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十二章:法师才不会偷听
    富态的管事很会看脸色,之前季秋只是点点头作为回应,他立马就安静带路了。

    中途有其他小厮见他行礼,称他为王管事。

    季秋有点小尴尬,他不说话,是因为正在学习这里面这些人的口音,他发现了,这海天阁的人,不论管事还是小二,都是另一种口音,和李嫣然他们不同。

    经过艾黎传递的信息对比,这显然是王都那边的口音,咬字更加清晰,季秋准备消化那一部分信息后,再说话,彻底立一个清晰的人设。

    而且,三年多没开口,他心里明显是想要说话,但就怕说出什么不对的来,漏了马脚可不好,干脆树立高冷风,就算是装模作样,季秋也得小心,就怕这些人精看出什么。

    毕竟在本质上,他还是一个普通人?大概吧,反正穿越前季秋压根儿不是的高冷的人,按照他好基友的评价,季秋是正事严肃,生活中表面正经,内心闷骚的家伙——讲道理,季秋觉得自己表里如一才对╭(╯ε╰)╮

    王管事将季秋带到三楼一间雅间,这一楼人不多,各处有屏风和花木盆景隔开,而每每大型的盆景旁边,都站着一个小厮,这里的店员和楼下有些明显不同。

    不说衣着,就说他们的外貌,起码各个长相周正,最低也是达到清秀水准,就连打量季秋,也是非常隐晦,根本察觉不出他们已经暗中记下了客人的模样。

    季秋暗中咂舌,这海天阁不简单啊,说起来这种层次的酒楼,不管算不算前世,他都一次没来过。

    待到坐定之后,王管事没有凑近,而是就在门口向着季秋询问:“公子可要尝尝黑鱼宴,这是本店招牌。”

    其实王管事还有一大堆要介绍的,可眼前这位公子吧,看着很好说话的样子,但又格外清冷,那眼睛更是有种说不出的压迫,让他不敢多看,也就摸不准性子,只能秉行少说少错。

    季秋“淡淡”的看了一眼王管事,惜字如金的吐出一个字:“可。”

    他灵魂强大,隐约能察觉王管事好像有些怕他?季秋立马开始深思,自己什么地方值得被怕?这一点很好找到。

    魔法典籍种记载,法师的灵魂强大之后,没有冥想法凝练,精神力就会在周身逸散,普通人靠近就会被压迫,而且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种压迫透过眼睛更能表达。

    找到原因,季秋松了一口气:“还好,这样来说,理论上能让这些个人精脑补得更多,最终得出迪化的结论,这样好,以后可以利用起来。”

    王管事得到吩咐,果然如蒙大赦,连忙点头哈腰的要走,但退出房间之前,他还是陪笑着道:“门外就有小厮随时侯着,公子若是有事,随时可以吩咐。”

    没有去等一个回复,王管事就离开了,全程都没发出其他声音,等到离开了三层,季秋精神力跟随,才“看”到这位管事长舒一口气。

    季秋暗叹,这种压迫已经盖过了亲和力吗?

    这一点王管事可不知道,反正他已经把季秋当成了最尊贵的客人,甚至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先天,虽然海天阁家大业大,可也不能平白树敌,赶到后厨赶紧吩咐起来。

    偷听是不好的事情,但为了掌握更多的信息,季秋不得不探听起来,再说了,他这叫偷听?

    先将各种有颜色的话题略过去,这时候他也知道了为什么小厮颜值这么高了,只能感叹真会玩儿。

    但,为什么只有男小厮呢?气冷抖,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看了眼触手可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温度正好,应该是带路的时候就有小厮提前备好,这服务态度,给个好评完全是符合的。

    继续筛选信息,很快季秋就选出几条有用的内容。

    “李前辈昨日宣布闭关,他老人家已经困在先天近五十年,这一次怕不是能突破先天了。”

    “先天之上是宗师,宗师已经一百多年没出现了,结果还说不准。”

    ……

    “皇室自来都是不到先天不娶亲,这一回直接选了四妃,看来已经先天了。”

    “说起来皇上也算是天才,今年也才二十有一吧,你我在这等年纪,也才初入后天层次。”

    “照我看啊,选了四妃也没用,上行下效,你道这齐国为何忽盛男风?还不是皇帝所爱。”

    “嘘,周兄慎言,这事有误会,我倒是知道一二。”

    “哦?李兄快说道说道。”

    听到如此劲爆的消息,季秋自然是认真起来,毕竟他是要去王都的,多了解一些总是没错。

    只听那李姓男子低声道:“听我叔父说,是因为有一段时间,皇帝对一个道童颇为亲密,刚好那道童颜色甚好,不知怎么的就被传出皇帝好男色了。”

    季秋表示无语,果然八卦是人的天性,要不信谣,不传谣,但这些话里透露的信息可不少,一个皇帝,会对一个小道童亲密,啧啧,季秋第一反应,便是道童可能是仙道人士。

    ……

    接着,季秋听他们换了话题,什么贡院之类的,没啥意思,就听其他房间了。

    “再过两月,青花泽浓雾散去,到时候郑兄可要派人去探一探?”

    “刘兄说笑了,这青花泽深处宝药甚多,我等谁不去分一杯羹呢?”

    ……

    有用的信息不多,正紧人谁在外面的酒楼谈正事啊?

    在一楼倒是能听取更多信息,但真假难辨,黑鱼宴等了季秋十多分钟就全部摆好了,共十二道菜,焖、烧、炖、煮、烤、腌、煎、炸……每一样菜都是一样做法,甚至好几道工序。

    但菜品虽多,分量却不多,季秋眼睛好奇的看着一盅缭绕着白烟的乳白色小盏,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容器是上好的瓷器,乳白色中透着光,竟然有种半透明的质感。

    他前世见识不多,反正就是觉得这个世界的瓷器工业肯定不差,兴许是他看得久了一点,一旁一位女侍者想起管事特意的吩咐:

    “那位公子最低也是出身世家大族,萱萱你受掌柜的重视,这次就劳烦你去侯着。”

    萱萱想着那些大族公子的习惯,不多话,默默观察,只是体态优雅的俯身,将袖口挽好,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她拿着白玉小碟,相衬之下季秋都不由得在心中赞叹。

    这侍女,不仅肤若凝脂,颜值也有些惊艳,若是在他前世,恐怕排队追她的都能挤满地铁。

    随后季秋想到了前世一些好点的高档餐厅,确实会有这种为客人布菜的情况,而且这海天阁档次不低,他只当是正常情况,便没多想,慢条斯理的享用起来。

    幸好,他前世公司的美工是个精致的猪猪女孩,常常邀请他一起出去吃饭,那时候季秋被好基友特意“培训”了一下“仪态”,其中包括进餐,此时他吃相中规中矩。

    季秋感叹着美味,也吃出了其中淡淡的元气,难怪在他感应到海天阁有不少武者,这对于他们来说,是超级补品。

    然后,季秋食不语,只是心里这种想法颇多:“果然多学点总是没错的,谁能想到学了仪态,能让他穿越后装x呢?”

    他相信,那些无法在这个世界使用的魔法,其各种理论总有一天会用到的。

    还有前世的思维想法等,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真好,他也是有金手指的人了,季秋乐观的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