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从打工仔到房地产开发商 > 三:辛勤工作,打拼事事业
    以此以后,王东良就成了一个材料员了,每天骑着个破车子在工地上进进出出的,为工地上购买着个种的东西。

    由于身份性质的转变,王东良和两个工长住在了一起了,每天早晨王东良就早早的起来了。

    除了给两位工长打洗脸水,就是洒水扫地,由于良好的生活习惯,两个工长对他大加赞赏呀。

    “我说小良子,你这个人也太勤快了,这每天都这样辛劳,你就不嫌累么?”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不是都为了生活吗?”

    “我说小良子,你比老板的亲侄子强的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呀。

    哪个家伙贼懒,每天起的都很晚。

    哪像你这么天天早起床呀。

    老板又不天天在工地上待,你啷当会儿怕什么呢?”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我什么也不怕,这就是我的生活习惯。

    你们俩都比我大,按说我应该管你们叫一声老叔,我伺候伺候你们那不是应该的吗?

    以后我有什么工作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你们俩看在我伺候你们的份上,你们提醒我一声也就行了。

    咱们工作相互配合,把事情做的圆圆满满的也就行了。”

    两个工长两了连连点头。

    “好说,好说,咱们这个还不好说吗。”

    从此以后,王东亮就成了工地儿上的材料员了,每天骑着一个半新不旧的破车子,那是风里来雨里去呀,为工地儿购买着各种急需的材料。

    虽然工作比以前轻松了许多,但是那也是十分艰苦的。

    转眼之间两个多月过去了,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王东良对各种材料的价格,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了如指掌的地步了。

    随着业务的熟悉,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这王东良一有时间,就跟着技术员学习看图纸,跟着工长学习施工,那是不懂就问,不会就学呀!

    由于他工作比较松闲一些,现在已经成了技术员的助手了,这技术员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胖子,由于身体太胖,行动也不怎么太方便,有时候也懒于行动,有一些事情都让王东良处理。

    混的时间一长了,大家就都成了好朋友了。

    王东良由于有一些文化基础,学习起来也是非常迅速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混着,那老板对王东良也十分的器重的。

    一眨眼又是两个多月过去了,又到了那秋收的季节了,许多的农民工陆陆续续的都回家秋收去了。

    工地上又变的人员稀少了起来,王东良家由于劳动力还算充足,他的老爹也没有让他回家秋收去。

    汪东良只好在工地上混着日子,由于工人比较少了,工地上也变得比较清闲了起来。

    这天王东良正在工地上干小杂活儿呢,老板王国祥走了过来。

    “我说小良子呀,你过来,老叔我给你说个事儿吧!”

    王东良连忙屁颠儿屁颠儿地跑了过来。

    “我说老叔呀!什么事儿呀?”

    “小良子,事情是这样的,你看这不是秋收呢嘛。

    咱们工地儿上的工人也少了,你也知道,咱们盖的这是个四层楼,这是圈烟厂的活儿。

    说句实话,老叔我拿下这个活儿可费老了劲了。

    说实在的,虽然你老叔我是个老板,但是,我这个老板当的可不容易呀。

    我得巴结那甲方,如果不巴结那甲方的话,以后,我在摸活儿可就就困难了。

    这个话儿你也看出来了,再有三四个月就该结顶了。

    明年再干上多半年,你老叔我就面临着接手下一个活儿的问题了。

    我得提前运做呀!等完了活儿再运做那可就晚了。

    你也知道,这几天工地上没有什么人,工人们都回家种地去了,回来还得十天半月的时间。

    他们得收完玉米,收完了玉米还得种上麦子才能出来呢。

    这基建科长姓王,他们家现在要盖一所小房子,人家材料都准备好了,你带领七八个工人给他们家帮忙去吧!

    他们家离咱们这工地儿也不是太远,也就有个七八里地的样子吧。

    他们家也是农村的,不过他们属于保定市的近郊,领着人去了你就知道了。

    你们几个人怎么也得给他们家帮个六七天的忙吧。

    以后你们吃住就在他们家里,一定要把活给人家干好,省得人家挑咱们的眼。

    (本章未完,请翻页)

    等活干完了,你们几个人再回来吧!

