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三十二章: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季秋没等到风铃草第二次变异,因为两个月已过,青花泽的迷雾散去,早就聚拢的武者们纷纷进入其中。

    在一个平静的清晨,季秋也混入其中。

    此时的青花泽与季秋上一次看到的有些不一样,整个大泽中,曾经盛开在水面之下的青色花朵,如今甚至盖过了芦苇与香蒲。

    一片青色的花海让季秋明白了这地方的名字由来,而更让季秋关注的是,武者,这群人可从来不是什么遵守规律的人。

    但如今他们纷纷老实的行走在铺设在水面的木板上,一路上的芦苇等都被割掉,但青花水草……却皆是丝毫未伤,只是被扒拉到两边而已。

    看来是曾经得到过“教训”,让他们知道青花泽的青花不能破坏,只是季秋更迷惑了,都出现这种情况,为何没人联想到这里有修行者呢?

    他从未听到别人谈过异常,不对劲,多半又是修行者的手段。

    季秋也随大流行走在木板上,两边是青色花朵,一股清香萦绕在鼻尖,只觉得心旷神怡。

    对于拥有草木之灵天赋的季秋来说,只是一闻,他就发现这青花不简单,但这水草恐怕只有花是精华,因为季秋没发现水草藤本身有特殊作用。

    走到深处后,季秋哪怕没有施展迷幻法术,其他人也当做季秋不存在,因为此地竟然出现了有属性的灵气!

    要知道,季秋一直认为这世界的灵气元气都是无属性,只有经过身体转化带能拥有属性,现在简直颠覆认知。

    青花泽的灵气是木属性和水属性,季秋仅仅是行走在其中,就有灵气和他共鸣,勉强达到一种天人合一的状态。

    这种情况下,季秋就感觉青花水草成了自己的耳目,能清晰的“看到”方圆百米内哪里有人,哪里有水鸟,又有多少潜藏在水下的鱼儿。

    这种感觉很奇妙,而正是这种浓郁的灵气,才能让药材比外界更加优秀。

    慢慢的,季秋来到了上一次看到的无形墙,只是这一次无形墙消失不见了,但季秋这种状态下有一个感觉,他肯定只要自己向前一步,就会接触什么。

    眼前的陆地之上,覆盖着一种扭曲的力量,这力量季秋很熟悉,就是精神力!

    毋庸置疑,这是轮值的飞天观弟子施展了某种手段,它代替了无形墙的作用,但并不阻止外人踏上陆地。

    之前水沼中层或者外围,分布着一些水岛,一些实力普通的武者就以此为目标,而更深处的陆地上,季秋发现没有一个超过五十岁。

    这一点他非常肯定,当了三年多的鬼,非常习惯用灵魂视角去看待万物,自然看得清那些人都是“年轻人”。

    季秋在权衡之后,没有特意隐藏自己,而是一直保持与灵气相合的状态直接踏上陆地。

    ?

    这一瞬间,季秋是疑惑的,驻守的修士竟然没发现他?

    他还以为只要他一踏上地面就会被发现,然后见机行事。

    现在……察觉到四处分布的精神力直接无视他,季秋心情复杂,他可是用了很大的勇气才决定主动“暴露”,然后和里面的修士心平气和的讨论一番。

    不过现在这种结果让他更安心,他有些怂,不知道和修行界的第一次接触到底如何。

    带着奇怪的心态,季秋与灵气一起“飘荡”在地面之上,这里看不出有人生活的痕迹,倒是有很多密集丛生的矮小灌木丛。

    也没发现什么养殖灵蚕的地方,总之就是很奇怪,竟然就像是真正的未曾被人踏足的地方。

    而且进入的武者更奇怪,他们不说话,只是闷头在找一些草药,找到了收好,接着下一处,也不破坏其它地形。

    季秋也不敢主动放出精神力感应,他感觉这覆盖陆地的精神力,不仅仅有探查的作用,这些普通人也会被影响,然后就如同木偶。

    他要做到覆盖整个陆地的精神操控,目前根本不可能,因为灵魂在被躯体保护的时候,也在被限制,根本无法完全释放精神力。

    除非他能学会某种解放限制的法术,世界之大,肯定是有的,而且吧,季秋目前这种状态下,总感觉逸散的精神力质量……好像……大概……可能不如自己。

    他的精神力扩散后,质量不会变动的,不过就算有如此感受,季秋也没有要释放精神力的想法,因为在别人的精神力领悟中释放自己的精神力,就相当于主动告诉那人自己的存在。

    除非你的精神力层次实在太高了,高到无法被感知。

    没有再想太多,季秋开始在这陆地上探索,不知怎么的,他飘过的地方都是植物茂盛之地,而剩下的地方,植被稀疏,他下意识的就不想去。

    “是因为过去了之后,自身这种状态会被打破?”季秋心里这么想,也就顺从本能继续在陆地边缘行动。

    这会儿他感觉自己比当鬼的时候更像一个鬼,飘来飘去,且毫无动静。

    这种情况在季秋进入一片黑色的泥沼旁边便消失了,因为季秋在这里有了大发现!

    只见眼前约摸有两亩地大小的黑色泥沼,离得近了,能听到咕咚咕咚的气泡声,每一个气泡在泥浆表面破裂,都会有一丝雾气飘起。

    季秋觉得自己感觉没错的话,那么这雾气,似乎就是上次来见过的那种,有着极强的视线屏蔽能力。

    泥沼之上,一览无余,能清晰看到泥沼最中间还有一个如同火山口般隆起的喷口,此处只有一缕迷雾升起,像极了烟囱里升起的炊烟。

    季秋觉得他似乎知道轮值规划成十年的原因了,恐怕这泥沼就是青花泽终日笼罩在迷雾的原因,而每过十年,泥沼都会如同间歇泉一般休眠几日。

    只是当季秋准备离开时候,有几缕迷雾跟着缠绕起来,季秋看了下,就是普通的迷雾,可能是被他飘动时的空气流动带过来的。

    于是,季秋想了想,向着高处飘去,既然雾气散了,他这次总归可以将陆地一览无余。

    随着高度上升,季秋看到了处于最中心的一间……茅草房?

    季秋内心产生奇妙的波动,轮值仙人该不会就住这里吧?不会吧?不会吧?

    季秋觉得自己要是在野外居住,肯定会花点时间催生植物长成一间屋子,而不是简陋的茅草房。

    这时候他就只能想着这小房子里是不是另有乾坤,因为他依旧没有发现适合灵蚕养殖的地方,也没有其他痕迹。

    而这时,在季秋的注视中,茅草房的门开了,一位身穿湖绿色衣物的女子走出门外,季秋将目光放到了她的衣服上。

    和他曾经看过的宫斗电视剧有些类似的衣服,衣服是长裙,而且身后还拖着半米长在地上。

    季秋疑惑了,这是修行世界,咋先不管会不会脏,但是,姑娘你这样一身衣服打斗时候方便吗?

    还有你这快拖地的头发,竟然不绑一下,或者做个发型,他都想得到飞行或者大风吹来时的模样了。

    妥妥的疯婆子啊!

    季秋的目光只是注视了一瞬,他以自己的情况参照,如果有人盯着他久了,就会察觉到。

    但有句话怎么说的?

    无巧不成书,那女子出门后,双臂张开似乎在拥抱自然,随后伸了个懒腰,接着四处张望。

    某一个瞬间,四目相对,

    这一刻,风儿都似乎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