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五十九章:都不正常
    风信术中,臆想让万物运转的存在是“道”。

    道的存在,让世界拥有规律,而掌握了规律,就是一门门强大的道法神通,风信术就是道的一点点皮毛,只能是术法。

    季秋不光自己去感受,还取出一盆中品的风铃草,分出灵识与灵草沟通,通过灵草的角度的观察。

    这一看,还真找到一点门道。

    天地运转会带动灵气流通,但灵气的流通和空气差不多,大致上在一个区域内交换。

    灵气的扩散与运转,是有一个发生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发生之前,先有天地运转的波动产生,这种波动季秋就找不到传播这个过程,直接从开始跳到了结束。

    这波动能在任何一处出现,也就是说,风信术可以借助这波动和任何一处沟通。

    季秋目前先来简单版,通过灵气的流动反推天地运转,然后试着将声音与波动一起传递出去。

    可惜,因为天地运转之后才是灵气波动,所以每一次都没有成功,季秋不得不重新拿出无限之书开始钻研。

    他就觉得,身为应试教育下走出来的“强者”,仔细理解风信术的修炼方法,再多琢磨,总能够学会的。

    一开始尝试风信术失败,和之前天目经形成鲜明对比,但季秋反而觉得有真实感,因为他自己真的和天才不沾边。

    季秋觉得自己上辈子最大的优点是乐观,因为这一点,让他在全民秃头的公司内鹤立鸡群——好像除了几个女同事之外,就他没有秃头了?

    他觉得这和乐观有关,让他不至于被压力给打击得丢掉了发际线。

    在仔细阅读完毕之后,季秋还真找到了学习风信术的“捷径”,无限之书记载一个方法,那就是先学会一个简单的法术:招风。

    季秋莫名想起前世一块名为毒奶粉的游戏,它的技能设定还有“前置技能”。

    季秋看着星空,专心练习法术之下,时间过得太快了,他觉得明天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

    那么继续,季秋施展照明术,又看起了招风术,这确实是一个简单的发指的法术,大概就是用手扇风,同时鼓动灵力,就能向着手扇过去的位置招来一阵大风。

    季秋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表达一下忧郁,修行界真的有这么简单儿戏的法术吗。

    刚好这一页看完了,季秋翻到下一页,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类似于招风术的法术有很多,比如舀一瓢水,同样用灵力泼出去,能完成小范围的“洪流”。

    这些法术的作用不是攻击,而是起到一个指引的作用,通过施展简单的法术,去感应什么是风,什么是水。

    而正是这个法术,让季秋知道,自己当初刚刚从法师塔出来后的结论是错误的,这个世界并不是不存在“风”这一种元素,恰恰相反,只要有流动,那么风无处不在。

    只是凌霄界的风,并不是像魔法世界一般,由纯粹的风元素体现,想要御风,还需要了解灵气的流动,天地的运转。

    通过招风术,可以更容易了解,于是,季秋开始原地用手扇风的姿势,这法术简直简单过了头,季秋第一次尝试就成功。

    一下……

    两下……

    三下……

    地上的荒草被吹的哗啦啦的响,随着一掌一掌的叠加,季秋一直扇动的位置,在第一百多下的时候成功被秃了皮,只留下一块只有湿漉漉泥土的小坑。

    前些天下了雪,这几天雪化了,这小土包的土壤还很湿润,不容易吹起来。

    虽然有点破坏植被,但季秋不得不说,这办法真是太香了,在专注的施法与观察之中,季秋成功的感受到了风的味道。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季秋就能学习御风之术,也能通过御风而继续加快飞行速度,这是大好事。

    而掌握了风,同样意味着季秋可以开始风信术的修炼了,风是世界运转那一刻诞生,也就是说,跟着风,就能感知运转的波动。

    看着东方的鱼肚白,季秋竟然有点松了一口气,要是有一只鬼季秋一定要问问,鬼知道他昨晚有多无聊吗?

    每一次扇风,都要仔细观察,真的很枯燥,完全没有修炼时候实力提升时的满足感,连走神都不能,毕竟走神骗不了自己。

    因此,在清晨时分,风起云涌,又一场大雪即将来临之时,季秋通过风动感应到世界在“动”后,有种莫名的感动。

    这一刻,季秋自然而然的将风信术施展出去,他带着自身一个念头的灵识印记随着波动产生而消失。

    ……

    海天阁,自从李三丝成了宗师之后,体内发生变化,生命本质拔高,又有了新的境界追求。

    原本他应该专心修炼懒得当厨子,毕竟钻研厨艺只是他当初受伤不能修炼的无奈之举罢了。

    然而他依旧选择只要不修炼,就每天做一桌菜对外供应,如今下厨真正的成了李三丝的爱好,而不是逃避现实的蜗牛壳。

    此时正是清晨,他正准备进行今日的晨练,刚走出门外,忽然呆愣住,接着神色恍惚,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知道了一些信息。

    那位修行者前辈告诉他,以后不用去做饭了,作为报酬,是一句话:“武功也是通天大道。”

    李三丝问自己:“这是真的吗?”

    可他都成了宗师,可惜外貌没有变年轻,寿命也没加多少,连法术也用不出来,特异能力更是没有。

    这样的武功修炼者,真的能走上通天大道?

    能的!

    这是修行者说的,他们没必要骗人,毫无意义。

    这一刻,李三丝身上和蔼的气质陡然一变,就像一柄厨刀,能将一切都放到刀下分割。

    ……

    同一时刻,落日渊,四个一脸生人勿近的阴沉修士一起隐藏起来看着正在修炼的“小师弟”。

    “他真惨,亲爹算计亲娘,可惜他比我们幸运。”

    “不惨怎么与我们有缘?”

    “确实。”

    三人一人一句,最后一起看向另一个。

    最后一人也开口了:“他大哥如果也死了,他也会变得和我们一样。”

    瞬间,四人眼神闪烁:

    “我们得罪的人有点多。”

    “邪魔不会讲道理。”

    “师叔已经抹去小师弟的一切信息。”

    话落,和上次一样,这三人再一次盯着最后一个。

    那人脸一黑,沉声到:“我会告诫小师弟的,为了他大哥好,不能对外提起。”

    承诺结束,那三人似乎预料到什么便全部消失,下一刻,剩下那人一脸冷静,但手中长刀已经出鞘,一滴滴黑红色的血液从刀刃滴落。

    血腥气开始蔓延,那些血液似乎非常粘稠,滴落在空中,连空气都要被黏住,而最诡异的是,那些滴落的黑血,在未落地之前就消失了。

    打坐的林青楠突兀睁开眼睛,他看向一块空地,那里什么都没有,接着他继续修炼。

    而在他闭上眼睛后,另外三人原本的位置上,三道漆黑的裂缝瞬间张开,将周围无声吞掉,又无声消失。

    只是这一切,林青楠并不知道,所以也不清楚,他的几个师兄,是开玩笑也会动真格的狠人。

    远在北州齐国的季秋,则是在学会风信术之后,马不停蹄的开始学习另一个修行者必学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