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十九章:女老板
    坏心眼的季秋朝着海天阁的大门飞去,林青楠只看到那里铺着红色地毯,离得老远就能听到乐器的声音,还有乌泱泱一大堆人在外面看热闹。

    少年张嘴想要说不想,但为了他打扰神仙的性质,就决定不说了,只保持沉默。

    季秋意识到想要开导少年,这种办法算是不行了,直接显露出身形,朝着海天阁后院飞去。

    嘴上却说着:“算了,太吵了没意思,先去找个住处。”

    少年像是松了一口气,让季秋暗思自己是不是过分了?

    但他还是想偷偷说一句,终于明白那些段子里哥哥姐姐都喜欢欺负弟弟妹妹了,嗯……真的很爽!

    ……

    王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普通人很少,几乎个个都有一点武艺傍身,不说后天“高手”,起码大多数人有着三流武者实力。

    围在海天阁周围的,大多是二流一流,在阁内的,除了厨子是先天,还有另外三位先天。

    武者的感知能力不差,尤其是季秋毫不掩饰的飞过来,看不见就真的白修炼了!

    因为季秋身上没有散发杀气,只是朝着后院飞去而已,众人都想看热闹,而海天阁的管事们则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幸好那位陪着另外二位先天的老板也察觉到骚乱,找了个借口告辞。

    她刚走到门外,就看到一位平日里最是沉稳的管事急忙忙跑来,她意识到了不对,但她还是沉着的问道:“何事,慢慢说。”

    陆管事看着自家老板都不急,想着老板是一位先天,也就不急了,条条有理的将外面的事说出来。

    末了,他又补充道:“外人都说这位是先天,但我跟着掌柜的二十多年,自然是知道先天不能抱着人轻松飞行。”

    董珺听了事情原委,反而不担心了,这种强者没有一来就找事,就证明一切都可以商量,于是道:“没事,你去忙其他的,这位,我亲自招待。”

    “是。”陆管事回到曾经的沉稳去通知其他人去了。

    ……

    海天阁门口,一些人已经炸开了锅了。

    “王公子,您见多识广,先天强者当真能如同那位一般?”

    大家都不是一般人,对于“传说中”的先天,比普通人了解得多,可他们看到的先天,可不会轻易飞行。

    既飞不高,消耗还大,而且没有半分美感,哪里像刚才飞过的白衣人,他们武者视力不差,能看清季秋年轻的面孔,以及飘然若仙的气质。

    先天?也就忽悠一下小家小户吧。

    那王公子没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指了指从楼梯处一闪而逝的红衣人。

    那是海天阁的掌柜董珺,一个先天,连老板都这么急切的跑去亲自招待了,还需要说吗?

    一群表现出“我懂的”表情的男男女女们立马转移了话题,开始三三两两低声讨论——是的,如果季秋来近处看,就会发现这里竟然有不少女子,她们的共同点,就在于个个实力不弱,全是后天武者。

    女子们的话题也很有意思“你们刚刚谁看清了那人抱着的是谁?”

    “没看清楚,就像是有什么模糊了视线,奇怪。”

    “这可不奇怪,是那位强者不想让我们看罢了,就是不知道,是怎样的天姿国色。”

    另一位少女嗤笑一声:“你怎么就知道是个女的,我猜肯定是那位强者的弟子或者弟弟。”

    一瞬间,话题统一,就连男人都开始讨论被抱着那位是男是女,认为是女的居多,因为是男的,那为什么还特意遮掩呢?

    而且是女的,那么一段强者美人的话本就出来了,八卦是天性,强者的八卦更是被人们津津乐道。

    然而,季秋表示,这只是因为小家伙脸皮薄,所以他才特意这么做的。

    此时,一位风华灼灼如桃花般美艳的红衣女子正在带着他前往后院一栋独立小院落。

    “前辈,前面就是我海天阁为客人准备的小居,共十二座,风格各有不同,前辈喜欢的话,就都换着住吧。”

    女子的声音并不柔媚,反而很是充满力量感,不会让人因为她的美貌而看低。

    季秋感应了一番前方的院落,咦了一声:“不错,竟然是青楠树,青楠,我们就住这里吧。”

    少年还被抱着,别问为什么,问就是季秋只为自己准备了一双鞋,而且里衣有十分宽大,难不成你让他在地上“拖地”?

    如若蚊呐的声音响起:“听哥哥的。”

    季秋笑了,刚才到了后院的时候,他“随口”说了句,让少年在外人面前叫他哥哥就行了。

    然而董珺并不为眼前这看似温馨的一幕感慨,反而心惊这位的实力,青楠木,笔直高大,能够散发一些气味祛除蚊虫。

    但这座小院的青楠树种下不久,从正面看去,完全被遮挡住了,但来人还能“看”到,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这么强大的实力,董珺再看看季秋的脸,她决定搞清楚前辈的性子,以及和少年的关系后,就好好考虑追求一下。

    季秋带着林青楠直接走到门口,然后转身:“方便的话,麻烦…掌柜派人为我这弟弟准备一些合身的衣服。”

    董珺注意到了那个停顿,言笑晏晏:“前辈放心,我这就去准备,晚辈董珺,前辈若有差遣,只管吩咐。”

    说是准备衣服,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让她离开了,董珺知趣,直接就走了。

    进了院子的季秋感应到不到三分钟,就有一个小厮守候在大门外。

    “这古代权贵的生活,也太好了吧。”季秋在心中感慨万千,深深觉得自己已经被腐蚀了。

    屋内很干净,还有一层柔软的兽皮毯子,季秋将少年放下:“等一会儿衣物送来了,记得自己去换,要洗漱的话,也自己去说,既然不想添麻烦,那就学会自己做事。”

    少年闷闷的点点头,然后低头看着脚尖,季秋觉得自己在这里,他难免拘束,就道:“我出去做点事,等会一起去吃饭。”

    与此同时,季秋通过精神力“传音”给门口的小厮:“收集一些记载各种植物的书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