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21 烧饼风波2
    “娘,墨儿已经回来了,你不用去外面找他。”她看着两个妇女的嘴脸,真是让人恶心,忍不住想要反驳。

    “墨儿回来了?那我得快点回去找他。”牛春花听到儿子回来了恨不得立马飞奔回家,刚才大闺女帮她怼人的事像是没发生一样。

    “姐姐,我们也回去吧?”燕子伸出小手,紧紧拉住了她的手,甜甜的说道。

    燕子经过刚才的事情,她认定眼前的田娇娇就是她的亲姐姐,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保护她。

    “嗯,走吧。”两人手牵手回到了田家。

    她抬头看到一束阳光刺破云层,均匀洒在大地上,嫩叶娇翠欲滴,嗯,日子会好起来的。

    “墨儿,给,娘给你留的烧饼,有两个呢,你吃吧,别饿着了,还是热乎的呢。”牛春花怜爱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她希望有朝一日,儿子能高中科举,她这辈子也就值了。

    田初墨正好也饿了,拿一个烧饼便开始狼吞虎咽。等他吃完,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又左顾右看,问道:“娘,我二姐呢?”

    牛春花嗔怪地说道:“你吃你的,管你二姐做什么。”

    “把烧饼给我。”田初墨伸出刚吃了烧饼油乎乎的小手,问他娘要另外一个烧饼。

    “吃吧,吃吧,都是你的,多吃点,才能长个儿。”牛春花赶忙把另外一个烧饼也给他。

    谁知田初墨拿了烧饼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二姐,二姐,你在哪儿?”

    “你这臭小子,喊你二姐干什么,回来,回来。”牛春花一边喊一边跑,田初墨听见他娘的声音后反而跑得更快了。

    由于儿子是在跑得太快了,她也放弃了追赶,骂了几声又回去找自己的大闺女了,她记得,还有猪肉呢!

    想起猪肉,她不怒反笑了,想起猪肉的滋味儿,嘴巴里都在不停地冒口水。

    “二姐,二姐,你在哪里?”田初墨在田埂上跑来跑去也没看见自己的二姐,最后在小河边找到了人。

    田初阳因为烧饼的事情委屈地不行,一个人跑到小河边,抽抽搭搭地哭泣。

    “我在这儿。”听到弟弟呼唤的声音,她才勉强应了一声。

    “给,二姐,我给你留的烧饼。”田初墨毫不犹豫地把手中的烧饼递给了自己的二姐,大姐是傻子,其他的孩子也因为大姐的缘故没有人和他玩,唯一能和他玩的就只有他的二姐了,虽然二姐也时不时吓唬他。

    但是他的心里,还是他最爱他二姐的。

    “娘不是都给你吃吗?你怎么还有?”田初阳用手背擦着泪水,她以为烧饼都给弟弟吃了,她没有了,抽抽搭搭地说道。

    “我给你留了一个,你吃吧。你是我的二姐,我不给你留,给谁留?快吃吧,万一娘追上来又要骂你了。”他着急地看着身后,生怕后面出现牛春花的身影。

    田初墨这才接过了弟弟手中的烧饼,擦干眼泪,高兴地吃了起来。

    “娇娇猪肉呢?你还买了别的?”牛春花满脸笑意。

    她朝着厨房的案板努了努嘴,又把给她买的藏青色布料给她,还有几匹其他颜色的,想让她给做几身衣裳。

    “娘,先说好了,这衣服做好了,必须得有燕子一份,不管你接受还是不接受她,反正我是接受她。”她必须得把立场挑明了,不然燕子在这家里也不好过。

    “行行,你说了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牛春花对燕子这丫头片子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反应,大闺女爱干嘛就干嘛,反正又不用她养着。

    燕子听到这话眼底闪过一丝欣喜,以后,她是有家的人了。

    “你摘几个菜,咱们中午来炒猪肉。我去把你弟弟找回来。”虽然现在田娇娇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牛春花认为,丫头片子还是必须得做家务的。

    “知道了。”田娇娇刚刚答应,燕子已经手脚麻利地从墙角下提起了一个装菜的菜篮子。

    “你这丫头,手脚倒是麻利。”

    牛春花说完,三人都笑了。

    走到菜园子,她看着这满园的绿色,忍不住感叹,这可都是没有化肥真正原生态的绿叶菜呀,放到现代,可太难得了。

    她摘起一片荠菜,这羽状嫩绿细长的齿叶,平平地贴着地面,如同放大了的雪花。那鹅黄的花瓣,像迎春的唢呐。轻轻地铲起来,抖掉泥土,露出白里透黄的根。托在掌中细细端详,浅齿状叶缘、叶背及茎上披一层细细的绒毛,如春天里刚出生的娃娃,嫩生生、肥嘟嘟,浑身上下都是新的。

    她还在欣赏这荠菜时,燕子已经满当当的摘了一篮子的荠菜了。

    她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明明是来摘菜的,搞得像春游一样,居然开始赏野菜了,还好燕子只顾着摘菜,没看到她的小心思。

    摘完菜,两人便提着菜篮子回家了。

    田初阳和初墨已经回来了,两人正站在院子里的枣树下被牛春花一阵责骂,看见这一幕,她无奈地摇了摇头,直接和燕子进入厨房。

    燕子熟练地生起来火,她到处找了半天才在一个破败的两层小木柜里面找到了菜刀。

    一刀下去,刀口都有些刃了,还好她力气大,三五两下就把猪肉切好整齐装盘了。

    她先是把白花花的肥猪肉丢下锅,肥肥的猪肉很快泛起了油花,慢慢汇集在锅的中心,噼里啪啦地爆出响声,再把仅有的几片瘦肉丢了进去,可惜没有其他的佐料,不过这土猪肉,闻起来,倒是怪香的。

    接着“啪”的一声,她又把洗好的一大把荠菜和其他的不知名的野草也一起丢了进去。

    肉香混合这荠菜的清香,这味道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窜出老远。

    “谁家在炒肉呀,怪香的。”

    “这是哪里来的味啊?”

    田福贵也忍不住纳闷,闻到这味儿,手中的窝窝头也不香了。

    还是老大媳妇聪明,走出门外顺着香味儿闻过去,直到走到田大贵家门口。

    她面露狐疑,不敢相信,又使劲一撮鼻子,这香味儿果然是从老二家传出来。

    她连忙跑回去。

    “你还吃着窝窝头呢,你家老二,人家都在吃猪肉哩,你不知道吧,这味儿,可是从你家老二房里传出来的。”老大媳妇不乐意了,这田大贵,死穷死穷的,还养三个娃,怎么就能吃上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