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10 解救燕子
    她一步一趋,对恶老头都是精神上的折磨。

    她冷漠地盯着她苍老却又猥琐的面孔,恶老头一动都不敢动,她也没有废话,直接上前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我已经放过了你,你居然还敢来惹我,对,我爹在,我没法收拾你,可是你没想过我是一个人,不是一个货物。

    恶老头被她一个耳光打得眼冒金星,他一直只对傻女下手,从来没有失误过,没想到这次居然会栽在她身上。

    恶老头用手捂着脸,一脸的恶毒,恨不得吃了她,她知道根本就没有打消他的欲望。

    她正想该怎么收拾恶老头的时候,没有想到恶老头居然手背后藏了一个瓦罐,趁着她分神的时候拿着瓦罐对着她的头部就是猛烈地一击。

    她顿时感觉本来已经好点的伤口又已经开始血流如注,血滴落在她的眼里,她冷静地用手抹了又抹,心跳得快从胸腔里崩出来。

    看着她站不稳的身躯,恶老头一脸奸计得逞的诡笑:“小丫头,你真以为老子这么多年白吃饭的吗?”

    接着恶老头噼里啪啦对着她就是一顿暴揍,她没想到这恶老头突然这么大劲,打得她完全是措不及手。

    没有办法,她只能用手抱着头,在恶老头停下来喘气的间隙,她故技重施对着恶老头裤裆猛地一踢,恶老头瞬间失去战斗力。

    恶老头双手捂着裤裆,痛得无法出声,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流。

    她颤抖着双肩,双手扶着膝盖,慢慢站起来:臭老头,你以为我会屈服你吗?

    恶老头没有再说话,因为过于疼痛让他失去了行动能力,他只能死死盯着她。

    随后恶老头支撑不住,痛得晕了过去。

    这时,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跌跌撞撞从门外跑了进来。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

    她感到意外,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姑娘?

    “姐姐没事,你是?”

    她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衣衫褴褛,年纪约七八岁,满脸的稚气,眼神充满恐惧,她怀疑是不是恶老头的孙女?

    小姑娘听到这话哇得一声哭了起来:“我爹爹不要我了,说我是赔钱货,把我卖给他了,让我给他洗衣服做饭,还要天天打我。”

    说完,小姑娘掀起了衣袖,胳膊上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痕,有老的有新的,看了就叫人心疼。

    虽然她自己现在也浑身伤痕累累,但是她却更见不得别人受伤,尤其还是一个几岁的小姑娘。

    她把小姑娘护在身后,脑袋快速运转这事到底应该怎么办?

    如果现在跑了,可是后患无穷,谁也不知道这恶老头万一又醒过来,两人的命运可想而知。

    这时,门背后杵着的锄头让她心生一计,她也不想但是她没有别的法子,只能这么做!

    她拿起锄头,闭着眼睛,狠下心来,用锄头背面使劲往恶老头膝盖处敲击,“啊”随着一声划破长空的痛呼,恶老头清醒过来。

    恶老头的每一处肌肉都在颤抖,痛得倒吸凉气,面目变得更加狰狞,他目露凶光,视线不停地在两人身上打转,没想到打了一辈子的鹰,今天反倒被鹰啄了眼。

    他咬牙切齿:臭丫头,算你有本事,老子今天栽你手上,等老子好起来,你看老子弄不死你。

    小丫头听到这话害怕地躲在她的背后,不敢多看恶老头一眼,她感受到小丫头的恐惧:看来你是要和我死磕到底了,如果只是敲断你的膝盖你还非要致我于死地,那我只能想别的办法,放心,我不杀人。

    她放下锄头,举起了镰刀。

    镰刀顺着恶老头的脸慢慢滑到他的脚背,然后她轻轻刺了下去:你确定,还想要我做媳妇吗?

    恶老头这才感觉到一阵后怕,他睁大了眼睛,背后感到一阵寒凉:田娇娇,我,我错了,你别害我的命,你放心,我,我不找你了。

    恶老头忍着痛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小丫头:你可以走,但是她必须得留下。

    这小丫头再养几年,就可以做媳妇了。

    她冷冷一笑:想得真美。

    她把镰刀的尖锐又向恶老头的皮肤里刺进几分。

    恶老头痛得再也坚持不住了:走,你走,都他妈的给我走。

    她这才把带血的镰刀扯了出来:这可是你说的,我告诉你,记着我这张脸,虽然我丑,但是我也不是你可以随意欺辱的。

    小丫头看着这一切都惊呆了,在她幼小的心灵里,虽然面前的姐姐长得不好看,但是却像神仙下凡一样拯救了她。

    “姐姐,你是神仙吗?”

    小丫头睁着小鹿一样的眼睛懵懂地看着她。

    她笑了笑,摇了摇头。

    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鬼地方。

    她不管恶老头了,在恶老头屋里翻箱倒柜,总算找到一些不知名的绿色药膏,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使劲往自己身上招呼着。

    现在危机解除了,她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可是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身上的疼痛感却越发明显了,在给自己涂了一层又一层的药膏后,她仿佛得到心理安慰一样,感觉没那么痛了。

    小丫头眼巴巴地看着她擦药膏,不由自主用手抚摸着藏在衣衫下的伤痕。

    等她涂完药膏,才发现小丫头身上的伤痕,她一下就明白了,她把小丫头拉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给小丫头伤痕处都涂上了药膏。

    恶老头看着心痛极了,这是他从一个客商哪里偷来的,疗伤效果极好,居然就这样被两个臭丫头霍霍了,虽然心像剜肉一样,但是他现在奈何不得两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离开。

    走出门外,她紧紧拉着小丫头的手,这是她来到异世第一个对她好的人。

    原本她以为农家的夜里会是一片漆黑。

    可是当她真正踏出门槛,她却惊呆了,这美景让她忘记了呼吸。

    圆圆的月亮悬挂在树枝上,清辉的月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右边是一排枫树,初春的夜空漆黑,但是天边却有数也数不完的繁星。

    左边是漫山遍野的芦苇,在月色下,迎风飘动,如同夏日里的麦田波浪一般。

    “丫头,你怕吗?”

    小丫头也紧紧拉着她的手,摇了摇头:姐姐,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她点了点头。

    小丫头难得露出了笑颜:既然我有姐姐了,那我就不会怕了。

    听到这话,她心神顿时涌起一丝感动,这丫头,是想把她当亲人呀。

    “那跟着姐姐走吧,以后姐姐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