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3 穿越
    张母这才反应过来,手指哆嗦着去伸到田娇娇的鼻下,随后突然收了回来,脸色煞白,“儿子,她,她好像没有气息了。”

    张子瑞心下一惊,面色立刻沉重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怎么这胖丫头就这么不经打,这,这就给打死了。

    他虽然也害怕,但是他不相信,又伸出了手指去探了探,然后惊喜地说道,“娘,娘,还有气儿,没死,没死呢。”

    张母听到这话这才松了一口气,感情刚才是自己太紧张了,吓得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

    “你们到底把我媳妇怎么了?”

    恶老头看到媳妇没死,气呼呼地拉住了张母的手。

    张母愣了愣,还没从刚才的事情里回过神来,耳朵里现在什么都听不到。

    “哎,跟你说话呢?”恶老头看到张母没有反应更加不高兴。

    张子瑞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母亲拉在身后,“李恶老头,你闹什么闹,谁不知道这丑东西是隔壁村田家的闺女,和你有什么关系?”

    恶老头嘴角一动,甩出来一张纸,“瞧好了,老子是明媒正娶的,你们要是把我媳妇打死了,吃官司不说,想好怎么赔我吧!哼!”

    张子瑞接过了他手中的纸张,心里没由得松了一口气,这丑东西,终于不能来纠缠他了。

    “你也看见了,你家媳妇搂着我不放,这已经是不守妇德,按照规矩,她是要被浸猪笼的,如果你对刚才的事有意见,我们可以立刻去找里正。”

    李恶老头子一辈子没读过书,也不懂这些,一听到要见里正就害怕了,连忙摆了摆手,“那现在这事怎么算?”

    张母现在也后怕,叹了一口气,毕竟是她下的手,“子瑞,去里屋取点银子,就当是医药费了,就这样算了。”

    张子瑞看了看现在还躺在地上的田娇娇,污血流了满面,嘴巴鼻孔脸颊血污一片,活生生地像一个恶鬼,再多看两眼都怕晚上做噩梦,“行吧,以后别让她再找上门来,再来,我们就不客气了。”

    这时,地上伸出一只黝黑的胖手,拉住了张子瑞的衣襟,他转过身,发现这丑东西居然还敢拉扯他,顿时气的得想把地上的女人拖起来暴打一顿。

    张母赶紧拉了拉儿子,“算了,算了。”

    等到张子瑞把拿了几吊钱给恶老头后,顺便还把自家的坂车借给了李恶老头,恶老头见状也认了,三人合力把田娇娇拖倒了板车上。

    这一顿操作下来,差点把张子瑞的腰给闪了,这胖丫头,真的太重了!

    “儿子,现在这也算是好事,她以后肯定不敢来纠缠你了。”

    张母看着恶老头远去的背影,终于她儿子能松口气了。

    张子瑞很是平静,眯着眼,没有说话。

    这又丑又胖的东西从小到大一直纠缠他,上学路上,下学路上,总能看见她的身影,害得他被同窗嘲笑,被全村人嘲笑。

    现在总算嫁出去了,想到这里,他才想起另外一个人,“遭了,娘,小玉刚才一定是误会了,我要去找她。”

    张母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现在有心怡的姑娘了,她落寞地摆了摆手,去吧!

    躺在板车上,恶老头一直心里有疙瘩,这血一直流,会不会死了?如果死了,他岂不是到手的媳妇就飞了,想到这里,他在路上换个方向,又拉着田娇娇去找大夫。

    “大夫,帮帮忙,行行好,救救我媳妇!”

    大夫一脸狐疑地看着眼前已经年近八十的恶老头,“李恶老头,你都八十了,这姑娘也才十几,这,这是你媳妇?该不会是哪里拐来的吧?”

    恶老头连忙摇头,又把文书递了过去,大夫看着文书,叹了口气,可怜这胖丫头了,虽说胖了点,丑了点,也不至于嫁给八十岁恶老头呀!

    “我尽量医治。”

    大夫唤了药童打来温水,把田娇娇面部清洗干净,又把伤口包扎起来,现在她只是一息尚存,能不能活下来,就看意志力是否坚强。

    不过,刚才他看见田娇娇样子的时候吓得后退了几步,怎么有这么丑的姑娘,一张脸比他家最大的碗都要圆,眼睛已经变成一条缝,根本看不见了,塌塌的鼻子像是平平的嘴上插了一个蒜瓣。

    “我该做的都做了,至于接下来她能不能醒,就得看造化了。”

    说完,大夫去忙自己的事,恶老头看着躺在床上的田娇娇,真是一脸晦气,好不容易才取的媳妇,竟然还没有圆房,就来这么一遭。

    但是就目前这一,他也不闲着,舔舔小手,摸摸大脚,甚至想把她的衣服褪下来,他的眼睛开始发红,内心的欲望已经越来越强烈,呼吸也越来越重。

    “你是谁?”

    二零二一年的白领韩清宜刚刚从写字楼下楼,正打算去赴约,一辆失控的轿车却向她疾驶而来,只是眨眼的功夫,她已经倒在血泊中。

    随后她的意识飘了出来,她看见轿车司机一脸惊慌地想要逃跑,接着又被楼下保安按到在地,路人也纷纷围观过来。

    她觉得现在这样的状态不好,她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可是天上却突然出现一个漩涡,她不由自主地被吸了进去。

    在漩涡里面,她看见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古代小姑娘站在她的对面,傻乎乎的笑着,目光呆滞而笨拙,她无论说什么,对方都没有回应。

    “你到底是谁?”

    韩清宜忍不住又问她,正当她想挣脱漩涡时,却无非挣脱漩涡,自己的身体都扭曲成了条形状。

    不知道她在漩涡里面过了多久,终于失重的感觉没有了,但是她却觉得眼皮子很沉重,哪怕想轻轻眨一下眼睛,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她试着想动动小指头,可是怎么也抬不起来,她努力呼一口气,坚决不放弃,又使劲想把眼睛睁开。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感觉眼皮的沉重感没有那么强烈了,她也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隙,视线还是模糊的,压根看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这时,她感觉从脚踝开始,下身有些寒意,甚至还感觉到有一个湿漉漉的东西搭在她的脚踝处,让她极度觉得不适,一阵阵恶心感涌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