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三十章: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无限之书,认主后,可以直接将主人的想法呈现在书页上,季秋直接拿起一卷玉书,双眼一扫,在脑海中留下即时映像。

    随后另一只手中的无限之书里,就自动浮现他看到的内容,就这样,才半个时辰不到,季秋就完全抄下来了!

    再看看齐婉茹,比起上一次,因为法术的潜移默化作用,她的清醒速度更慢,季秋叹口气,看来以后得尽量不对她用了。

    不然……她会完全被精神力操纵,失去自我,这相当另类的杀人,得到了这么多,还是不要把事情做绝。

    他想到了小皇帝,这段时间他常来皇宫,发现齐椯把“她”当成了前进的动力,那一日的女仙,成了齐椯心中的白月光,突然觉得可以脑补一篇女频文了。

    季秋觉得自己算是祸害了这母子两,但这些事他又有做的理由,谁不想好好活着?他已经在强迫自己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去做事了。

    幸好有法师塔三年时间缓冲,不然一上来就是这个世界,他估计会经历一些不好的事情才能成长。

    如今的表现,季秋不敢太夸大,但他觉得自己做的已经足够好了,他一开始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感慨完毕,季秋决定以后给她们补偿,随后消除一切痕迹,药鼎他放过了,直接离开皇宫。

    基本上季秋从皇宫回去后,都是要独自一人查看收获,这一次也不例外,翻开无限之书,季秋开始仔细阅读起来,这里面可是有关于修行界的各种见闻!

    [没想到,天荡山脉深处竟然是火山群,更没想到,飞天观就在火山之中。]

    [飞天观向散修发放行云布雨的神通法术,这可是小神通啊,据说只要修炼成功,就可以进入飞天观。]

    [可惜了,神通法术皆是天威,不领悟天地意志根本无法施展,真羡慕竹某某,他那一手小云雨术是从行云布雨演化而来,天然具有优势。]

    [哎呀,竹某某竟然向我表白,可是他长得平平无奇……算了,我还有未婚夫。]

    ???姑娘,行云布雨术的修炼方式呢?季秋急了,这法术一看就不是大路货色——不对,对于道派来说可能也是大路货色。

    可是名字描述使用了“小神通”的字眼儿,还被记载者感叹,应该是比小云雨术这种“术法”高级的。

    由此季秋推测,修行界的法术,可能就是最低级的“法术”,往上“小神通”,接着有小就有大,没准更上面是“大神通”亦或者直接去掉小字的“神通”。

    连忙往下看去,季秋想看看有没有记载小神通的内容,结果……

    [那一团乱七八糟的符号就是神通?果然学不会,与飞天观无缘了。]

    好吧,这姑娘学不会也不知道长个心眼记下来,以后万一会了呢?当然,季秋还怀疑是符号特殊,不学会就无法记忆。

    说起来,季秋看着书,总觉得这更像是一个女子的日记,可是这年头,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不过他希望大家都不是正经人。

    接下来,季秋开始寻找有价值的内容。

    [我于水行有些天赋,前些日子姑姑死后,有一平平无奇的人送来一块玉佩,玉佩记载了小云雨术,这该不会是姑姑说过的那个竹某某吧?]

    [他还那么年轻,姑姑就已经羽化,可惜了,传承只能一个人使用,或者修炼到圆满也能传授真意,可圆满境界……不然我齐家又多了一样底蕴。]

    季秋给这位记载者点了个赞,他就说嘛,如果能将神通记载下来该多好啊,不过季秋也更加认为是什么限制那位“姑姑”无法记载。

    而季秋也将“竹某某”这个平平无奇的人记下来了,谁特么会取名竹某某啊,一定是没记载真正名字。

    这人也是个痴情种子,那“姑姑”死后,还特意送来法术,季秋觉得这人一定是一直关注着“姑姑”,啧啧,这故事写出来他一定看。

    [没想到当面诛杀海中恶兽的仙人竟然坐化在留仙郡……可惜了,我会为您立下长生碑。]

    [没想到啊,胡仙人竟然还留下了残魂,幸好我只是好心,还得了仙人的炼丹传承,只是需要做一件事。]

    [后人一定要记住,修行者哪怕死去也有诸多手段,万不可粗心大意。]

    这就是炼丹传承的来源了,很好,季秋也收到了建议,他果然是个萌新,看看别的大佬,死了还能布局。

    两千多年的记载,其实并不多,因为季秋在一本祖训上看到了一条内容:“不到炼气士圆满不得外出。”

    季秋推测外面危险,而且圆满了也是时候寻找突破方式,玉书的记载者一共六位,也就是说只有六位达到圆满。

    而且其中只有第一位先祖见识更多,后来的五位就算外出游历,也没遇见其他同道,所以这鬼地方似乎除了飞天观就没其它道派了。

    其中第六位,又记载了飞天观:[我竟然不知,青花泽竟然是飞天观的产业,不过,既然是飞天观的产业,为何还能孕育“清源”道观存在其中。]

    [也多亏了清源道兄,否则被看守仙人发现,难免不出点意外,道兄真是好人啊。]

    季秋默默记下清源道观和清源这个人,上次他也去了青花泽,不过没仔细探索,怕无意间触犯什么,所以也没看到道观。

    不过快了,再过一个多月就能光明正大的去瞧一瞧。

    不过这记载真是坑啊,好几次提到了飞天观拿出各种神通法术免费让散修参悟,什么土行遁术小神通,水行化水小神通,木行遁术小神通……

    然而,一个都没记载,并且这些家伙也都没学会,真是让季秋无语,也不由得考虑,自己要不要也去飞天观碰碰运气,当然,他觉得自己也有很大几率学不会。

    只是,飞天观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招收弟子?炮灰?特殊用途?

    就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当时没学会,却之后学会呢?这样既可以白嫖,又可以不做事。

    看完所有记录,季秋终究还是没有得到更多的关于修行界的描述,仿佛整个齐家都被局限在飞天观的一亩三分地上,再无法见识更多。

    而季秋,则开始翻到前面,看起了之前记录下来的各种植物资料,那些书他则是还回去了,另外季秋还买了王都外一家庄园,都是些琐事,不值一提。

    现在提起来,则是因为季秋需要的各种植物种子已经收集完毕,放到了庄园内,这些都是随口吩咐下去的,季秋准备就这两天全部种好。

    一个多月的时间,足够他将这些普通的植物改造一遍,也能让自己的灵魂力再一次提升一些。

    在第一次见到真正修行界修士之前,季秋需要做的,就是强大自身。

    现在季秋有些残念,为什么没有修行者坊市,没有修行者家族,还有散修什么的,果然小说都是骗他的。

    这几天在王都到处飞,根本没发现什么修士,倒是什么隐居的神医,洗手不干的悍匪,杀人无数的杀星见得不少。

    可这有什么用,压根儿不能对季秋起到作用,他们是老实巴交的普通人,而自己一口毒气可以轻易搞出一座死城。

    所以等得有些急躁的季秋选择种花养草陶冶性情。

    明明他在法师塔三年多都习惯了,怎么就突然沉不住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