    这几天你们吃住都在他们家里,也就别来回跑了。

    去人家家里帮忙,那伙食一定赖不了呀!

    一会儿那王科长就过来了,这个事儿你就给我安排吧!

    去的时候你一定要带上工具,铁锹呀!洋稿呀,手推车呀什么的都一起弄过去,省得到了那儿抓瞎。

    另外再带上四五把砖夹子,这些都是干活当中应该用的工具。”

    “我说老叔,这个活儿你就靠地我吧,我一定把这个事儿办得漂漂亮亮的,到时候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嗯,这就行。

    只要能达到王科长的满意,那咱们就达到目的了,下来再摸个活儿的话,咱们这点儿投资也算是值得了。

    一会儿我还得回咱们的老家一趟,我就不在这儿瞎耽误了。”

    说完,老板王国祥坐上车就走了,也就一小会儿的功夫,厂子里的基建科长就领着一辆皮卡车过来了。

    王东良让工人们把行李以及一些搞建筑的工具仍在了车的后斗子里边了,工人们挤在了车楼子里,随着一声车笛声响,汽车就驶离了工地了。

    这王科长家在保定市的东北角上呢,那是一个四五百户人家的小村子,由于离城市比较近,村子里的人绝大多数以种菜为生。

    村子四周全是种菜的塑料大棚,村子里的人们忙忙碌碌的到也比较富裕。

    进了王科长家,只见王科长家也就是一家十分普通的住户,五间正房,比较宽大的院子。

    院子里堆放着红砖、水泥、沙子什么的,整个院子显得挺凌乱的。

    王东良他们从车上下来,把行李和一些建筑工具都拿了下来,然后匆匆忙忙地就开始施工了。

    王科长家这是要盖三间小配房儿,以便放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用。

    图纸也早都设计好了,这个图纸还是工地上的技术员设计的呢!

    设计这么三间配房,对工地上的技术员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王东良懂图纸,按照图纸照图施工,一切工作进行的十分顺利。

    这些人吃住在王科长家,王科长对他们这些人也照顾有佳。

    吃的自然比工地儿上也强的太多了!通过几天接触下来,王东良发现王科长是一个非常和善而又聪明的人。

    接触的时间长了,两个人几乎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了。

    王科长问王东良说:“小良子,你老家是什么地方的人呀?”

    “王叔,我是安国八五村的人,我们那个村子你没有去过吧?”

    “我说小王呀!安国八五村的呀。

    这个村子我还真去过,这个村子以前不是叫刘村吗,毛主席视察你们安国的时候,八月五日去的你们那个村子。

    你们村子的人们为了纪念这个日子,就把你们的村子改成了叫八五村了。

    多少年以前,你们的村子可是大大的有名气呀。

    你们那个村子在县城的东北角儿呢,这个事儿我十分的清楚。

    小王儿呀!你也知道老叔我的家了,以后咱们勤联系,有什么事儿咱们相互照顾。

    我叫王二保,年岁比你大个二十来岁,你就叫我王叔好了。”

    王东良知道这是客气话,也就随口答应了。

    工作进展的十分顺利,七八天以后,王科长家的小房子就顺利地盖起来了。

    王科长对王东良他们干的活儿十分满意,对王东良那是赞不绝口呀!

    王东良带着工人们又回到了工地上,一切工作又恢复了正常了,又过了个几天,工人们就陆陆续续地都回来了,工地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忙了。

    这天王东良正在厨房里帮忙呢!老板过来叫住了他。

    “良子,你过来一下,我有个好事儿告诉你吧!”

    王东良跟着他叔叔走进办公室。

    “老叔,什么事儿呀!”

    “良子呀!你看你外出买东西,咱们工地要想找你又找不到你,你说这多不方便呀!

