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15 赶集奇遇2
    她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的,看来温家小姐是个颜控,这喜欢作诗,不是真的喜欢作诗诗,而是喜欢作诗的人吧?

    她不禁在心里吐槽着。

    她本来也没想干什么,但是偏偏脸上这戏谑的表情被李公子的随从看到了。

    随从转过身,双手插着腰,没好气地说道:“嘿,我说你这胖丫头,站在这里干什么,居然敢偷听我们说话,看看长得那怂样,又胖又丑的,也不嫌脏了我们的眼,滚,快滚。”

    李公子本身也是个胖人,听不得别人说胖这个词,他脸一黑,刚想骂人,结果田娇娇这又黑又胖的模样倒是让他惊着了,这天底下竟然还有比他还胖的人,还是个姑娘,他倒是乐了,终于有比他还胖的,他仿佛找到了同类。

    李公子指着她的额头戏谑道:“你这丫头胆子倒是挺大,竟敢偷听我们说话,知道爷是谁吗?这荆州城里最富的就是我们李家。”李公子一脸骄傲,在她面前充满了优越感。

    她也不生气,这人有钱就有钱呗,指不定她还能赚他的钱呢。

    “李公子,告诉你的随从,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你不就是想追求这家小姐吗?这,我有法子,本姑娘虽然丑,可是脑袋聪明,本姑娘随便写一首诗,包管这家姑娘对你另眼相看。但是嘛,要想获得佳人欢心,这诗只是一个敲门砖,要想抱得美人归,还得靠其他法子。”

    她拉长了音调,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倒是引起了李公子的好奇。

    “你这人,居然还敢在本公子面前卖起了关子,是骡子还是马,有本事就拉出来溜溜,让本公子瞧瞧你的本事,要是真的如你所说,本公子有赏。”

    田娇娇一听到有赏两个字,眼睛都睁大了,嘿,这来活了不是?

    “请李公子准备笔墨纸砚,民女立刻奉上。”

    李公子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丫头,有点意思,本公子只是逗逗你的,没想到你来真的,行行行,李长,附近去买笔墨纸砚过来,公子我要好好见识见识。”

    随从听到后一脸的不可置信,就凭这丑丫头,她能认字不说,还会写诗?

    打死他都不信。

    她看到随从眼里的不屑,知道他看不起自己,但是她还是好言说道:“那就麻烦您去买笔墨纸砚。”

    随从还是没有动身,李公子不耐烦了,用脚对着随从的屁股上就是一脚:“还不快去?愣着干什么。”

    随从无端端被自家公子踢了一脚,屁股一阵肉痛,他恨恨地看了一眼田娇娇,虽然心里诸多埋怨,但是还是一溜小跑去买了,自家公子的脾气他还是知道的,为一个丑丫头得罪公子,不值当!

    “来,继续说说,要能抱得美人,应该怎么做,你到是说来我听听?”

    李公子不相信一个丑丫头能比他还懂得追求佳人!

    她摇了摇头,故意卖起关子:“李公子,等您了解了我的本事,咱们再来说后话不迟。”

    不多时,随从又一溜烟小跑抱着笔墨纸砚就回来了。

    随从气呼呼地走到她的面前,随意一扔:“别空口白牙说大话了,真是叫人笑话。”她也不生气,燕子见状帮着她一起把宣纸抚平了整齐地摆放在地上。

    “还请小哥帮忙研研墨!”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一脸的讨好地看着随从黑得像阎王一样的脸。

    随从看了看李公子,李公子点了点头。

    没有法子,他只得挽起袖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帮田娇娇研墨。

    她想了想,应该写什么样的情话来讨这温家小姐的欢心,想了又想,她终于提笔直下。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写完后,她拿给李公子瞧了瞧,李公子一边看一边嘴里念叨:“圈圈又叉叉,叉叉又圈圈。”她在一旁听到后一脸懵逼,不禁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她写字儿不至于这么难看吧,什么圈圈又叉叉都出来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她脸色一白,该不会这家伙不会认字吧?

    李公子看着这字翻了翻白眼,随手丢给她,“我家里有的是账房先生,本公子才不需要这些。”

    她叹了一口气,果然不出她所料,这家伙真的不懂诗词,要知道这可是名家之作,这在异世界,应该不算偷吧,她只能在心里对原作者说声抱歉了。

    她忍住性子耐心地给他解释:“李公子,这诗主要是表达你对温小姐的倾慕之心,你是多情,她是无情,只要你肯把这诗给温小姐看,温小姐一定会对你有回应。”

    李公子狐疑地看着她:“当真?”她用力地点了点头:“当真!”

    “行吧,本公子试一试,要是惹恼了温小姐,本公子可要你好看!”

    李公子言语中带了威胁,其实他心里也没底,这贸然出来的丑丫头,到底怎么样,他也不知道,但是现在温家小姐不见他,他暂时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李公子仿佛认命一般让随从把这刚刚写好的情诗交给了温家小厮。

    温家小厮接到后也愣了,他也是随口胡诌的,他也不知道自家小姐是不是喜欢情诗,但是现在这李公子都已经把情诗递过来了,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头儿,咱还是拿进去给小姐看吧,反正就说是李公子非要递进来的,万一小姐恼了,也是恼李公子,要是咱们不递进去,这依仗着李公子家的权势,咱们哥几个也得罪不起。”

    温江小厮听了后也觉得有道理,随口说道:“你留在这里,把李公子稳住,不要让他闯进来,我进去禀报。”“是,头儿。”

    小厮恭恭敬敬走到内院门口,把情诗交给了守门的嬷嬷,并且把情况叙述清楚,嬷嬷听了眼底闪出一丝得意,她家小姐就是得人疼爱啊。

    “行了,且在这里等着吧,我去回禀小姐,看小姐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