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一章:我死了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季秋站在阳台上,俯瞰十八楼之下的人来人往,在这个视角中,那些高大,矮小,胖,瘦,都掩盖在距离当中。

    季秋以为自己是喜欢安静的,也确实如此,但没想到的是,他死后反而向往那璀璨夜幕,再也不会嫌弃吵闹。

    今日是国庆,也是中秋,深色夜幕上,难得的挂着一轮明月,可惜,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日的银月多少不太圆满。

    季秋感叹完了,也发现阳台上攀爬的花藤不再向他释放绿光,便转身向门撞去——并不会撞到,别忘了,他死了。

    这就是他觉得不圆满的地方。

    不过还好,季秋的适应性很强,哪怕他成了灵魂状态,哪怕他发现极速衰弱的自己能够依靠植物活下来,也依旧泰然自若。

    毫无阻碍的穿过阳台的玻璃门,进去就是厨房,随后是客厅,季秋突然想起,客厅的电视机装修好之后就没打开过——正经人谁还看电视啊?这是来自朋友的吐槽。

    季秋不看电视,所以墙上挂着的电视就是个装饰品,装饰一个人居住的孤独,但他享受孤独。

    卧室的门是半开着的,于是季秋不用穿门,他的身体就躺在床上,已经凉了,不过托了最近降温的福,才停止生理性心跳不久的躯体没有任何不妙的气味。

    飘窗的栀子花开的正盛,银月的清辉映照在洁白的花瓣上,如同一位清灵的舞者。

    清冷的花香萦绕在鼻尖,季秋的灵魂失去常规意义上的味觉,失去冷暖感知,失去嗅觉,但却能闻到它的香味,甚至靠近它时,还能有温暖传递。

    作为一个有网络就足以的独居年轻人,季秋活着时候是喜欢安静的,所以家里没有小动物,却有各种植物,对于栀子花的花期,他再清楚不过。

    每年三四月份到八九月份都会冒出几朵白花,今天是十月一号,理论上它不该开花,哪怕放进了室内也不该。

    原因很简单,季秋以灵魂形态虚弱醒来后,眼里只有栀子树那一抹碧绿,于是下意识靠近。

    结果他的身上有白光被栀子树吸收,那一刻,已经看到自己尸体的季秋,以为自己将彻底永眠,但万万没想到,吸收够了的栀子树又冒出绿光反哺,季秋变得强壮起来,也更清醒。

    他花了两个小时理清和接受这一切,才去了阳台继续接触植物,现在感觉自身又“结实”几分,自然是习惯性回到屋子里考虑以后。

    栀子树上三朵散发莹白光华的花朵,就是之前两个小时内绽放出来的。

    季秋在思考,他回忆曾经,毕竟见过了多次死亡,他的爷爷奶奶一辈,他的父母一辈。

    他们都是在乡下老家去世,停灵的地方花草众多,可从未见过任何反常情况,而季秋死后多了另一种感觉。

    大概就是一种力场,力场很小,堪堪笼罩整个卧室,但他有一种直觉,不会有其他同类了。

    习惯性坐在“五指山”软椅上,季秋想,自己为何会有灵魂存在,有什么特殊之处?

    先用排除法,他没有信仰,家里更没有乱七八糟的佛像,神像,道经之类与玄学有关的东西。

    那么就从自己本身,还有接触的不寻常事物入手。

    季秋从自己和植物的交互中首先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其次,他在面前的电脑桌上认真看了起来。

    他的桌面很干净,除了设备外就是几张打印纸,季秋是一名游戏数值策划,但最近和同事讨论游戏背景后,突然对魔法什么的感兴趣了。

    于是他用函数进行计算,以此绘制了一个充满数学美的专属魔法阵,这东西,大概就是季秋自认为接触的最不寻常的东西。

    刚死之人还有许多生前习惯没改掉,所以季秋下意识的去拿起那一张图纸。

    当轻薄的打印纸拿在手中之后,季秋愣了,他……拿起来了?

    所以问题就这么轻松解决?

    死后的他是接触不到东西的,甚至你看他现在坐在软椅上,可实际上是漂浮,之前就试了,拿不起手机,也拿不起其他东西。

    作为例外的图纸立马被季秋全神贯注看了起来,他发现魔法阵的线条像是在流动一般,黑色的线条隐隐有莹白在流转。

    那莹白他很熟悉,是灵魂的力量,准确的说,是季秋的灵魂力量。

    以这段时间了解的知识,季秋认为魔法阵已经在运转,它让自己死后以灵魂生态存在,自己的灵魂又让它能够运转。

    突然,季秋觉得一阵恍惚,他思考的时候一直盯着魔法阵,恍惚间就感受到每条线都流动起来,最终形成一个漩涡,但漩涡最后还是散去了。

    作为一名拥有丰富“经验”的年轻人,季秋直接拿着打印纸来到尸体旁边,对着自己的小腿就是一划——永远不要小瞧打印纸的切割能力以及加强版痛感。

    就是接下来的一幕让季秋再一次迅速建立新的三观,他那死去小半天的身体,血液竟然快速涌出,沿着魔法阵流转。

    普通的打印纸能有多大?那血量把整张纸浸泡都够了,可最后竟然仅仅让线条更鲜艳一点。

    季秋没想到,自己第一个尝试就成功了,阵法真正的运转,他就在这瞬间突然失去视觉,接着感受到扭曲,感受到撕扯。

    就像被塞进了洗手池,跟随着水流一起进入了下水道,最后,一切平息,是无声的黑暗涌来。

    黑暗掩盖了一切,也代表未知,季秋本应该恐惧,可他此刻只有宁静,就像回到了某个温暖的怀抱。

    ……

    季秋是在一个温柔的声音中醒来,他下意识的想,这声音就像黑暗的拥抱一般让他安宁,可温柔中他还感受到一种冰冷,毫无感情。

    他睁开眼,睁眼的行为是用来控制灵魂体对外产生视觉,他现在的视觉依旧是灵魂体特有的无死角观察,所以他还是灵魂。

    那么,刚刚谁在说话,还能看到他?

    那个温柔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学员请注意,请勿长时间将灵魂体暴露在外。”

    学员?

    [⊙▽⊙开新书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另外说一下,这本书不是西幻,主角职业也不是魔法师,很快就会进入玄幻世界。]

    (修改了一下主角名字:

    李秋×

    季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