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六十三章:解决因果
    沿着河流去看了小湖泊,又从北到西绕着山坡飞过去,顺便看了背阴的药田后,季秋直接去了岩浆池。

    这一片地区和边界外都是黑色,不过是焦黑,土地裂成一块一块,缝隙中是暗红色岩浆,而在山脚下,一个向外流动的岩浆池在汩汩的响。

    岩浆池也是用阵法连接灵脉而制造出来的,直径二十米的池子边缘也有晶化现象,此地不需要开辟药田,这里天然的可以种植火灵果与火中金莲。

    而山顶与这里差不多,同样没有阵法灵田,但冰雪属性的灵植很适合栽种。

    “这就是极品灵器?”

    季秋在心中这么问自己,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想到风铃草,就相当于一个普通人突然中了一个亿,就很梦幻,恍恍惚惚。

    那道派知道这些隐秘,他们为何不自己寻找普通植物培养?这是一个谜,不过季秋作为对修行界有些了解的一个小白,他感觉——又是缘分在作怪。

    至于卖掉效果未知的极品风铃草,季秋会不会后悔?抱歉,真不会后悔,他目前确实需要洞府,而且现在看来,这洞府也真的对得起极品的品级。

    不是自己不自信,反正他觉得自己近期内是没可能获得如此灵器,完全是运道,也可能是……缘,妙不可言。

    洞府自成体系,会从依附的世界吸取灵气补充,季秋深呼吸,灼热的空气反而让他冷静下来。

    既然现在已成定局,那么就不要多想,好好利用这资源发展自己,并且重新为未来做规划。

    在此之前,季秋果断的离开洞府,看了眼王都的方向,也没管药田的灵植,直接出发。

    踏云套装与御风之术的加持,季秋直接成为一条白线,直接划出一条虚影。

    从道派中他知道了修行者讲究因果,他刚刚冷静下来后,第一反应是有洞府了,该搬家到修行者的聚集地去了。

    然后才想有什么遗漏,结果还真有,那就是齐国皇室,说起来,季秋刚刚穿越过来,就将目的地放到了皇室。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先一步得到了功法,再以后虽然也从皇室得到了一些信息,更是得到了“珍贵”的炼丹法门。

    季秋已经有常识了,自然可以判断出,那法门并不普通,自然其中的因果就大了,所以,必须补偿。

    其实还有其他解决因果的方式,那就是直接解决那个人,但这有点为难季秋了,这才穿越多久,都还没真正经历什么,下死手做不到。

    况且……北州目前的修行者禁制无故对凡人出手,若是季秋做了,有理由被镇守修士认为堕入邪灵之道,身为灵修不会直接被杀,但镇压起来绝不会意外。

    因此,季秋决定趁早解决因果,他如今的身家,排除洞府完全支付不起炼丹法门的代价,但可以从其它方面补偿。

    ……

    没过多久,季秋就到了皇宫,维持着迷幻法术,季秋直接飞向后宫中最尊贵的大殿。

    如今齐国皇帝只有四妃,还没有正式迎娶皇后,所以后宫最尊贵的就是她母亲,齐婉茹。

    这时候正是午膳过后,季秋之前灵识扫过时,就发现齐椯这个皇帝在陪着他母亲在大殿后方的花园散步消食,并且还让其他人撤退。

    这倒是方便了季秋,但当他靠近后,万万没想到,他们母子两竟然正好讨论到他?

    季秋默默站在一旁听起来,嗯,决定了,虽然是要解决因果,但如果听到不太好的内容,他就换个方式,如果满意,那就也换一个方法。

    “椯儿不要扯开话题,娘亲问你,为何这么久都不临幸四妃?”

    齐椯一本正经:“儿子专心修炼,加上政事繁忙,母亲,还是说说那位神秘的修士吧。”

    其母做皇太后的人,自然懂得审时度势,自家孩儿明显不想说的事,她也不会反复提起,自然而然的跟着转变话题:

    “根据董珺妹妹带来的火灵草,我已经确定那位是修士,只是不知道到齐国定居是什么目的。”

    齐椯扶着其母到小亭子里坐下后才道:“这儿子倒是清楚,据说是救了那林青楠,那小子倒是因祸得福,不过李三丝没有再去过那庄园,看来又有变化。”

    齐母看着亭子在雪中依旧绽放的梅花,缓缓说道:“这么看来,那位修士不是恶人,皇儿就不必多想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随后,她看了一眼皇帝,自家儿子自己知道,于是又解释:“我知道你想接触,可惜我们哪怕踏上修行之路,也不被修行者当做真正的修士,他们不会见你的。”

    那群修士,她最是清楚不过,凡事讲究一个缘字,看那神秘修士的低调风格,贸然找上去,只会平白无故恶了别人。

    季秋听到这里也准备现身了,没啥好听的,也没背后说他坏话,于是心中一动,灵识出体,外面纷飞的雪花忽然像一处旋转。

    这情况自然惊到了这齐家母子二人,他们连忙看过去,只见大雪向着一处聚拢,随后又扩散开来,这期间完全看不清那一处发生了什么。

    未等到风雪平息,就见一位神仙人物从中踏雪走出,他走过的地方,雪花上连痕迹都没有。

    母子二人隐晦对视,他们得到信息的同时也有画像,自然认出了这位是谁,他们刚刚才正在讨论,那么……现在的情况是?

    季秋没有让他们猜测,也没恶趣味发作,找了个方法出现后,季秋就从新学会的礼仪中找出了一个同道问候的常用表态。

    即双手负于身后——其实季秋总觉得这个动作不是表达善意,而是双手在身后偷偷准备法术偷袭。

    然而,季秋似乎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认为自己是刚刚穿过来不久的萌新,但这两个土著虽然从小修行,却压根儿不是正统修行者,根本不懂。

    幸好,季秋没表现出任何敌意,在凉亭外,季秋率先开口:“季秋特来拜访二位。”嗯,绝口不起出场有没有吓到人,反正不会道歉。

    感受季秋身上的气息压迫,齐椯虽然修为更低,但他先一步上前,不着声色的挡住其母。

    随后躬身行礼到:“前辈到来,晚辈有失远迎,还请前辈进亭中一叙。”

    在齐椯看来,对方修为莫测,距离远近也无所谓,还不如表现好点。

    季秋心中一惊,他竟然能隐约感知到齐椯的内心想法,其中原因无外乎是他提升了很多,这才发生此事。

    只是季秋惊的是,自己在比自己修为高的前辈面前,是不是也是如此?

    这时候季秋无比庆幸,他认为对待前辈要保持基本的态度,所以不会无目的的当面吐槽,看来是做对了。

    内心警醒之后,季秋直接走近亭子,非常直接的道:“几日前施展法术寻求机缘,却得到机缘在此处的答案,特来拜访。”

    这回齐母比齐椯反应快一些,因为她掌管着宝库,和她儿子齐椯一样,她也认为在这样一位能轻松取走他们小命的前辈面前,不能耍花招,所以还是老实点。

    于是齐母从侧面走出:“不知前辈机缘是何物,晚辈愿意奉上。”

    对于这样一位前辈,他们明白,自始至终,都没有反抗能力。

    [滴滴滴,问下,本书上架了有多少人愿意支持正版,在这段话这段话后面,书翁会发本章说,到时候会支持的进来点个赞,我看看有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