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二十九章:大丰收
    最终季秋都没戳下去,反而转身藏到了水草从里,因为他看到了很玄幻的一幕。

    一大片雾气忽然之间缩小成了一只飞蛾,它通体灰白,但有些半透明,不注意可能会看不见,四对翅膀上有八个蓝色水滴形状的斑纹,非常的对称,它正在努力向着无形墙之外撞击。

    可惜,毫无作用,最终,飞蛾失望的重新退回去,又化作了雾气。

    季秋眨眨眼,又揉揉眼睛,他刚刚没看错的话,他从飞蛾的复眼中看出了失望的神色?

    季秋的联想能力一向不错,而且在之前就知道青花泽里面是飞天观的灵蚕养殖地,他感觉只要智商正常都会想到飞蛾会不会是灵蚕化成的。

    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不是肯定答案。

    现在的问题是,面对几乎未知的飞天观,他该怎么做,无形墙很神奇,他现在反应过来了,这东西应该有屏蔽作用,外面是看不到里面,里面也不能随意出去。

    那飞蛾非常模糊,看来是因为无形墙的作用,而季秋灵魂力还算强大,看到了里面一点点,但普通武者前来,绝对什么也看不到。

    修行者展现出来的一点手段,直接是碾压普通人——对于这一点,季秋也有意识到,他是参考自己。

    不说大话,季秋现在自觉很弱小,是修行界的萌新小白,但他只要愿意,不论是剧毒之触还是光之矢,都可以轻易灭掉齐国。

    这不是夸大,还是保守估计。

    齐国只有那皇室母子两都是炼气士,是修行者,能轻易解决宗师,听起来很强对吧,但季秋能够用一个迷幻法术随意操纵他们。

    得亏季秋通过法师塔探测知道一点点这个世界的强大,不然他都快膨胀了。

    目前已知情况推测,这个世界的普通人和修行界,在齐国这种小地方完全是割裂的,称之为两个文明都完全没关系。

    季秋毫不留念的离开,开始回去,再过两个月左右,就是“轮值”修士换班时间,那时候可能有其他原因,阵法取消,雾气消散,有大量武者前来。

    季秋准备这两个月好好“学习”,然后到时候趁机浑水摸鱼。

    ……

    于是,接下来几日,季秋又回复到了在法师塔那般的作息时间,除了看书就是修炼,吃饭什么的,只能闻闻味儿了。

    青楠对于季秋不用吃饭这件事表示正常,他一开始就不觉得季秋是凡人,神仙是不用吃饭的!

    他这种想法就和前世一个调侃很相似:“仙女是不需要排泄的。”

    得益于灵魂强大,季秋对于这个世界,或者说齐国以及周边,已经有足够多的了解。

    首先,齐国所处位置是个半岛,邻居有楚国和吴国,三国背靠天荡山脉,直面碧青海。

    曾有人尝试进入天荡山脉深处,但最高记录是千年前一群大宗师探索到圣域雪山的位置。

    然后山脉深处自然条件恶劣,挺过了寒冷,却万万没想到雪山之后是一片连绵不绝的火山,具体情况没有多描述,总之当初一行数十人,包括一个打通了天地之桥的武者。

    到了最后只回来两人,并且回来没多久也死了,自此以后,三国的武者直接缺失顶层战力,越发的凋零了。

    然后就是迎仙郡和留仙郡的典故,昔年碧青海中有恶兽作妖,掀起腥风血雨,其中有仙人降世,灭杀妖兽,那仙人最初出现的地方就是迎仙郡,仙人最终出现的位置是留仙郡。

    这就是两地名字来历,这类似于传说的记载,季秋是相信的,三国对于天荡山脉了解不多,同样也没有探索清楚碧青海。

    而海洋这地方,好像不管是哪个世界,都一样的神秘凶险——这些全部都是季秋从皇室得到的信息,其中最重要的信息是:这里是半岛。

    今日,季秋如同前几天一般进入皇宫,随后按照计划进行,直接催眠齐婉茹,开始了问话。

    “你认为我是什么人?”这是季秋的第一个问题。

    略显呆滞的皇太后开始充当搜索引擎:“您是道派真传仙人。”

    季秋好奇问道:“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齐婉茹不假思索:“因为您的气质,仙道修士气质卓绝,皆生得一副好皮囊。”

    季秋默默收下赞美,继续询问:“在你看来我是什么层次?”

    齐婉茹老实交代:“我不知道,您比先祖气息更强,但我没见过金丹真人,无法比较。”

    于是,季秋默默给自己定位到炼气士中的中层——她先祖充其量一个凡人自创修行,是很厉害,但比起真正的仙人应该差远了。

    接下来,季秋才问起其他事情:“那镇纸是什么?皇帝房间的灯又是什么?”

    这一点,齐婉茹是知道的,直接给出答案:“它们是先祖留下的法器,用特殊属性的材料制造,铭刻了道韵。”

    季秋眼睛一亮,连忙问道:“可有法器炼制方法?可有材料出产地?”

    “没有,齐家只拥有木丹炼制之法,当年先祖用丹药换取的法器,镇纸制造一方隔绝声音气息的空间,宫灯能保持心静。”

    深呼吸一口气,季秋看着齐婉茹宛若看一个宝藏,他不该看低齐家的,好歹两千年的经营,这齐家总归有点底蕴。

    他现在不准备一点点问下去了,他要直接得到最终答案!

    “齐家留下来的传承在哪儿?”

    齐婉茹依照本能取出镇纸,放在床榻之上,接着她手掌按在床头的凤凰之上,一旁的墙壁无声息间消失了一块。

    季秋忍住激动,让齐婉茹开始带路,在这个“带路党”的带领下,季秋平安无事的进入地下空间。

    这地下并不算宽敞,但是也有好几间屋子,有的堆放着一堆钱财或者珍奇宝物,别说,季秋看到一个玉如意差点挪不开眼睛,那色泽,啧啧,太养眼了。

    不过时间有限,季秋直接跟着齐婉茹进入最里面的石室。

    里面很简单,一张石桌,上面摆着一块粉色薄纱,上面隐隐有文字,季秋一看,发现是飞天舞。

    石桌上还有另外两件东西,一个青色的圆润小鼎,巴掌大,有一股异香,季秋用天赋保证,这东西绝对是炼丹的,他感应到了植物的味道。

    最后一样东西,是一块褐色树皮,其上记录着一种炼制草木灵丹的传承,季秋快速记忆,不求学会,只求记住。

    他没这方面的知识储备,也不清楚这传承是好是坏,不够遗憾的是,这树皮上只记载了三种丹方。

    木灵丹,恢复伤势,回复灵力之用。

    百花丹,永驻容颜,还能让身体拥有一种幽香,有“特殊”作用。

    百草丹,解百毒,化解疫病之力。

    季秋遗憾,把百花丹换成其他丹药就好了,这一种完全用不上。

    最后,季秋将目光投向了石室左边,这里有一排石洞,每一个小洞都有一卷玉石薄片制作的书简。

    他明白,这些东西可能比炼丹传承还要珍贵,是他了解修行界的钥匙。

    幸好他没问太多问题,直接就直捣黄龙,现在有足够时间去记忆,这个他熟,法师塔内就这么过来的。

    不求理解,只求记忆,而且……季秋轻生一笑,法师塔带出的三连非凡物品,他可是一直随身携带!

    无限之书,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