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三十一章:保护我方鱼饵
    季秋的山庄,位于王都北方,靠近银光河,甚至有能工巧匠将一条人工支流引进庄园内部,最后又流回主干道。

    而且这庄园……大得离谱!你敢信他的“后院”有一座小山包?

    季秋本来想说他嫉妒的,但想了想庄园现在就是自己的,哦,那没事了,真好!

    不过季秋搬家,青楠肯定也是跟上来,他来了,于是李三丝也隔三差五来一趟,顺带着还有董珺这个老板。

    离开之前,董珺肯定是各种挽留,只是季秋觉得这些会耽误正事,很干脆的走了,只是没拒绝李三丝偶尔拜访。

    因为有李三丝这个纽带,董珺也干脆的以送食材的方式前来,不过季秋差不多也“扎根”后院,他们很少见到季秋。

    只是这两人非但不觉得奇怪,还觉得理所当然,前辈高人什么的,特立独行点很正常。

    就是有点好奇这位前辈究竟是什么层次,有一回,他们被庄园管家带到后山一片“药园”内,一身黑衣的林青楠在树影中,而且存在感很弱,花了点功夫还是被找到。

    但另一位季秋……好吧,还是季秋开口说自己不需要进食才被发现。

    当时季秋一身紫衣盘坐在风铃草之中,按理说紫色和药草的嫩绿色对比,怎么也不该看不到人,但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季秋在哪儿。

    董珺只猜测前辈是大宗师高人,却不知李三丝是见过季秋施展回春术,他有个大胆的猜测——季前辈是传说中的修行者!

    后来更是让他越发的坚定自己的猜测,因为季秋基本对于齐国了解了,也不掩饰太多,在庄园的时候,会放出照明术在植物园上空。

    我一个先天,什么场面没见过?(划掉)

    这场面我真没见过!

    实际情况是季秋是用自身力量让众多植物生长,很多都不是在这个季节生长开花的,最近气候越来越冷,没有蝴蝶蜜蜂。

    但夜间有一些吸食花蜜的飞蛾,季秋发现之后,就用光球吸引他们前来,然后帮助众多植物授粉。

    季秋种地,也是在修行,更是在做实验,没有法术,没有小神通?不要紧,他要天赋存在,于是就自己尝试创造法术。

    他发现木灵力以及生机之力对植物很有用,就混合光灵力施展“生长术”,甚至不需要施肥,众多植物就长得很好。

    甚至在与季秋进行灵魂沟通后,更加容易变异。

    又是一个清晨,季秋就坐在一根树桩上,丝丝缕缕的白色烟气从季秋身上散发,被附近的植物的吸收。

    有了身体的保护后,季秋完全不怕灵魂力被自然万物抽干,甚至敢一次性大范围的与植物进行沟通。

    随着代表灵魂之力的白烟被药材吸收,这些植物也开始反哺翠绿的生机之力。

    季秋脸上出现陶醉的神色,如此大范围的沟通,让他久久停步不前的灵魂力迅速增长,原本仅仅十米的探测范围,一举达到十二米,而且这种进步,随着变异药材越多也越明显。

    在离季秋最近的红花,黄角叶,断肠草身上,早就有了其他变化,要么植物更加高大,要么颜色更艳丽,或者内部的药力也变化了。

    这就是变异,不管对于人类来说它们的变异是好是坏,总之对于植物本身来说,它们确实是进化了,这种生命本质上的提升,为季秋提供的生机之力也更多。

    现如今,季秋所在的这片区域生机蓬勃,普通人进来长期待着都能延年益寿,可是季秋有些不解,都这样了,怎么还没吸引什么来?

    异兽啊,散修啊,什么的,一个都没有。

    老实说,季秋自己离得老远就能感受到庄园里的生命力,然而这都一个月了。

    “唉,看来齐国真的没什么不普通的人或兽了,主动勾引失败。”

    季秋有些惆怅,抬头看向青花泽的方向,而他所不知的是,青花泽上空,一座悬浮于半空的小道观,其中一位青衫道人也在看着他的方向。

    “奇怪了,难不成齐国有灵草诞生?这股浓郁的草木之灵,至少也是上品灵草,对我都有用,有机会诞生智慧成为灵修。”

    他又看了道观下方的青花泽,微微摇头,四百年前,道人遵从师命前来这北州协助飞天观镇压妖邪,再过五十年就要彻底炼化邪灵之力,可不能随意走出道观。

    道人就是有些好奇,地下的妖邪明显是个木系灵修,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就算是他师傅走火入魔了,这灵修也不会被邪灵之力侵蚀。

    可事情偏偏发生了,等到事情结束,一定要好好问问那灵修,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

    五百年,就算是真君,也觉得很无聊了,更难受的是,道人的分身之术很差劲,甚至没有入门,前些天勉强用出,结果还没找到人……

    道人决定分出一点注意力关注外界,北州常常有妖邪从地下涌出,就连灵气也容易被侵染,所以修士几乎都迁移出去,只留下专业的处理问题。

    因此北州有很多灵草得以有足够时间成长,这一点,无聊的道人觉得道君几位地仙前辈就很厉害,在几万年前,就将世界分成四洲,每一个轮回,就封锁一洲,让其休养生息。

    等到下一个轮回,各种珍奇异宝也就不缺了,就是他们这些专业人士比较苦恼,要轮流驻守,但地仙们给的太多了,让道人拒绝不了。

    想着这次的奖励,清源真君顿时精神了。

    无独有偶,位于火山群中的一座浮空小山上,同样有一座道观,上面写着飞天二字。

    在半山腰的一片灵气氤氲呈七彩色的地方,一个平平无奇的男子看着齐国王都的方向,有略微的出神。

    良久,他唤来一位弟子吩咐道:“注意别让天荡山的异兽进入凡人国度。”

    “谨遵真君法旨。”那弟子迅速退下,准备去“警告”一番天荡山的妖兽。

    就是这弟子离开时还在想,需要不需要驱赶海中的海兽呢?

    算了不管了,碧青海有观海门的家伙驻守,根本不需要担心。

    这女弟子离开灵药园后,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她这次好像……又忘了记住真君的长相,惊了,怎么每次都忘,真君果然厉害。

    于是,钓鱼的季秋完全不知道,他的鱼饵是很有诱惑力,但这片区域并不适合垂钓,相反,这些鱼还想保护鱼饵。

    不过没有关系,钓鱼只是一个方案,且变异的药材本身也对季秋很有用,等到再培育一段时间,季秋觉得它们很有可能达到传承中记载的灵药层次。

    灵药有三品,上中下,很是简洁的划分,药田里第一次变异的有四十多颗,有正经药材也有毒草,目前仅仅发现风铃草有二次变异的征兆。

    季秋对其很是关注,毕竟二次变异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下品灵草了,这种东西,是能够炼制灵丹妙药,或者和修炼者交易。

    季秋准备研究药性,再根据这个世界的炼丹方法尝试炼丹,他总觉得就算是修炼了,有一门技术也是好的。

    目前修行者会什么技术他不清楚,但已知的有炼丹,炼器。

    摆在他面前的只有炼丹术,而炼丹术还细分成炼制“木丹”之法,看来炼丹也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

    季秋越发的向往修行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