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从打工仔到房地产开发商 > 五:未婚妻远走他乡
    第二天的早晨,王东良早早地就起来了,王东良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早早的就站在大门口外边等着去了。

    随着一声汽车喇叭声响,老板王国祥开着车过来了。

    “良子,赶紧上车吧!这天已经不早了。”

    王东良把行李放进了后备箱里,然后坐进了汽车里了,汽车上了保安公路,直奔保定驶来。

    王东良打工已经有一年了,也适应了这工地儿上的工作了。

    现在对这外出打工,也算是比较习惯了吧。

    到了工地以后,王东良将自己的行李依就搬进了工长的那个屋子里。

    那工长和技术员都已经到了。

    “我说小良子,这过个年显得精神多了,我说小良子,有什么喜事儿吗!”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我一个穷打工的,能有什么喜事儿呀!

    这不是过了年了吗,我看这小驴儿又该拉套儿了,唉!不干活没有饭吃呀!”

    几个人听了哈哈大笑。

    “我说小良子,有句实话怎么让你说出来了呢!

    穷哥儿们混在一块儿,开心就好呀!”

    紧张的打工生活又开始了,工地儿上又进入了繁忙状态了,王东良白天买材料,他总觉得自己挣的这俩钱儿不够多,就对刘工长说:“我说刘头儿,我光白天挣的这俩钱儿不够花的,干脆你给我每天安排个夜班吧!

    晚上我打半宿零工,也挣个小零花儿呀!

    你看那小工儿们晚上都有点儿活儿可干,其实人家挣的比我还多呀!

    这要是长期耗下去的话,那我还不得要了饭呀!”

    刘白水听了哈哈大笑。

    “我说良子呀!你想加个小夜班,那还不简单吗,今天晚上我就安排你,你就好好地干吧。

    像你这么强壮的体力,总比那些老家伙们干的活儿多呀!

    你打夜班的话,那可太好了!咱们现在工期正紧呢,我正愁人手不够用呢!

    我听老板说,九月份咱们必须交工!

    如果稍微一啷当的话,那就有可能完不成任务呀!”

    从此以后,王东良就加入了每天打夜班的队伍了,汪东良白天跑一天,晚上打一个夜班,这一天辛苦下来,也能挣四十多块钱呢!

    王东良每天都在拼搏着,每当劳累了的时候,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想起了自己还在上学的兄弟,想起了自己未婚妻娇小的身影了。

    立刻就又了继续拼搏下去的力量了,王东良一坚持就是半年多,这半年多来,王东良瘦了,也变得越发的精干了起来。

    几个工长见了都直夸他能干。

    “小良子呀!你也太卖力气了吧!这每天往死里拼命干活儿,你究竟是为了点什么呢!”

    王东良听了憨厚地一笑。

    “我什么也不为,就是想多挣两个钱儿!家中条件不好,我比谁都清楚呀!

    不是家中条件不好的话,谁会这么拼死拼活地干呀!”

    等我再拼搏个几年的话,家中条件好了的话,我也就可以省省心了!”

    天气由冷转热,又由热转凉,转眼间就是大半年过去了,工程也渐渐地接近了尾声了,王东良知道,如果自己的叔叔没有接着新活儿的话,那自己就应该选择离开这里了!

    一天下午,老板王国祥正在工地上转悠呢,王东良凑了过来。

    “我说老叔,你接着新的活儿了吗?

    咱们下一个工地又在哪儿呢?”

    王国祥听了痛苦的一摇头。

    “唉!难呀!这烟厂的活儿还没有影子呢,我投标了两个标,也没有中上标,真让我上火呀!

    实在没有办法的话,我看也只有歇上一两个月再说了,等活儿下来以后,我再重新招人吧!”

    王东良听自己的老叔这么一说,心里凉凉的了,自己下来去哪里打工呢?这成了一个摆在自己眼前的实际困难了。

    如果工地儿散了的话,自己又该到哪儿去呢?这些现实的困难,让王东良一愁莫展。

    果然被老板给说中了,十月中旬的时侯,工地儿就交了工了。

    王国祥神色黯然地说:“现在工地儿上也没有活儿了,我也没有办法了,这活儿跑下来还没个准儿呢!