    我这里有一个BB机,这可是汉显的,有这个你就方便多了。

    谁再找你的话,一呼你,你就知道了。

    告诉你说,这是我前两年花六百块钱买的。

    这个东西可是韩国品牌呀!你挎在身上的话,一定会很威风的。”

    “老叔,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能要你的。”

    “这有什么不行的呀,老叔我给你,你就拿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着吧。

    说句实话,老叔我现在已经用不着它了,我现在买了一个大疙瘩,有这个东西的话,那个东西还有什么用呀?

    我走在大街上,把大疙瘩一拿,许多的城里人都对我投来了羡慕的眼光呀。

    我心中那个美劲儿你是体会不到的。”

    说着,老板王国祥从提包里把卖的那个大疙瘩拿了出来。

    老板把大疙瘩猛地往桌子上一放,忍不住哈哈大笑。

    “小良子,你就好好的跟着老叔我干吧!

    老叔我不会亏待你的,这个BB机你拿走,以后它就是你的了。”

    王东良拿过了BB机,把它也别在了裤腰带上了。

    王东良笑呵呵地说:“带个这个东西,感觉就是不一样呀,以后再出门也就方便的多了。”

    王国祥听了哈哈大笑。

    “只要你老叔我的工地儿不倒倒台,你就跟着我干吧。

    这一年挣一万块钱有什么问题呀?

    老叔我发了大财,你们就跟着我发个小财吧。”

    王东亮从他老叔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整个人顿时显得精神了许多。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王东良摘了BB机仔细地摆弄着。

    工长刘白水走了进来。

    “我说良子,又配了新装配了呀!你现在混的比我都强,BB机这都配上了,真是了不起呀!

    要不这样吧!下来以后我跟着你混得了。”

    “我说老叔,你跟我混?那行呀!吃了饭我领着你去郊区拣烂菜叶子去得了。

    拣一天烂菜叶子,养两头猪那有什么问题呀!”

    那工长听了哈哈大笑。

    “我说小良子呀,你可真会开玩笑呀。

    咱们都是那受苦之人,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

    挣的这俩钱儿,除了花的也就没有多少了。”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咱们是打工的呢,咱们要是老板的话,肯定就不会说这个话儿了。”

    一天晚上的时候,王东良正和两个工长在工地的大门口喝啤酒呢,桌子上摆了几个小菜,王东良还买来几个哈密瓜回来,准备一会儿拿到了工地上大家分着吃。

    恰在这时,那基建科长王二保骑着车子从这工地上门口经过了,王东良喊住了他。

    “王科老,老叔,你慢点儿走。”

    王科长停住了车子。

    “噢!原来是小良子呀!良子,有什么事儿呀?你说吧!”

    “没什么事儿,来来来,过来喝两瓶啤酒吧!这里也有菜,咱们在一块儿坐会儿吧!”

    “你们花钱买东西吃,我跟你们凑分子那不合适吗?”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呀?这不是已经早下班了吗。

    下了班喝个啤酒,这有什么呀?

    今天你得给我这个面子,否则我不会让你走的。”

    “好好好,那今天我就占你个小光儿吧!这送到嘴边的饭菜,不吃白不吃呀。”

    四个人坐在一起了,那是边吃边闲聊,酒足饭饱之后,王东良又把几个哈密瓜放到了他的小车筐里了。

    “老叔,你把这几个瓜拿回去吃去吧,我们几个喝酒都喝多了,这个东西也吃不下了,这放时间长了就放坏了。”

    王科长老活不要。

    “良子呀!你这是干什么呢!我哪能吃了你的还拿你的呢!

    这不让人笑话吗?”

    “老叔,你怎么能这样呢?不就是几个破烂瓜吗?这是我孝敬你的,你就拿走吧。你可千万别不给我这个面子呀。

    这打打过过的不让人笑话咱们吗?”

    “好好!既然你把话儿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就把它拿走吧。

    良子耶!谢谢您了。”

    王科长走了以后,刘白水哈哈大笑。

    “我说良子呀!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会巴结人了呀?

    就你这水平,现在已经是一个小社会油子了。”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什么社会油子不社会油子呀。

    也花不了几个钱,一共才花了十几块钱,这有什么呀。

    出门在外的,不交几个朋友怎么行呢?

    走吧!咱们还是回工地睡觉去吧!

    明天不是还上班呢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