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六十四章:功法了因果
    季秋表示,编故事,他睁眼说瞎话的能力被现代锻炼的极强,而且目前形势比人强,他们有疑问也不会说出来。

    于是对于齐婉茹的话,季秋又是非常直接的给予答案:“一门炼丹法门,我会与你们交换。”

    他是说的真心话,信不信由你,齐椯询问的眼神看向齐母,而齐婉茹恭敬道:“前辈所需之物,乃是先祖收集,藏于库中,晚辈这就去取来,前辈稍等。”

    季秋点点头,对于齐婉茹的恭敬态度等没有制止,他觉得快习惯了,这毕竟不是前世,在这里阶级更加的明显。

    齐婉茹直接离开,亭子里就剩下两人,齐椯这时候反而不方便告退,只能尴尬的想着找话说,哪怕他是皇帝,可遇到这么一个掌控你性命的前辈,也多少紧张了。

    季秋心想,你上次见到我的迷幻法术后可不是这样的,不过,这小子有点定力,面对四个美貌的小老婆,却坚持了大半年都没有“行动”,难不成是真正的醉心修炼?

    其实季秋也觉得他们没话说,所以直接保持冷淡风,相信这个皇帝是能够理解意思的。

    事实上他也果然理解了,在齐婉茹拿着一个白布包过来时,一直没有吭声。

    齐婉茹好似没有察觉到气氛一般,直接微笑着走进亭子,将手中白布包放在桌子上打开,露出一块褐色树皮,一个圆润小鼎。

    她展示出来后,轻笑着给季秋解释,像是完全不紧张一般:“前辈,这便是先祖获得的炼丹传承,就记载到树皮上,这药鼎也是一起的。”

    季秋不说话,只是站起来走近,先是拿起树皮看了起来,他看的仔细,这不是做样子,两次观看,他已经不同了,自然能看出不同。

    他现在很确定,这炼丹术确实不俗,首先是载体,是一种神品下品的灵木。

    凌霄界有一座山,其名书山,其中就有一颗闻道树,这树皮就是其自然脱落下来的,常常被用来记载传承,或者制成符咒载体。

    虽然这棵树“只是”神品,但自然脱落的树皮也不多,更是因为独特作用,所以不是一般人能够获取。

    季秋又拿起小鼎,这次没有让季秋意外,因为这小鼎就是个上品灵器“而已”。

    虽然还是非常珍贵,但比起炼丹传承,这灵器真的不算什么,而且季秋仔细对比笔迹,发现炼丹总纲与丹方完全不同,想来是后人加上去的。

    季秋保持外表平静,将树皮和小鼎都放下,沉吟后,对着紧张的二人道:“用神品神树之皮记载的炼丹法门,价值连城。”

    “三个丹方,普普通通,任意坊市都能买到。”

    “上品灵器丹炉,算是珍惜。”

    “我以一门能够修炼到武道真君的法门交换炼丹术,可愿意?”

    说完,季秋看向二人,实际上,季秋非常想换走神树皮,但是价值太高了,只能用对于齐家二人非常珍贵的功法换炼丹术。

    这功法是季秋自己修炼过程中优化的,不涉及落日秘典,属于自身之物,对于没有功法传承的人来说,这其实比他们所有的东西都贵重。

    但没办法,季秋如果不识货,那么换取了没关系,但他明白的知道一切,还想贪便宜,那就只能是给自己以后找事做了。

    齐家母子是知道武道的,虽然他们是仙道法门,但并不能成就真君,连道人都不能成就,季秋用真君武道法门换取炼丹术,他们觉得自己处于梦幻之中。

    下一刻,齐母比齐椯还要先反应过来,她直接将白布包推向季秋:“前辈,功法太过贵重,我们愿意用所有的换取。”

    季秋又高看了这位女人一眼,但他想要的树皮,不会牵扯不清的拿走,反正一门真君法门价值极高,光是换取炼丹术完全足够。

    先研究研究,如果有炼丹天赋,就想办法换取整块树皮,不然为了贪便宜惹出麻烦不是好事。

    其实那树皮非常珍贵,刚才观察时,季秋发现其中有炼丹之道的真意,这才是闻道树皮的真作用,它也是这几样东西中最珍贵的东西。

    于是季秋道:“如果可以,你们将树皮留下,日后我来换取。”

    宝物摆在面前不能拿确实憋屈,但这次不一样,季秋正在接受这个世界的习俗,所以不乱来。

    想一想,飞天观这样的大派,肯定明白季秋不知道极品灵草,但他们的做法呢?

    这才是影响季秋最终决定的根源,而且那炼丹术真意,就算他有天赋炼丹,依旧是中后期才能用到的,所以可以以后图谋,没必要让自己产生污点,要知道,他可是一名灵修。

    在修行界,身份很重要,崩了就会产生不好的后果,贪便宜不可取。

    齐婉茹已经从季秋的坚持中发现是真的,于是松了口气,和这样一位前辈交流,是最大的幸事,于是她将树皮双手递给季秋。

    季秋只是摇摇头,他已经记下了,随后从戒子中取出一块下品灵树的木材,用风信术将一个包含功法的烙印留下。

    将木材放下,季秋解释道:“其中有一门传承,参悟两次之后消耗殆尽,记住,我只是与你齐家交换,你们可以给后人使用,但不能外传。”

    齐母和齐椯连忙保证,齐椯这时候上前问道:“不知前辈还有何事,我等必然竭尽全力相助。”

    一般来说,这种都是表态用的话,但季秋一想,他好像还真有事,于是微微点头道:“我有一处庄园,即日起我将离开,你们种一些青楠树、鸢尾花树,便由你们随意处理了。”

    那庄园,对季秋不算什么,也没什么特别的回忆,但对于林青楠不一样,那是他曾经一切破灭后新的起点,所以干脆让齐国的掌控者打理吧。

    齐椯内心是懵逼的,但是表面上依旧如常道:“前辈吩咐,我一定办到。”

    季秋这时直接走向亭子之外,像他来时一般,在风雪中消失。

    而留在原地的母子两,依旧有一种做梦的感觉,最终齐母打破了寂静,她认真的看向齐椯:“皇儿不亲近四妃是对的,谁能想到,我们还能遇到这种事?”

    她将方方正正的木材交到齐椯手中:“母亲去放好宝物,这可是前辈都想要的东西,椯儿留在这里参悟功法要紧。”

    齐婉茹到现在已经丝毫不怕被骗,她内心都已经相信这很木材内有一门真君法门。

    说完她就离开了,只是急促的脚步间,她的内心万分感慨,真没想到,前辈记下了炼丹术,却还认为这树皮是最珍贵的,原来先祖并不是没留下好东西,只是他们没能力使用。

    她们灵识一般,连炼化小鼎的条件都达不到,也没接触炼丹术,更不谈感悟真意。

    她走了,独留下已经接受了功法传承的齐椯在亭子里面色变换,这传承奇特,在接受之后,体内灵力运转路线自然的改变,比之以前不知道精妙多少倍。

    这位皇帝脸上露出向往,他感觉自己转修的一瞬间就提升了许多,从而想到了很多,其中就有当初看到的那位女仙。

    齐椯在内心暗自决定,一定要好好修炼,争取进入修行界,去外面的坊市,也……去寻找那位女仙。

    看来当初那一幕,让他魂牵梦绕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