    你们几个人都是跟着我干事业的人呀!你们回家歇上一阵子也行,另谋高就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

    罢!

    反正是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下来你们自己就看着办吧!

    今天晚上我请你们几个人吃上一顿,明天早晨咱们就散伙吧!”

    说完,老板王国祥把工资一一地发了下来。

    “小良子,今年你可真卖了命了呀!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今年正月份我定了个亲,把去年挣的工资都花完了,家里条件不怎么好,你说我不多卖点力气又怎么行呢?

    老叔,好好地跑活儿吧!活儿下来我还跟着你干。”

    “嗯!那行,一旦有了活儿,我还找你去!

    良子呀!你明天就自己坐汽车回家去吧!叔叔我在这市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晚上几个人都喝了不少的酒,几个人摇摇晃晃地走在大街上,似乎有一种飘零的感觉。

    回到了宿舍里,王东良对刘白水说:“说刘叔,现在咱们几个人都失了业了。

    咱们又成了无业游民了,你们把地址留给我,我也把地址留给你们。

    一旦你们找着了新的活儿的话,你们可以叫我一声,我可以跟着你们干。

    我叔叔的活下来还没准呢。

    我想跟着他干,不过也不怎么太现实。

    你们有能力的话,那就拉我一把吧。”

    几个人听了咧嘴笑道:“以前我们还打主意跟着你混呢,没成想这希望成了泡影了。

    反而现在成了你要想跟着我们混了,真是一年河东一年河西呀。”

    王东良听了一番眼皮。

    “什么河东河西的呀?有饭咱们一块儿吃吧。

    你们几位老叔总不能饿死我吧?

    这叫人在江湖混,身不由己呀。”

    几个人相互留下了地址,然后就各自睡觉去。

    王东良醒来以后,发现刘白水他们早就打铺盖回家了。

    屋子里就剩下了他一个人了,王东良收拾了收拾,坐上长途汽车,无精打采地也奔家中奔来。

    王东良的爹娘一见王东良回来,一个个都大吃了一惊。

    “我说良子呀!你怎么不上班了呀?这半路途空的怎么回来了呀?”

    “工地儿上没了活儿了,我们那个工地已经交工了,下一个工地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你说我不回家,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的爹娘一听王东良这么一说,也就不再吱声了。

    “那好吧,那你就在家里先歇一阵子吧!”

    找到了活儿咱们再出去,王东良把自己挣的钱都交给了自己的老娘了。

    “娘啊,这是我挣回来的钱,你收起来吧!”

    “哎呦,我说儿子呀!今年你挣的钱怎么这么多呀?

    虽然你没有上够一年的班,这跟去年挣的也差不多吧!

    莫非你倒腾了你叔叔的钱了吗?

    孩子呀!那样的事儿咱们可不能做呀。”

    王东良听了一摇头。

    “那样下三滥的事儿我才不做呢,今年我出的工比较多,每天晚上我都打一个夜班。

    咱们家里的经济状况我清楚,不多挣几个钱将来怎么混呢?

    我这个人从来做事都是一是一,二是二的,从来不弄虚作假。

    这钱是我叔叔亲自给的我,不信他回来你可以亲自问问他。

    放心吧,那偷鸡摸狗的事情永远也找不着我,我不会做那下三烂的事儿的。”

    王东良他娘把钱装了起来,然后对王东良说:“良子呀,即然你回来了,抽空儿到你对象家中转个弯去吧!

    给人家买上点儿东西,去看看人家去吧!”

    王东良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娘,这个事儿我知道了,现在我也没有什么事儿可做,离那刨药材还早呢,我有空儿就找她去呗!

    帮着她们家干个小零活儿,那也是好的呀!”

    “哟!这还没有结婚呢,就学会了巴结老丈人了呀!”

    “嗨!现在这个社会不是都是这样吗!

