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十七章:震惊!一少年竟然……
    “林青楠。”

    “谢谢…哥。”

    少年似乎是鼓起勇气才说了两句话,总共加起来六个字,接着他便将一大勺粥吞下,像是掩饰急促的心情。

    季秋摸摸他的头,感觉头发有些毛糙,决定以后好好给他补补,那一声哥听起来也好听,轻声道:“名字挺好听,慢慢吃,吃完再睡一会儿,中午我们就下船。”

    “你有什么事的话,就主动给我说。”

    这个事情,包含让少年诉说自己的事,需要的帮助……以及人有三急,他不需要,但少年需要,就怕少年一直不好意思而憋着。

    “唉,真是操碎了心啊。”季秋心中感叹。

    但季秋不得不承认,身为独生子女的他,曾经可是幻想过有一个可爱的妹妹——他的朋友全是独生子女,所以这一点幻想来自于看小说。

    主角大多有一个妹妹,就是看的多了之后发现,小说中的妹妹往往不是亲生的,然后发展就奇怪起来,人类真奇怪,亲情的保质期最久,干嘛非要骨科。

    之所以季秋没有想过有一个弟弟,说来话不长,家有儿女看过吧,各种社会新闻看过吧?弟弟这种生物简直不应该存在。

    他的女同事就说过,弟弟要趁早打,不然以后打不过了。

    可想而知,为何大部分男生幻想有一个“可爱”“乖巧”“听话”的妹妹了,引号内容划重点,不具备这些因素的都是熊孩子,熊孩子不配。

    季秋又看看林青楠,这个少年因为经历问题,不能说乖巧,只能说安静,醒来后一只手紧紧攥着他衣服。

    这会儿吃饭的时候,左手依旧捏着季秋的一点衣角,当一个人和季秋对视的时候,他能通过灵魂力感知对方的心里活动。

    此时虽然没有对视,但季秋就是觉得少年可怜巴巴的,怪惹人疼,他不知道别人会如何对待,总之季秋觉得自己不忍心抛下他。

    学着曾经刷视频看到的方法,季秋一边轻轻拍着少年的背部,一边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再过三个时辰左右,就到了王都了。

    皇室有专门的运河到城内,之后经过种种程序才能进去内城,想要进去皇宫,又得另说,季秋想了想,他需要先见见先天,最好能看到宗师。

    这样有了对比,再经过一点点试验,他才敢进去皇宫当“飞贼”。

    毕竟他现在只有两条命,用一条少一条,要珍惜——一条命是身体,另一条命是灵魂。

    他的灵魂还勉强算强大,可以在外界短时间生存,到时候附身将死之人,亦或者附身植物,都能够重活一次。

    艾黎世界的魔法师们,曾根据巫妖命匣制作出很多保命的东西,也不知道他以后有没有机会搞出来。

    身为穿越者,季秋认为自己肯定有很多方面没考虑清楚,那么这时候就需要学习前辈们“苟”,只有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就可以随便很多,有的人啊,苟多了,就站不起来了。

    这次救人,假如季秋只是个普通人,恐怕发现溺水者,也救不了吧,有多大能力就做多大的事,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手掌拍在少年身上,初时少年背部很是僵硬,连吃饭都慢了不少,但四五下之后,他就放松了。

    有时候,越是孤僻的人,心思越敏感,当你满怀善意,这类人就会靠近你,并汲取这份温暖。

    做游戏这一行的,不论是运营还是剧情策划,都需要一些心理学知识,季秋这个数值其实挺忙的,也不需要用心理学,但依旧学了一些,成年人的思维世界太复杂,他懂得不多,但孩子,他多少能摸清楚。

    武者的食量一般都很大,哪怕用药物催生的,林青楠也将大海碗的吃光了,其实……季秋是准备让他吃一点垫肚子,剩下的睡醒吃。

    所谓的海碗,就是一个小盆子,在里面盛满粥,给那位李嫣然送去后,再从里面盛到更小的容器——林青楠一个后天都这么能吃,由此季秋想到了以后修炼自己肯定要消耗很多资源。

    那么这次去皇宫,刚好可以找找什么东西对自己修炼有帮助,然后搜刮一番。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元石”“灵石”之类的“常见”资源了,季秋认为多半是有的,当一个地方灵气高度凝聚的时候,要是刚好有一个核心产生吸附力,那么灵石矿脉就可能诞生。

    这一点也是参考魔法世界的魔晶石矿脉。

    林青楠吃完后,也没动弹,季秋就跟着闲聊起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这个问题似乎对于他很复杂,过了两三分钟,季秋都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少年低声回答:“不知道……”

    话里充满着迷茫,让季秋暗骂那些畜生,干脆直接问道:“是谁做的,想不想教训他们?”

    怀里的孩子陡然身体一僵,当季秋还以为自己说话让他想起不好的事情害怕时,却得到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他们死了。”

    死了?季秋有一丢丢的迷茫,谁帮了他吗,而且看情况那位好心人也凶多吉少啊,便出声安慰:“那你想不想报答那位恩人。”

    少年听懂了,他重复一遍:“他们死了。”

    顿了一下又道:“我杀的。”

    季秋震惊了,鬼知道他之前把少年当成任人欺凌的小可怜,万万没想到这是个食人花,而且这个语气,如此平静,简直不像是杀人。

    他自己都不敢确定,将来要是杀了人,会是什么反应。

    果然……不愧是异世界。

    当务之急,季秋决定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绝对会揭伤疤,但同情心泛滥不代表他会主动招惹麻烦。

    再说了,麻烦可以招惹,但必须弄清楚麻烦在哪儿,以及可能出现在什么地方,产生的影响等等。

    而且还得搞清楚少年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性,万一他真是个反社会性人格,杀人当除草,其他人只是关押他呢?

    尽管可能性小到忽略不计,但还有的谨慎必须有。

    他想遵从自己的道德观价值观,也想好好活着,这不冲突。

    甚至默默做好了心理准备,假如少年真是个“小魔头”,他又看到了自己的法术,那么……

    说不得他要交出自己第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