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从打工仔到房地产开发商 > 二:打工辛苦,团结众工友
    工地上的活儿,打过工的人都知道,那是又脏又累呀!

    每天近十个小时的工作量,每个人都疲惫不堪,工人们每天介都是一身灰尘,辛勤地卖着力气,所有的人几乎都是一身臭汗。

    工人的宿舍散发着难闻的臭味,不用进去,大老远地就闻着了。

    工地上的伙食也差的够呛,每天三顿馒头,中午有顿炒白菜,中间放了点儿粉条儿和肥肉。

    不说有多难吃吧,反正伙食也够单调的了。

    早晨和晚上还有点儿汤儿,不是玉米粥,就是小米粥,有时候厨房里的大师傅还会给人们煮点儿面汤儿吃。

    工人们为了生存,一个个那都是拼命地坚持工作着。

    工地上的活儿很累,工人们每天介不是搬砖、活灰就是抬水泥,现在还是砌主体的时侯,也是活儿最累的时侯。

    工人们在工长地带领下,没日没夜地忙活着,随着天气的转暖,工地上的主菜由白菜变成了青菜了。

    几乎每天都是青菜,里边虽然飘着一些肥肉,不过那也难吃的很呀。

    王东良拼命地坚持着,从来没有舍得花过一分钱,老爹给的那一百二十元钱,始终没有怎么动过。

    除了买过几卷手纸,也就是买过一次牙膏牙刷和肥皂什么的。

    一共也就花了十几块钱,由于长期在工地上从事繁重的体力活儿,王东良变壮了许多,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条精壮的汉干了。

    以前那呆头呆脑的书生气早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变得即能干,而又寡言少语的了。

    此时此刻,他才深深地体会到了自己临出门时老爹说的那些话儿了。

    一转眼也就麦熟了,又到了收麦子的季节了,当时每到麦收季节,工地儿上是要放几天假的。

    王东良家今年种的是药材,因此也就没有回家收麦子这一说。

    所谓工地儿上放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走干净了,一些外地人还是要留在工地上的,只是工地上干活的人少了一些罢了。

    发了工资以后,王东良只留下了三百块钱当零花儿,其余的钱都让他那个当老板的叔叔给捎回家去了。

    这一大季儿他一共连加班是出了一百三十个工,一共挣了三千一百五十块钱。

    他那个当叔叔的老板接过钱来笑道:“我说小良子呀!你就好好地跟着我干吧。

    你能坚持这一大季儿勤劳肯干,真是一个不错的人呀!

    我把这钱递到你娘的手里,你娘一定会高兴坏了。”

    王东良听了嘿嘿一笑。

    “我说老叔呀!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这拼死拼活的挣这么俩钱儿,这够干什么的呀?

    过个三五年我若订婚的话,差的钱多的是呢!

    我那结婚的钱都要让我老爹来挣嘛,那还不得把他老人家给累死呀。

    再说了,我下边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兄弟呢,你说哪儿不花钱吧?

    这两个钱补充点儿家用,或许还能多多少少的顶点儿事儿吧!

    老叔,你放心吧!只要你不开除我的话,我一定跟着你好好地干。

    谁道这一年下来能不能挣一万块钱呀?”

    那老板王国祥听了笑道:“这个谁敢说呀,只要你勤劳肯干,晚上多加几个夜班,我想也差不多吧。

    不信你就试试看吧,看看今年能不能挣一万块钱吧!”

    王国祥开着汽车走了,王东良这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

    把钱送回了家里,他这心里才踏实了下来。

    随着天气的渐渐转热,工地上一片骄阳似火,火辣辣的太阳照在身上,身上的皮都晒爆了,每个工人拿着一个大水杯,水杯里盛的是工地上烧的绿豆汤,几乎每一个人都是以此来解渴的。

    一旦到了晚上,工棚里憋闷极了,一天的阳光早就把公棚晒透了,那简直就是睡不着觉呀。

    整个工棚就像馒头房一样,热气腾腾的难以让人忍受,不过不忍受也没有办法,这就是当时的环境,几乎保定周围所有的工地都是这个样子的。

    繁重的体力劳动,这再加上吃不好,睡不好的,工人们都变得精神萎靡了起来。

    王东良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艰难地混着日子,就是这样艰苦的环境,王东良也早早地入睡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天的工作也太劳累了,就是不想睡觉也没有办法呀。

