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二十四章:鸢尾花树
    季秋带着青楠飞了半个多时辰后,青楠再迟钝也发现不对了。

    飞行的速度是坐船速度的五倍,甚至更快,而且季秋明摆着是有目的性的飞行,一直朝着一个方向。

    灵力有一个奇特的特点,那便是体内灵力越多,恢复起来越快,半个时辰,消耗了两成左右灵力,但实则还有八成半的灵力,因为中途也在恢复。

    季秋感觉,他要是消耗了一半灵力,那么恢复速度将会降低许多,且消耗得也更快,于是在中途找了个草地停了下来。

    这时他向青楠问道:“你还记得他们在哪儿吗?”

    没有沉默,没有迟疑,青楠抬起头看着季秋,吐字清晰:“记得。”

    “他们在黑鱼湖。”

    黑鱼湖,黑鱼城外东南方向大约十里处,季秋脑海中有艾黎探查出来的整个齐国的地图,立马就找到了位置,再对比目前自身的位置后,便认准了方向。

    又歇息了五分钟左右,直接吸取植物灵力,很快补满,就又带着青楠赶路。

    又过了一个时辰后,季秋远远的看到了一块深青色宝石点缀在大地上,那便是黑鱼湖了。

    让季秋没料到的是,离得这么远,青楠竟然也看到了,看来是武道通神的作用。

    他的身体有些颤抖,季秋就像前几次一般轻轻拍打他的背部,竟然真的让青楠平静下来。

    到了五百米左右时,季秋用迷幻将两人行踪掩盖,毕竟已经过去了一夜加上今天大半个白天,很难说又发生了什么。

    只是当季秋遁寻着微不可闻的血腥味赶到一处独立的院落后,却诡异的发现此地竟然没有其他人来过,不过仔细一想也对,这些人肯定选的是不易被打扰的地方。

    季秋是专门选择在大门外降落,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只见大门半开,地上还有点点血迹,但季秋才给自己打气,不就是见一群死人吗。

    这时候,刚刚落地的青楠直接向着院内狂奔,季秋只能任由他进去,他感应过了,里面确实没有活人。

    想着迟早都要面对,季秋“慷慨就义”般的也跟了进入。

    或许是经过了一夜的冷却,风已经将院子里的血腥味降到了最低,且这段时间的时候类似于秋季,于是一夜的时间不至于让尸体发臭。

    但……当四具面目狰狞的死尸呈现在季秋面前的时候,尤其是其中一人死不瞑目,双目圆睁,就那么盯着大门外,季秋走进来就正对着他。

    那一瞬间,季秋条件反射般的心理不适,左手捏住系在腰间的木棍,明明很淡的血腥味争先恐后的钻进鼻腔,季秋不得不强迫自己向前走了一步。

    随后将目光从尸体的脸上移开,然后再看,仔细的看,看到他碎了一半的右脸,血液混合其他东西粘粘在地面上,有一些小虫子在“进食”。

    一股恶心感涌上心头,季秋觉得自己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脸色难看,他又看了看跑进一间屋子的青楠,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这模样没被一个孩子看到?

    不!不对,青楠还真不是个孩子,季秋叹了口气,四具尸体都异常凄惨,具体如何就不描述了,光是在心里想,季秋就胃里翻腾。

    深呼吸几次,季秋用灵力作弊,让面色如常,然后飞了进去,他真的不想走路,地上感觉全是干涸的血液,心理作用,让季秋觉得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

    走进正厅,又拐了几个弯儿,季秋找到了青楠,他抱着一具女性尸体,默默地跪在地上,有泪水无声滴落,另一边角落,还有一具尸体倒在破碎的家具中。

    房间内空气不流通,浓郁的血腥臭味要攻陷季秋的嗅觉,逼得季秋闭气。

    他走到青楠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没多说什么,直接离开房间,只是走出门的时候回头道:“我没其他事情。”

    季秋出门了,林青楠意识还停留在刚刚被拍肩膀的时候,等到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转头,就看到人已经不在屋内。

    他没看角落,只是用干净的袖口为沉睡的女子擦干净脸,尽管是徒劳的,但少年很认真。

    这是一件神圣的事情。

    纯白的衣服沾上了黑红的颜色。

    室内的采光很好,少年在擦拭中彻底记下了娘亲的模样。

    他没有再低头,也没有再迷茫,直接抱起这冰冷的躯体向着外面走去。

    ……

    “我想让娘睡在鸢尾花树下。”

    正在外面看尸体提升抗性的季秋听到了少年第一个要求。

    他一愣,然后看到了女子垂落衣摆上的图案,那应该就是鸢尾花吧,那么,在不远处应该有,季秋走过去,抓住少年肩膀,运转灵力,向着另一处飞行。

    至于院落中的尸体……算了,本来他还准备烧掉毁尸灭迹,但现在看来,果然还是应该让他们死后再享受一次万虫噬体的待遇吧。

    死无全尸都是便宜他们,真亏季秋不是死灵魔法师。

    因为多携带一个人,季秋的速度略微下降,但飞行依旧是很快速,很快就来到一片湖边的林地,这里有小片鸢尾花树。

    这种树不高,也就一两米的样子,没有叶子,开的花是橙色,看上去似乎暖到了心间,它的花瓣很细长,就像某些鸟类的尾羽一般。

    落地之后,季秋没打扰他们两,选择一颗树下,尝试沟通花树,同时注入灵力,在地面下,树根疯长,一个大坑被根系挖掘出来。

    坑洞形成的时候,最表面的一层土自然的塌陷,少年就像不挽留一般,直接跳进坑,把另一人轻轻放下。

    他跳出了坑。

    树根开始纠缠,要把大坑重新占据,少年就那么看着,直到那位沉睡者的脸庞被完全掩盖。

    泪水打在落叶上,季秋也不知道说什么,收集了几颗树种子,就站着不动了,青楠是个有主见的孩子,经过这次,他或许长大了,有的事也就不需要别人说。

    总之,给他一点时间,季秋只需要陪伴他,那么青楠就能自己振作起来,“脆弱”只是自己加给他的印记,真实的少年能一己之力报仇雪恨。

    未来,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