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八十章:神通:行云布雨
    雨云越是厚重越是压抑,雨势才会磅礴,才能持续的更久。

    季秋尝试让雨云朝着自己设想的方向发展,凝聚好灵力,抬手释放出去,雨云只有薄薄一层。

    没有停下,维持第一次的法术,并且第二次也释放出去,一次次叠加,直到第六次,这是季秋一心多用的极限,也多亏灵识强大能够支撑消耗。

    第七次时,季秋停止维系第一次的雨云,但第七次的雨云刚好和第一次的重叠。

    接下来,第八次与第二次重叠,如此反复,当倾盆大雨将火山上空淹没的时候,岩浆与雨水交融,巨量水蒸气升腾,白烟将周围一千米范围内笼罩。

    此时,这里的异状已经能在远处被肉眼看见,毕竟黑压压的天空,突然整出一朵水雾凝结的白云,怎么看怎么突出。

    而季秋顺带为雨云添加毒素之后,淋死了又一个三天到来诞生的火蛇,他在冰墙之中,丝毫不清楚更远处,因为他在雨势蔓延整个山巅之后,通过天眼看到了乌云中一些痕迹。

    接着就是顿悟,原本叠加起来的雨云,在顿悟中慢慢结为一体,每一朵雨云中的模糊痕迹开始交融,即将形成一道完整的符号。

    在这个状态下,季秋就像回到了当初的灵魂形态,自由的在雨云中翱翔,他可以控制雨云每一处的雨滴,也可以一念让雨滴变成冰针和冰刃。

    甚至还能让雨水温度降低,但并不成为冰晶,季秋知道他突破了,对这个法术有了新的感悟,也冥冥之中学会了多种使用方式。

    甚至只要愿意,还可以加入狂风,或者降雪,而这个法术如今的名字,不是降雨术,也不是小云雨术,而是行云布雨。

    行云布雨柔和时可以滋润大地,可以遮掩烈日炎炎,但猛烈时能带来大洪水,更能带来冰霜雨雪冻结一切。

    在这个阶段,季秋明白的知道,行云布雨是一个完整大神通的分支,它代表着一方世界的部分天象变化。

    云、雨,结合起来是降雨,加入清风是春,加入寒风是冬,加入热风是夏,加入凉风是秋。

    而云、雨、风,加入雷霆、霜雪便是天威,它们每一个都有两面,如同雷霆带来毁灭与生机。

    于是也有了春雷滚滚、瑞雪兆丰年这个说法。

    当一个神通掌握后,就能够随意的操控这种天象,春风细雨,****,皆在一念之间。

    季秋在雨云中感受一丝天威之后,也就明白了所谓道果,其实就是从天地自然中寻找一种力量,将其化作自身的种子。

    有了这枚种子,就是金丹,有了操纵天威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修士因为接触到天地的力量,因而被洗礼,也就蜕变了生命形态。

    之后种子成长,就是加入修士自身的理解,当一个修士有了自我完善的体系之后,种子就成了道果。

    “金丹”,金性不朽,丹乃圆满,道果在这个阶段还不是代指果位,而是对自身未来的理念有了自我认知。

    以后的一切,都是从金丹中出发,将自身的道路不停地发展,到最终,最初的种子就成了最终的果位,一个位格。

    金丹是寻求大道的一个起点,一切都从这里开始,这一步不容有失。

    让灵魂完全铭记行云布雨的神通道文,季秋转瞬间醒来,然后觉得有些意犹未尽,那种灵魂自由的感觉太好了。

    同时还有点羡慕道派弟子,恐怕他们按部就班修炼到道人境界后,就有意识的了解天威,修炼法术。

    到了道人巅峰,基本上已经掌握了一些道文,而不像他,体内能量早已经达到巅峰,但就是没有相关的道文积累。

    而其它散修,也是从修炼开始到现在,也一直能接触到同道,自然也有积累,不像他……说多了都是泪。

    但真要季秋从头开始修炼,他也不愿意。

    他就是这么矫情。

    撤掉冰墙,季秋隐匿气息,同时让上空的雨云消散,看了看已经被“封口”的火山,季秋汗颜,找了个离开的方向就溜走了。

    当季秋远远的离开火山之后,下意识的转头一看,那笼罩整个山巅的白雾,真是足够显眼,还好季秋也不在乎。

    如果这是在其它州,季秋可能小心一点,但这是北州,而且还处于封印之地,造作一点又如何?一千五百年的安全时期啊,真好。

    季秋上辈子看某本高武的时候,就觉得里面的人类挺不错,不论是天才还是开挂的都敢展现自己,不过那是有一个大敌当前。

    而凌霄界,也挺不错,在处理了几百条火蛇后,季秋也确定,自己对于“恶意”有些较强感应,目前为止,他遇到的修士都没有让季秋感受到恶意。

    季秋找了个地方进入洞府,掐指一算,他来到凌霄界已经正式十四个月,发展快速,已经找到了前路该怎么走,可以说很是顺利。

    当然,这个和他开局的“投放”地点有关,还与他穿越的原因有关,如果没有通灵天赋,他不会穿越,也不会有后面的各种事情。

    季秋挥挥手,让山顶的云层再扩大一点,雪花落到矮矮的梅树上,三棵树都才一米高,它们身为中品灵根,长得并不算慢了。

    只是季秋突然想看看梅花,这是两个世界都有的东西,其实这时候季秋都想杠自己一句,雪、水、泥土这些不都是两个世界都有的吗,干嘛纠结梅花。

    只因为他老家的墓园中有几棵梅花树,是白梅,每年过年时候,经管老家已经没人了,但他还是会习惯性回去祭祖,顺便小住几天。

    按照习俗,大年初一要上坟,烧纸钱,放鞭炮,那白梅的味道,是鞭炮的火药味也无法遮掩的。

    季秋早已经习惯了孤身一人,只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怀念过去,他想,这个时候的修士寿命悠长,若是有一位永远陪伴的朋友确实是一件幸事。

    伤春感怀也就是一小会儿,这是因为顿悟后,不仅领悟了一个神通,还让灵魂力量增长,于是自然的将过去的事情记得更清楚,很多事情变得清晰,导致突然惆怅。

    修炼者记忆力很好,季秋想,若是永远记得一些事,过个几百年,几千年,恐怕那时候就算回忆起来也会因为时间跨度太久,而失去当初的情感吧?

    而且季秋觉得,若是几千年后,他被人“穿”了,只要那位穿越者不是修炼者,还敢接受他的记忆力,那么季秋就会另类的复活。

    当然,这是假设,季秋希望他的浴火符咒永远都不要使用。

    调整好雪顶的面积,季秋直接飞向后山,这次在火山后,他又得到了两颗上品的毒灵草,这一波进入火蛇海谷直接暴富,如果愿意,他都能去换一些灵器了。

    只是季秋现在还不需要,等到成了真君,又有一大堆地方等着开销,比如衣服等常用法器。

    也幸好修士不生污秽,不落尘埃,因此一身清爽,不然季秋只一套道人的衣物,还真不好换洗。

    不过也是因为灵魂过于活跃的原因,季秋这会儿又没事干,自然的想东想西,他发现岩浆的温度极高,尤其是火山口。

    放前世他都成灰了,如今竟然只是觉得热?

    修士,果然都非人了,而这个世界,也果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