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从打工仔到房地产开发商 > 一:落魄的农家子弟
    王东良是保定市安国县的一个农家子弟,他是安国县八五村的人。

    他们兄弟俩个,他是家中的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小他五岁的弟弟。

    一家人以务农为生,日子过得比较清苦,他的老爹主要务农,只是偶尔跟人家打阵子短工。

    家中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虽然不太富裕,但是维持生活还是能做到的。

    王东良是一九九七年高中毕业的,毕业以后,他就在家帮助父母种种地,以减轻父母的生活负担。

    日子过得既平淡而又无聊,过年的时候,他的一个远方堂叔来到了他们家中了。

    “我说大哥、大嫂,你看这小良子,现在已经高中毕业了,也没有个什么正事儿要干。

    依我看,干脆让他跟着我出去混去吧。

    我那工地儿上正缺人手呢,让他在工地儿上锻炼锻炼去吧,将来好有点儿出息呀。

    大哥、大嫂,咱们怎么说也是当家子呀,出去以后我会照顾他的。

    他跟着我干活儿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他吃亏的

    我知道良子这个小孩儿非常聪明,锻炼锻炼将来一定会错不了的。

    大哥大嫂,你们看这个事儿能行吗?”

    王东良的父亲叫王海生,那也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

    这个人为人老实,是村里的老好人。每家有红白喜事的时候,他都争抢着去帮忙,是村子里人缘非常好的一个人。

    一听自己的叔伯兄弟这么一说,王海生想了想说:“这个事儿我还真做不了主儿,我跟我的儿子商量商量吧再说吧。

    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吧。

    这个臭小子上哪儿玩儿去了呀?

    我出去找找他去吧!

    我说兄弟,你先在家里坐一会儿,一会儿我就把他找回来了。

    等我把他叫回来了以后,你们叔侄在一块儿面谈吧!

    去与不去,那就看他的意思了。

    “大哥,那你就找他去吧!我在家里等着他。

    王海生走了出去,时间不大王海生就把自己的儿子给找回来了。

    王海生对王东良说:“我说小良子,你叔叔到咱们家招工人来了。

    他打主意让你到他那工地上干活儿去,你是去还是不去呢?

    别让你叔叔在这儿瞎等着了,你就跟你叔叔说实话吧,这个事儿就看你的意思了。”

    “我说二叔耶!我到你那工地儿上干活儿去,一天你给我多少钱呀?

    咱们提前把价格讲好,省得到时候咱们发生什么口角。”

    “我说小良子,你叔叔我还能亏待了你吗?

    现在这工资价格谁都知道,这小工儿一天二十块,几乎市场上都是这个价格。

    你是我的侄儿,又是一个棒小伙,你到了工地上干活肯定利索,这样吧!我多给你两块,就按每天二十二块钱给你开支吧!

    小良子,你看叔叔这样做怎么样啊?”

    张东良想了想说:“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我说老叔,那咱们什么时候上班去呢?”

    王东良的这个老叔叫王国祥,是一个包工头子,也算是村子里的大能人了,这个人四十出头,正是精力十分旺盛的时候,他经营着一个工地,也有七八十号工人的样子吧。

    这个人家中有一辆红色的富康车,在村子里,那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了。

    这是这个村子里的第一辆小轿车,开进开出的十分威风的。

    这个人在村子里说话很有份量,许多的人都听他的。

    这王国祥一见王东良答应跟着他上班了,可把他给高兴坏了。

    他的工地上每年过了年都得抓紧时间招工人,如果招不上人来的话,那是不能准时开工的。

    现在的市场比较活跃,到处的工地和厂矿都招收工人呀!

    如果不抓紧点儿时间的话,要想招齐工人那是相当困难的。

    “小子呀!具体开工时间我还说不太准呢,怎么说也得过了正月十五吧!

    明天我就去河南、安微走一趟,我再从那两个地方招些工人回来吧!

    等工人都招齐了,咱们就立刻开工了,你就在家中好好地等着吧!