    树上的蝉半夜里还发出吱吱喳喳的叫声,给劳累一天的人们添着麻烦。

    现在正是天气最长的时候,每天五点工人们就早早地上了班了,下班的时间也改到了十一点了,就是为了措开中午的阳光。

    下午两点上班,一直干到七点半才下班,这一天整整工作十一个半小时啊!

    什么人能受得了呢?

    可是受不了又有什么法子呢?

    每天都是这个样子,好在每天到了晚上,工地门口有一个摆摊卖饭的,这给工人们带来了一些便利。

    工人们花上五块钱,来上一瓶儿冰镇啤酒,另外弄上一个小凉菜,这就是对自己一天工作的奖赏了。

    每天的工作都是那样枯燥乏味,除了重体力活儿,还是重体力活儿。

    轻巧的活儿可以说是一点儿也没有,吃饭之余,一个河南工友给人们讲了个笑话。

    在东北的哈尔滨的一条大街上,一个乞丐要饭走到到了工地上,工地上干活儿的小工儿说:“唉,我说伙计,你这么年轻轻的要什么饭呀?

    一会儿我给我们的工头儿说说,你干脆在我们工地儿上干活儿算了。

    你看这有吃有喝的,每天还能挣二三十块钱,你看这多好呀。”

    乞丐听了一翻眼皮。

    “我说你拉倒吧!我要饭就够丢人的了,我如果再在你们工地上当小工的话,那不就更丢人了吗?

    这个活儿还是你们自己干吧!

    我可不当这个劳改犯呀!”

    要饭的抬抬屁股就走了,那是连头也不回呀。

    通过这个笑话,充分体现了当时打工的心酸,挣钱的艰难。

    打工的人为了嫌丢人,一般的情况下都不愿意出门儿,生怕被人们瞧不起呀!

    当时打工的人,尤其是在工地上打工的人,每一个人都觉得低人一等。

    然而被生活所迫,又不得不从家里溜了出来,这就是生活的无奈呀!

    安徽的工人小赵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哼起了小调。

    “有女莫嫁打工郎,一年四季守空房,奴家我在家中慢慢地等呀!

    郎回来了,带回来了一堆破衣裳。

    我小心地把我的郎君来问呀!外出的生活是不是累得慌!

    我的郎君望着我一阵憨憨的笑呀。

    为了你,为了家,还为咱们的爹和娘呀。

    我不得外出还带流浪呀!

    只为了兜儿里这把子人民币呀!

    还为了咱们未来的小儿郎哟!”

    工地上的活儿是繁重的,是辛苦的,也是十分危险的。

    在工地上磕着碰着,那是非常平常的事儿,小的工伤事故几乎每月都有发生,大的工伤事故,只要不伤人命,那就不错了。

    当时的管理水平还很低下,工人们的安全防护设施也不是太到位。

    这就是当时的情况,许多的农民工刚从地里爬出来,对安全的重视程度也不够。

    一旦出了工伤,只要伤的不是太厉害,工地上的老板给工人出俩钱儿看看,然后给这个工人安排个轻巧活儿就完事了。

    直到工人的伤完全好了,再从事那种体力活儿。

    王东良两次被砖头砸破了脚,每一次都是上点药,休息半个月的时间了事。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虽然老板照发工资,可是还要每天看工地。

    有一次,一个河南工人从架子上掉了下来,摔伤了腰,老板用车子把他拉到了城南的骨科医院,在里边住了有一个来月。

    这期间都是王东良在里边伺候着,每天端屎端尿,伺候着这个工人。

    直到工人的伤好了,老板才把他接出了医院。

    那些年河南、安徽一带都比较穷,来河北打工的人都比较多。

    王东良身体比较壮,又是一个十分憨厚的小伙子,他跟工人们打成了一片,每天吃住都在一块儿。

    有的时候,王东良还会在工地的门口买上几瓶啤酒,请自己的工友吃上一顿。

    日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这么一天一天地混着,一转眼又是两个多月过去了,工地上最难混的日子也渐渐地结束了,一阵阵的凉风袭来,预示着马上就要进入秋天了。

    这天王东良正在用小车推砖呢,工长走了过过来。

    “哎!我说小良子,别干活儿了,咱们老板找你呢!

