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11 带燕子回田家
    虽然现在已是春日里的夜,但是她和小丫头衣衫仍然单薄,尤其是小丫头,衣不遮体,上衣已经短到肚皮上,时不时一阵风吹过,小丫头便会打一个喷嚏。

    她拉着小丫头的手,冰凉凉的,可是现在又没有保暖的地方,虽然她浑身都是伤,她还是咬着牙把小丫头抱在身上。

    “姐姐,姐姐,放我下来吧,你都受伤了还要抱我,我自己可以走的。”

    小丫头一脸的担忧,丝毫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在生病的边缘。

    她没有理会小丫头的担忧,还是一把把她抱了起来,让她把小脑袋放在她的肩膀上,本来她以为抱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应该挺累的。

    但是没想到这丫头这么轻,她轻轻一抱便抱了起来。

    “没事的,放心吧,你又不重,姐姐抱得动你。”

    小丫头依偎在她的肩膀上,她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的温暖,哪怕是她的娘亲,也从来没有对她半分温柔,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眼泪盈眶。

    天虽然黑,夜色确是明朗,田娇娇脚下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努力在脑海中搜索回田家的路,一路上磕磕碰碰,等走到了田家,已是凌晨。

    村里的狗见着夜深了还有人经过,不免狂吠,但是劳作了一天的庄稼人已经习惯了狗吠,丝毫没有起来查看的心思,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

    田大贵也不例外,睡在床上鼾声四起,一点没有在意被自己抛弃的傻闺女,本来就是个赔钱货,又傻,现在能转手出去,他简直觉得自己做了大好事。

    牛春花则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毕竟是她肚子里掉下来的一块肉,就这样嫁给一个老头,她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他爹,咱们那傻闺女会不会被人欺负?”

    她用胳膊肘撞了撞田大贵。

    田大贵睡得正香呢,丝毫没有在意,翻了个身,继续又睡了。

    田娇娇在门外使劲拍打着门,可是屋里没有一个人起来开门。

    初墨被这夜里突然冒出来的敲门声惊醒:二姐,二姐,是不是有人在敲门,我听到大门外有声音。

    初阳也被吵醒了,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呵欠:敲就敲呗,爹和娘都没有开门,你操什么心,快睡,万一是拍花子来了,你敢去开门,要是把你拐走了,我看你怎么办?

    初墨听到这话害怕地缩回了身子,甚至把露在外面的脚悄悄收了回来,可是外面的敲门声依然没有停歇:二姐,二姐,会不会是大姐?

    初阳听到这话身子猛地弹了起来,她想,一定是傻子回来了,在她心里,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个大姐,她不配为姐姐,她只是一个傻子。

    在她和弟弟被欺负的时候,傻子只知道笑,因为田娇娇的存在,让她们一家人备受村里人欺负,她对傻姐姐,心里只有恨。

    田娇娇手都敲痛了,可是依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她不禁叹了口气。

    小丫头听到她叹气,安慰道:“姐姐,没关系,或许是都睡了,今天晚上要不我们就在门口等着,天亮了,就有人出来了。”

    她可不依,这更深露重的,明明是自己的家,为什么不能进?

    “放心吧,你就在旁边等着,一切有姐姐呢。”

    她放弃用手敲门,直接在路边随手捡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又折过身拿去石头猛烈地朝门上敲去。

    这巨大的敲门声终于引起了牛春花的注意,她赶忙摇醒了当家的:他爹,他爹,外面是不是有人在敲门。

    “嘭、嘭、嘭”的撞击声一声比一声激烈,牛春花是个女人家,又是在深夜了,根本不敢去开门。

    田大贵本来不想理会,可是直到敲门声已经大到惊醒了旁的人,加上牛春花又一直叫他,他才起身批了件衣裳。

    “谁啊,谁啊,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想干什么呢?”

    田大贵一边往院子外走,一边生气地喊着,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敲他的门,要是没有什么紧急事情,他非把敲门的人揍一顿不可。

    牛春花担心丈夫,也披了件衣服跟在后面:当家的,等等我,当家的。

    田娇娇见里面的灯亮了,心里然起一阵欢喜,终于可以回去有温暖的床可以睡了。

    门一打开,田大贵看见敲门的人楞了:怎么是你,你不在自己家好好呆着,回来干什么,走走走。

    说着说着田大贵就想把她往外面撵。

    牛春花也到了门口,看见自己的傻闺女一身都是伤,脑袋上还缠着布,顿时间还是有些心疼: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田大贵到是不在意,反正已经把赔钱货嫁出去了,至于她过得怎么样,那是她自己的造化,谁让她是个女儿身,还是一个傻子。

    她直视着两人口中不带一丝情绪:我要回来,还有,我和那老头已经合离,至于怎么合离的你们不用管,还有,我知道家里欠着有外债,你们要是愿意收留我,我可以保证,在七日内还清外债。

    田大贵夫妻俩听到这话都愣住了,不敢相信如此有条理的话是从他们家傻闺女嘴里说出来的。

    “你,你,你不傻了?”

    田大贵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还没有睡醒,可是眼前的一切告诉他,这不是做梦。

    “对,我不傻了,不仅不傻,我还可以帮你们挣银子。”

    她回来这里第一点还是想找一个栖身的地方,第二为了让田家人接纳她,必须得把利益点抛出去。

    田大贵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已经不傻的大闺女,虽然她不傻了,但是她的话又能信几分呢?

    她看着田大贵,看到了他心里的犹豫,于是又补了一句:如果,七日内我做不到,我愿意永远离开田家,不拖累你们。

    牛春花倒是满心激动,村里人都笑话她生了一个傻子,现在她要让村里人看看,她的傻闺女现在不傻了。

    牛春花不敢插话,只是用手拉了拉田大贵的衣襟。

    田大贵想了想,试试也没有损失,于是点头答应了。

    她又把小丫头拉到身前:还有她,也和我一起。

    田大贵和牛春花这才注意到傻闺女背后还有一个人,田大贵一看又是个女的,又是个赔钱货,又要多一张嘴吃饭,顿时就不乐意了。

    田大贵刚要发作出来,她抢先堵住了他的嘴:放心,我们都不占你们的吃食,吃食我们自己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