身后的雪地里,短短几分钟就会被动起来,然后拿回家像削木头似的把鱼切成薄薄的一片,蘸着酱吃味道特别好。

    韩琦以前不怎么吃生的东西,现在居然也习惯了生鱼片的味道。

    简单的洗漱过后,韩琦和克里来到北屋河边上,这条河的流速和昨天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就连河面上的碎冰快也没什么起伏,这片冰天雪地仿佛把时间也定格了似的。

    但和昨天不同的是,两辆长十多米的船立在冰面上,此外还有个小船,专门用来救人的。

    不少闲着的北屋居民也过来凑热闹,站在河边看着韩琦他们,有认识的人还会韩琦挥挥手。

    昨天在学校的演讲让很多学校里的人都记住了韩琦,还有一些本来没决定好以后做什么的人励志要当建筑设计师。这一点韩琦是不信的,他小时候还想当老师,当科学家,当太空人呢,现在不也都没做么。

    韩琦也挥手打招呼,然后看着克里。

    “准备好了吗?”

    “得了吧,我都来几次了,需要你安慰我?你自己赶紧去准备准备,我先游。”

    克里决定给韩琦打个前站。

    他觉得韩琦游过去的机会比自己要大。

    走上其中一辆船,克里换了一套胶衣来到冬泳的起点。胶衣是游泳衣,也叫防寒服,不算冬泳的必备装备,但正式的比赛中都有穿这样的防寒服,这能够有效阻止身体中热量的流失。

    韩琦没急着去换,他现在的穿着很暖和,他想等着先看看克里游得怎么样。

    在围观群众的加油声中,克里跳了下去,他的职业是一个综合体育馆里的游泳教练,体格还是不错的,冬泳是他的爱好,有时候也会去参加一些冬泳比赛,经常在前五徘徊。

    实力还是很强的。

    不过能不能游过这条河依旧还是看运气,看状态。

    入水的克里如同鱼儿,迅速的往前窜动,水流在他身后形成了涟漪,接着就是快速的拍水往前游,水花四溅,四周的碎冰随着他游动的方向,朝着两边散开。

    这股冲势让克里来到了河的中央,可能是前半程游得太猛,后半场的速度显著下降。

    “加油!!”韩琦也大声的喊。

    救生艇跟在克里旁边,船上的三个人紧紧盯着克里现在的状态。

    要真等到脱力才救起来,身体肯定会受到伤害,所以他们有一套自己的判断方法,如果在运动员脱力之前还离终点很远,那他们会提前施救。

    观看克里游泳的有两百人左右,看着他游过了半程,却没最后坚持下来,在离终点五十多米的时候游不动了,被船上的救生员拉上了船,擦干身体披上干燥的棉被。

    克里虚弱的看着终点,又回头看着韩琦。

    他想说点什么,但他现在没办法大声说话,肺部一用力就疼,只能默默的说了句加油。

    虽然没游过去,韩琦周围的人也在替克里鼓掌。

    离终点只差四五十米,已经是近几年来比较好的一个成绩了。

    这条河不是说能游过去就一定能游过去的,这么多年来无数人过来尝试,但真正游过去的是也只有寥寥数人而已。而且现在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能忍受痛苦的人就更加稀少了。

    韩琦也去换了一套合适自己的潜水服,带上帽子和眼镜。

    回到岸边,韩琦在周围看了一下,多数人都是不认识的,他认识的只有杰夫一家人,还有一群孩子应该是学校的学生,而克里这时候应该在船上休息。

    算了,就这样吧。

    韩琦深呼吸一口气,跳入这条冰河之中。

    一股冷意直冲大脑。

    他穿着防寒服下船的时候,那时候其实是最冷的,而这条河无论如何温度也不会超过外界,毕竟这是一条没结冰的河水。但当人跳进来的时候,那种浑身都被低温的冷水包裹的时候,才知道为什么在冬天切记不要落入水里。

    太冷了,不过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韩琦只能奋力的往前游,眼里只有对岸。

    两百米左右的距离,看似也不远。

    正常游泳两分钟就能到对面,但北屋河除了冷,韩琦还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这水,好粘稠。

    简直不像是一条河流,更像是流淌的油,身体在这水里显得非常沉重,拍水都要比平常用更多的力气才行,这让韩琦的体力规划失衡,虽然不像克里那样游了一半就没了力气,但也能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后半场的乏力。

    围观的人看到韩琦之前游泳的速度那么快,都在猜想是不是又要有人游过这条河了。

    呐喊声此起彼伏。

    在这个千里冰川中唯一的小镇,他们称得上活动的事情也没几个了。每年冬天观看前来冬泳的运动员们游泳,是他们生活之余极少数的消遣,所以很兴奋。

    但没到韩琦也和其他那些人一样,游到最后一程的时候速度慢下来了。

    韩琦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

    由于这水的粘稠和冰块,把自己留下来做最后冲刺的体力提前消耗掉了,所有游到这里的人应该都面临着自己这个问题,但就算是提前知道了这个情况,又能好的了多少呢?