    开工的时候我再叫你,你看怎么样呀?”

    “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王国祥一见这个事儿已经说好了,一转身也就从他们家中出来了。

    王东良和自己的父母将他送了出来,到直这个人走远了,这一家人才回来了。

    王海生望着自己的儿子说:“良子呀!那工地儿上的活儿可真累呀!

    每天起早贪黑的你可够的了,实在受不了了你就别干了。

    这刚高中毕业就干那么重的活儿,隔谁谁也受不了呢!”

    “爹!就让我试试吧!别人受的了,我为什么受不了呢!

    难道我比别人差吗!

    这光在家中窝着,那什么时侯才能有了出息呀!

    如果跟着你在家中种地的话,这粮食又值不了几个钱,如果长年介那么瞎胡混的话,将来我兄弟连上大学的钱都没有呀!

    到时侯再四处去借钱,你说那该有多丢人呀!”

    “嗯!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那你就试试看吧!

    你如果能坚持下来的话,的确能改善咱们家的生活,实在坚持不了了,也不要太勉强自己

    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爹!你就放心吧!别人能坚持下来,那我一定也能坚持下来的。

    不就是多吃一些苦头吗?那有什么了不起的呀

    今天是正月初六,再有个十天八天的我就该上班去了。

    先在外边混上它几个月再说吧,也不知道我老叔他能不能按季度把工资给发了呀?

    他如果能按季度把工资发了的话,那我还跟着他干。

    如果他发不出工资来的话,干脆我还是挪滩算了。

    我就不信了,我这么一个大小伙子,干点儿什么不得吃饭呀?”

    “哼!你说的轻巧,出去混几天儿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好了,你就在家中玩个几天再说吧,反正这几天家中也没有什么事儿。

    一旦上了班的话,那就好像小驴儿拉了套儿一样,再想松下来的话,那就难了!

    我也不多说了,等你到了工地上,你就会深有体会了。”,,

    十几天的时间一晃就过,转眼就过了正月十五了,农家传统的新年总算是过完了。

    正月十六这天太阳快落山的时侯,王国祥到他们家来。

    “哥哥、嫂子,开工的时间已经定了,明天早晨,就让良子跟着我过去吧

    让他自己收拾收拾,明天我们好去工地儿。

    我说良子呀!你多穿上点儿衣裳,现在天气还很冷。

    咱们工地上住的是板房,屋子里是相当冷的,好在人多挤着点儿的话,估计也能受得了。

    如果不带够衣裳或厚被子的话,那可有你的罪受呀。”

    “老叔,这个事儿我知道了,放心吧,一会儿我就收拾东西。

    咱们的工地儿在哪儿呢,明天我好骑着车子找去呀。”

    “我说东良呀!你就不用骑自行车儿了,明天我也过去,我用汽车把你捎过去吧。

    这样你也省些力气,我那工地在保定东关里呢,离咱们这儿有一百来里地。

    你如果骑车子去的话,少说得四五个小时,你再找到那工地上,这一天不就浪费了吗?

    明天咱们早起,咱们早早地就过去,到了那儿你还可以上一天的班儿,你还能多挣二十多块钱呢。

    等你想回家的时候,我再用汽车把你捎回来不就完了吗?

    咱们叔侄们,这有什么说的呀?”

    “那好吧,明天我早早的在门口等着你。

    我就坐你的汽车去吧。”

    “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王国祥一见把事情说好了,也就转身回家去了。

    王东良他娘开始为自己的儿子张罗衣裳和被子什么的,一些生活用品都给他装进了两个蛇皮袋里了。

    王海生从身上掏出来了一百二十块钱交给了自己的儿子了。

    “良子呀!这一百二十块钱你拿着花吧!

    工地儿上的伙食非常的差,实在受不了了,你可以抽时间买点儿小零嘴儿吃。

    千万别委屈了自己,挣钱多少的不要紧,毕竟你这是第一次出门呀!

    受得了这苦,受不了这苦,这个事儿我还不敢说呢!