    这叫随波逐流,你说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嗯!你说的也对!不管怎么着糊弄着把婚结了也就行了。”

    王东良在家中一待就是十几天,这段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时间他除了和他的未婚妻刁小燕见过几次面以外,就是窝在家里看书学习。

    有一天下午,刁小燕找了过来,刁小燕和王东良一家人寒暄了几句,然后话入正题。

    “我说良子呀!过两天我就要到浙江打工去了,那是一个制鞋厂,每天管吃管住,如果算上加班费的话,每个月也能收入个七百来块钱。

    你也知道,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并不怎么样,我如果不出去打个工的话,家里还不得穷死呀。

    上咱们安国市场上装药材打个零工,也挣不了几个钱,这样的苦日子我早就受够了。

    浙江那边比较富裕,人们思路也比较开阔,我出去闯一闯长长见识。

    以后你就不用到家里去找我了,明天上午我就走,两天以后我就进了工厂了。”

    王东良听了不知道说什么好,有心不让她去,可又说不出口。

    自己现在窝在家里还待业呢!对这个事儿又能说点儿什么呢?

    王东良无奈地点了点头。

    “燕子,你没有出过远门,可能还不知道打工的辛苦,出了门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万万不可委屈了自己呀。”

    刁小燕听了嫣然一笑。

    “没事儿,我又不是没文化,我又不是不肯干,别人干得了的事儿,我一定能干得了。

    别人干不了的事儿,说不定我还能干呢!

    年轻人嘛,就应该出去闯一闯!闯一闯才有出息呀。

    我说良子,你尽快振作起来吧!

    这整天介窝在家里,这怎么行呢!

    告诉你说,你不用担心我,我是跟着我表姐一块儿过去的,她在那工作了有两年多的时间了。

    去了那儿有她多少照顾着我点儿,我会没事儿的。”

    王东良听了点了点头。

    “南方经济发达,出去闯一闯未必不是什么好事儿呀!

    小燕,出去了一后,照顾好自己,生活上有什么实际困难,来信告诉我,看看我能不能给你及时的解决吧!”

    “那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过春节的时候,咱们再见面吧!”

    送走了自己的未婚妻,王东良心中一片茫然。

    第二天的早晨,王东良早早地就起来了,他要送自己的未婚妻登上去浙江的长途汽车去。

    王东良提着行李,刁晓燕在后面跟着,两个人默默地走着,谁也不说话。

    路边的录音机放着邓丽君的歌曲,那忧伤的调子让人特别伤心。

    “送君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待,现在虽是那百花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记着我的情,记着我的爱,记着有我把你等待,我再等待你回来!”

    王东良看着刁小燕登上了长途汽车,心中一片茫然,不知为什么,几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送走了自己的未婚妻,王东良低着头回到了家里。

    心情一直是那么的压抑,时时有一种要大哭一场的感觉。

    王东良默默地回到了屋里,连中午饭都没有吃,他的父母也知道他心情不好,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安慰他。

    王东良坐在床上,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低落到了什么程度了,反正是即不想吃饭,也不想说话。

    这种低落的心绪两天过后才缓了过来。

    这天上午,王东良正低头旮旯脑地正在屋子里看书呢!

    突然有人高声喊道:“小良子在家里吗?王叔我看你来了。”

    王东良一听,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哎呦,我滴个天呀!这不是以前工地儿上认识的那个基建科长的声音吗?

    他怎么跑到我们家来了啦?”

    王东良没敢多想,立刻小跑着从屋子里迎了出来。

    “王叔叔,你老人家怎么今天过来了呀?

    赶紧里边儿请吧!今天中午侄子我请你吃一顿,咱们爷俩好好地叙叙旧吧!

    一晃这么多天不见面了,我非常想你呀!

    两个人一边客套着,一边向屋子里走来。”

    王东良一边领头儿往屋子里走,一边大声地喊道:“娘呀!我王叔叔来了,你赶紧给我们张罗一桌子好饭吧!今天中午我要招待贵客。”

    王东良的娘答应一声从屋子走了出来,和客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出去张罗饭菜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