    如果在前半段就放慢速度,或许还游不到这里来,水就带走了自己所有的体温。

    失温可比脱力更加可怕。

    韩琦想到了克里。

    我也游不过去吗?

    这个问题在脑海中徘徊了一阵,然后韩琦记起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是当第一个游过这条河的华夏人啊。

    别人没有系统都能从这里游过去,自己被系统强化了力气,音乐让韩琦有了强大的肺活量,赛车手让韩琦有了水泵似的心脏,这样强大天赋,还游不过一条别人都能通过的河?

    韩琦打起精神,用最后的体力开始冲刺。

    都说游泳健身,这话绝对没有说错。

    短短两分钟,韩琦的体力就像大桶地步被开了个大洞,随着体温飞快的流逝,到现在几乎都没剩下多少体力了。但人的潜力是可以挖掘的,韩琦憋着一股劲往前游,把所有因素,所有问题都抛在脑后。

    身后的涟漪逐渐扩大,速度肉眼可见的提了起来。

    救援队的人是看得最清楚的,那个人拍水的速度越来越无力,他们还想着再等十秒钟就去把韩琦强行捞起来,没想到这人居然还有力气。

    难道真的能游过去?

    这可是几年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啊,而且还是个华夏人。

    几个救援队的人互相对视,加快速度跟着韩琦往前面开船,不过也开不了多久了,韩琦离水岸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从之前的三十米,二十米,直到最后的十米。

    大船上,克里裹着被子激动的看着韩琦。

    “兄弟加油!!冲啊!”

    观众也在喊:“最后几米了!!”

    “上啊!”

    “加油!!再坚持一下就过去了!”

    “牛逼!华夏人牛逼!”

    韩琦其他的都没听到,就听到加油和不知道谁说的华夏人牛逼了,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干岸近在咫尺,估计只有两三米了,近得几乎抬手就能摸到。

    这里也是一个坎,心态好的能在这里稳住心情继续往前游,没点心气的估计直接就在这里泄气了,而没有了那一股子气的狠劲。别说三米,就算到了岸边都没力气爬上去。

    韩琦还算是稳得住,低头就继续往前冲。

    他知道自己离得多近都不算赢,只有游上了岸才作数,才能把自己的名字和北屋这个小镇连在一起。

    再一次抬头,韩琦心里一喜。

    到了。

    岸边,到了。

    岸就在自己的眼前,那些站在岸上给韩琦喊加油的人惊喜的看着四年来唯一的一个勇者,但没人过来帮韩琦上岸,必须要自己游完全程并且成功上岸才算成功。

    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古往今来那么多游泳的人,只要是到了岸边,没有力气都会生出力气,就没听说过游完了的人还上岸失败的。

    韩琦也是,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后就躺在了雪上,大口喘着气,心肺简直超负荷运转,呼出的气飞得很远,要是加个特效换一种颜色,拿出去说这是巨龙在喷火估计都有人信。

    救援队连忙过来把韩琦扶起来,用毛巾在身上不停的擦。

    防寒服还是很管用的,没有水流进韩琦的衣服里面,这是一件好事,不过在擦头发的时候韩琦有些无语。

    头发在上岸后飞快被冻住了,被毛巾一过咔嚓咔嚓的掉了下来。

    被泳帽遮住的没什么事,两侧的就惨了,断了好多。

    被披上被子后,韩琦看向周围的人。这时候欢呼又热烈起来了,向韩琦这样游过这条河的人,在一百年前无论是什么身份,只要通过了这条河,就是他们北屋人的王。

    无数年来的传统,到了现在虽然没人遵从了,但他们对勇士的敬意是与生俱来的。

    克里也从大船上下来了,被子一丢就要和韩琦来个拥抱,豪爽得和他的祖先维京人一样。韩琦和他抱了一下然后赶紧又捡起来被子裹上,说道:

    “我们去换衣服?”

    “行。”

    克里刚才一直在看韩琦游泳,没有去换衣服。

    不过已经把头发吹干了,看起来很整齐。

    韩琦很羡慕。

    估计自己回到萨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理发店重新给自己剪一个发型,自己本来留的中长碎发,估计要剪短好大一截才行,或者把两边都剪掉,中间的留下?

    韩琦记得很多人都是这样做的头发,留一束在头顶还蛮好看的。

    克里又拍了韩琦两次,开玩笑说道:“发什么呆啊,走了,或者你继续留在这里接受欢呼?”

    “哦。”

    到船上把衣服换好,出来又遇到了之前给韩琦登记的那个阿姨,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老帅哥。

    阿姨介绍道:“这是镇长。”

    韩琦和克里两人连忙去握手。

    好消息。

    韩琦的名字很快就会被刻在石碑上,成为几十个勇士最年轻的一员,另外就是要重新照相。

    以后不管是谁来到北屋,去登记的时候就能看到在一种白人的照片中,有一个黄种人举着奖牌,对这镜头露出得意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