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9 想办法自救
    她一边不停地责怪自己,一边望着屋子的陈设,斑驳不堪的土墙,一股老人味、霉味甚至还有尿桶的尿骚味混合在一起,变成了比生化武器还刺鼻的味道。

    这恶臭味不停地朝她袭击,她忍住了干呕,一阵绝望涌上心头,她太清楚接下来会遭遇什么,她会马上被一个八十岁的老头欺负。

    外面传来热闹的声响,原来是同村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过来喝喜酒。

    恶老头翻箱倒柜找出一件大红色的长衫,又在村头打了些散酒,接受村里人的慰问。

    “老李,你真是撞了大运了,娶了这么年轻的媳妇,至少得小你五六十岁吧?”

    同村另外的老鳏夫羡慕极了,也怪他没有银子,要是他有银子,今天晚上当新郎的就是他了。

    恶老头看着一众汉子的眼里的羡慕得意极了,嘴巴都要咧到耳根子后了:我李家祖宗积德,老子有这福分,你们羡慕不来。

    老鳏夫听到这话后眼里满是嫉恨,阴阳怪气地嘲讽道:老头子,晚上可别马上风啊?

    众人听到这话都哄堂大笑,这事也不是没发生过。

    “老小子担心什么,老子要是一夜风流死了,老子也死得高兴,总比你摸不着女人好。”

    恶老头才不在乎这些闲言碎语,反正晚上他能抱着女人睡觉,他死也满足了。

    时间流逝地很快,外面的天色也越来越暗淡,该回家的也被媳妇喊回家了,谁都没注意刚才和恶老头杠起来的老鳏夫不见了。

    而这时她正在悔恨着,跳下河里就不该起来,突然门口咯吱一声响。

    原来是老鳏夫想着里面关着的田娇娇,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悄悄摸摸跑到房里。

    他打开房门,一边说话一边查探里面的情况。

    “小姑娘,小姑娘,跟着他不如跟着我,我今年才六十九,比那死老头年轻多了。”

    当他看见田娇娇手脚都被绑了,他高兴的快要跳起来,这机会来的好不如来得巧:老头,你的小媳妇我可要先享用了。

    在他蹑手蹑脚走到田娇娇面前,用手捏着她的下巴,直到看见一张黝黑的冒着黑疙瘩的大饼脸,老鳏夫被丑得直后退。

    “你怎么长得这么丑,丑死人了。”

    田娇娇看见这陌生的老头摸了进来也吓了一跳,原来又是想占便宜的糟老头子。

    她顿时一股怒气从丹田涌了上来,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陌生老男人,希望他不要得寸进尺。

    电光火石间,她抬起被绑着的两只脚,直接对着老鳏夫的命根子狠狠地踢了过去。

    “哎呦,哎呦,哎呦。”

    老鳏夫受到偷袭,疼得站都站不起来,额头直冒冷汗,话也说不出来,脸色煞白,只能小声呼痛。

    外面的恶老头听到声响,立马跑进去:李德明,你这老不死的!你在干什么?

    恶老头没想到这老小子居然趁着他在外面喝酒跑了进来。

    老鳏夫自知理亏,一声都不敢吭,只是默默用手捂着下面。

    “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老鳏夫听到这话如同得到救兵一样,小心捂着命根子顺着墙壁慢慢挪动出门。

    等到老鳏夫走了以后,恶老头一步一步朝她逼近。

    “啪”地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到她的脸上,她顿时感觉脸上浮起了五指山。

    可是她嘴巴被塞住,只能呜呜呜,想反抗,手脚又动弹不得。

    恶老头眼冒凶光,像一条毒蛇一样向她吐着蛇信子,看得让人心生寒意。

    恶老头恨不得立马剥了她的衣服。

    “狗日的东西,居然背着我勾引汉子,老子告诉你,过了今天晚上,你就是老子的媳妇,要是以后再敢不守妇德,老子打不死你。”

    她听到这话不仅悲从中来,身上痛,心里也痛,她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屈辱,想要咬舌自尽,但是却绝望地发现她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

    她空洞地望向窗外,像一个植物人一样没有了意识,脑袋一片空白,她只求速死,好不受这恶老头的欺辱。

    在恶老头那恶心的脸不停地在她身上蹭来蹭去的时候,她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比死亡更绝望的滋味儿。

    就在恶老头想脱她的衣服时,却意外碰到了身后的柜子,柜子上放着一个瓷盆,啪的一声直接砸在恶老头脸上。

    恶老头应声而倒。

    她感觉到恶老头停止了动作,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原来恶老头被东西砸倒在地上。

    她顿时觉得死里逃生,机会来了。

    她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要怎么办才能逃生,她观察着房间的一切,任何细微处都不放过。

    直到一把挂在窗口的镰刀引起了她的注意。

    但是这镰刀却是挂在窗外,她得想想办法。

    她稳住自己的心神,努力想站起来,可是脚被绑着她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努力了半天,一寸的距离都没发生变化。

    她却累得直喘粗气,又看了一眼恶老头,还好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恶老头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她必须要抓紧时间。

    虽然现在心情很慌乱,但是她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她试图蹲下来,双脚并在一起,慢慢地用屁股着地一点点的向窗口磨去。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恶老头没有醒,她也终于折腾到了窗边,她试了试高度,嘴巴勉强能达到窗沿。

    她努力高抬下巴,尽量把嘴努出去,用牙齿咬着镰刀背部,一点一点把镰刀移到墙内,接着她背过身,记住镰刀的位置,用捆绑的双手小心的试探镰刀的位置。

    这时恶老头粗重的喘息声已经渐渐响起,这声音,落到她的耳朵里,如同催命的恶鬼。

    她惊恐万分,手上的动作却不敢有半分停歇,但是因为太过紧张,绳子不但没有割断,手却感到一阵剧痛,原来,她割到了自己的手掌。

    她咬着牙,忍着手里传来的剧痛,尽量试探绳子的方向。

    终于,草绳在镰刀的作用下,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随着声音的不断增大,草绳嘎嘣一声断成两截。

    恶老头胸口一起一伏,不停地发出闷哼声,似乎快要醒过来。

    她解放了双手后,立马把脚上的束缚也解开,虽然手上还流着血,但是她觉得她体内的力量已经觉醒。

    恶老头苏醒过来后,看着一脸嗜血的田娇娇顿时懵了。

    “你,你怎么会把绳子解开了?”

    恶老头从刚开始的得意变成现在的满脸慌张,他觉得,煮熟的鸭子似乎要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