    你就出去试试去吧。

    出去闯一闯的话,终究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呀!”

    王东良接过自己老爹递过来的钱装了起来。

    第二天的早晨,王东良早早地就起来了,他吃了点儿东西,早早地就提着自己的两个蛇皮袋在门口儿等着他的老叔了。

    也就一半顿饭的功夫,随着一声汽车的喇叭响,王国祥开着车子过来了。

    “良子,赶紧把你的行里放到我的后备箱里去吧!

    坐上车子咱们赶紧走吧!

    到那儿还得一个多小时呢,去晚了那不得耽误功夫吗?

    你要知道,时间就是金钱呀!”

    王东良将自己的行李放好以后,然后就钻进了汽车里了

    汽车顺着保安公路,只向保定市驶来。

    王东良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

    望着车窗外面迅速向后倒去的树木,王东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多小时以后,车子终于停下来了。

    王东良从车子里走了下来,把自己的两个蛇皮袋子拿了下来。

    只见工地上已经有了许多的工人了,这些工人哪儿的都有,既有当地人,也有外地人。

    整个工地显得乱哄哄的,王国祥对王东良说:“我说良子,你看见了吗?

    那边那两排板房,就是咱们今后要住的地方,你赶紧过去吧,挑一个下铺住下比较好!

    一旦人多了的话,那下铺就没有了。

    河南的工人是过来了,不过安徽的工人还没有来呢。

    工地儿上的规矩就是,哪个铺谁先占了就属于谁的,以后你要学的机灵点儿。免得在这工地上吃亏呀!

    老叔我虽然可以照顾你一二,可是,我并不经常在这工地上待。

    你要跟他们所有的人搞好关系,尤其是那两个工长。

    那两个工长不是咱们村里的人,那是老叔我雇来的。

    你如果跟他们搞好关系的话,他们可以给你派一个比较轻松的活儿。

    你如果跟他们搞不好关系的话,那他们就有可能给你派一个重活儿。

    我可告诉你说,这个事儿我也插不上嘴呀,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今天刚开工,老叔我还很忙,你赶紧安排去吧。”

    说完以后,王红祥开着汽车就出去了。

    由于刚开工,工地上杂七杂八的事儿也非常多。

    王东良提溜着自己的两个蛇皮袋走进了板房,只见屋子里是两排大通铺,那是用钢管搭成的,分为上下两层,第一层的铺没有占完也差不多。

    上层还空着呢,王东良将自己的两个蛇皮袋放在了一个空位置上了,总算是占了个下铺。

    王东良打开了一个蛇皮袋,首先把自己的被褥掏了出来了。

    占好了自己睡觉的位置以后,王东良从宿舍里走了出来。

    他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的打工生涯马上就要开始了。

    时间不太大,一个三十六七岁的人走了过来,这个人对着工人们高声喊道:“你们都过来,我给你们开个会吧!”

    工人们听了都聚合了过来,大家蹲在地上听着这个人讲话。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姓刘,我叫刘白水。

    我是这个工地上的总工长,以后你们的活儿我来安排。

    你们每个人都得听我的,咱们这工地儿上可不是慈善机关,来了就得给我好好的干活儿。

    哪个偷懒耍滑的话,可别说我对你们不客呀!

    我不但对你们负责,还要对咱们的老板负责。

    大家混口饭吃都不容易,咱们大家谁也别砸谁的饭碗。

    你们如果不让我好过的话,那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无论你是谁,谁敢调皮捣蛋的话,那就立刻给我卷铺盖滚蛋。

    咱们早上七点上班,十二点下班,中午咱们连吃饭休息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上班,五点半下班。

    以后天道儿长了的话,咱们再做变动,到时候我会及时通知你们的。

    一会儿你们把姓名都给我报上来,我要逐一的认识认识你们,下来我好派活儿了。

    好了,我就说这么两句吧!”

    紧接着这个工长就开始登记所有人的姓名了。

    登记好了名字以后,这个工长立刻就开始派活儿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