    走吧,跟着我过去吧。

    我说你小子看着这么呆头呆脑的,原来是一个有福之人呀!”

    “我说刘大哥,你就别拿兄弟我开心了,我本来就是一个受苦之人,你拿我取乐而有什么意思呢?

    我是一个老实人,从来不做亏心的事儿,你是工长,我平常怎么表现的,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我说兄弟,你就别给我闲扯淡了。

    扯这些没用的有什么用呢?

    赶紧跟着我走吧!去了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王东良跟着工长走进了老板的办公室,王国祥乐呵呵地站了起来。

    “小良子,赶紧坐下吧!老叔我给你说件事儿,咱们工地儿上跑材料的是我的亲侄子,再有十天半月的,他就该回家娶媳妇去了。

    他这一走,我可缺了人手了,材料员这个位置非常重要,每天都动真金白银的,这可是一个不好干的差事呀。

    这个工作我不可能让别人干,干脆你先替他一阵子再说吧。

    每天你除了买买东西,再有空儿的话,你就到厨房里帮着大师傅打打下手儿吧。

    我可告诉你说,这可是一个好工作呀。

    不过咱们俩可得说好,你可不能给我弄虚作假呀。

    象那买个铁锹洋搞什么的,还多少有个价格,像那买菜什么的,那就是良心账儿了。

    你两毛钱一斤买回来的,你硬说是两毛五的话,这个事儿那个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的。

    你可不能给我弄喧儿,在里边投机捣鬼呀。

    可千万别到时候穷了庙堂,富了方丈呀!”

    王东良听了一翻眼皮。

    “我说老叔呀!我本来就不适合这个工作,我每天在工地上搬搬砖活活灰,这生活的就够充实的了。

    我不想每天摸那钱的事儿,都说摸了钱手臭,我看那是一点儿也不假呀!

    依我看,这个活儿你还是安排别人吧!

    我还没有接手这个活儿呢,你怎么把我说的跟贼似的呀?

    咱们两家的关系本来就不错,一旦我摸了你的钱,你在生出各种怀疑来的话,那就不值当的了。

    我只想在工地而上混几年,挣个心安理得的力气钱也就心满意足了。”

    那工长望着王国祥说:“这个小子一看就是一个实在人,把他培养成一个材料员,我看是错不了事儿的!”

    王国祥听了笑呵呵地说:“我说小良子,刚才我只是那么随口一说,你可千万别往心里放呀。

    说句实话,老叔我还是信任你的,我不信任你的话,我也不把这么重要的活儿交给你呀。

    这样吧!你的工资我从二十五块给你涨到三十块,只要你不坑我,不害我,每天踏踏实实的给我干也就行了。

    每天搬砖活灰那有什么出息呀?

    你干干这个活儿吧!

    买东西虽然说人人都会买,可是怎么省钱那里边可大有学问呀。

    常言说得好,一年学个庄稼汉,十年学个买卖人。

    这买卖里边的学问可大的很呀,要想把东西买的便宜,那得腿勤,每种货物要货比三家,只有那样你才可以给我把钱省下呀。

    好了,咱们工地上那不是有一辆破自行车吗?

    一会儿吃了饭你就到外边的五金店里转转去吧!

    顺便跟那里的老板也认识认识,打听打听各种物品的价格,以后这个活儿我就交给你了,你就给我好好地干吧。

    只要你好好的给我干,老叔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等过年的时候吧,过年的时候我给你发一个大红包儿。

    一会儿你从会计那借支五百块钱,我拉着你买上两身新衣裳吧!

    这出门在外的,穿的太狼狈了会被人瞧不起的!”

    王东良答应一声走了出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