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九十一章:前任穿越者
    站在生与死的边界,仿佛一步之遥,就能感受死亡。

    季秋迟疑中降落在海面,黑与蓝界限分明,控制一道水流向着死海涌动,只见水流在跨越边界之后,瞬间被染成漆黑。

    而季秋控制的水流,被染黑的部分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反而有一些怨气顺着联系侵蚀过来。

    断开联系后,季秋皱眉,这死海似乎一进入就会收到死亡怨气的侵蚀,他不觉得自己能挡住,同时他内心产生出一种危机感,提醒他千万不能用天目去看。

    但总归还是要进去的,季秋脚下凝结出巨大的冰块,一根根藤蔓从中长出,捆在季秋身上,只要季秋有一个念头,这藤蔓就会拉他回来。

    准备好之后,季秋一步踏出,刹那间,光阴流转,世界变成灰色,眼前的海水已经不是水,而是无数怨魂在蠕动。

    他们只有模糊的面孔,两个空旷的眼眶,一张黑色的大嘴,宛若在尖啸。

    季秋的灵感极高,此时身处死海,他竟然听到了这些怨魂统一又执着的呼声:回家……?

    这一瞬的冲击太大,那强烈的浓郁的情绪,让季秋失神,但也仅仅是失神,除此之外,季秋没发现其它危险。

    而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眼前出现诡异的一幕,死海的水流向上形成一个凸起,瞬间变成一个笼罩在黑袍之下的虚幻人影。

    “你来了……”这声音似乎在感叹,又蕴含期待,声线大致上是个女声。

    按理来说,遇到诡异情况,季秋应该马上离开,但这时候,他看到黑影,冥冥之中有一个提示,这就是他的机缘。

    感受到黑袍的强大气息,季秋老实的道:“前辈,你引导晚辈前来,是要交代什么事吗?”

    黑袍下一双苍白的手伸出,将兜帽取下,却是一位白发的佝偻老妇人,她看着季秋,仿佛透过季秋看向另一人,那目光满是怀念。

    季秋都在猜测难不成自己是某个人转世的时候,这老妇人才缓缓开口:“当年,也有一个像你这般的少年,他拥有罕见的通灵天赋,是天生的通灵者,他高大俊美,族中很多人爱慕他。。”

    “可惜……”

    “他是异界来客,他想回家。”

    老妇人的面色逐渐扭曲,陷入痛苦的回忆,季秋恍惚中进入了另一个视角,他看到一个英俊忧郁的年轻人,但这个人手中,却是一颗跳动的心脏。

    “自己”的状态也不对,正倒在地上,从胸口涌出鲜血,不过体内还有另一种强大力量,不至于失去心脏后就死去。

    接着他看到那个年轻人将心脏虔诚的投入一个仅两米直径的圆形血池,季秋似乎闻到了一股清香。

    这些赫然都是强大修行者的血液,而“自己”的血液流出后,也如同有意识一般,向着血池流入。

    季秋头皮发麻,身为通灵者,他本能的知道这是一个祭祀,从此时的体验来看,应该是带入老妇人的视角,同时也体验到了老妇人的力量——比他强无数倍。

    因为没有参考,季秋只能确定老妇人至少金丹,再看看周围,满地都是尸体,他们毫无意外,全部都被从胸口破开一个洞。

    所有人都头朝向血池,如同叩拜,血液也向中心汇聚,那个年轻人就静静跪在血池边,忧郁感更强烈了,甚至季秋从这幻象之中感受到了年轻人的思念。

    那思念仿佛穿越了时空,竟然一时间让季秋都涌出了强烈的思乡之情,但实际上季秋本就是孤身一人,所以并未多么想念,很快就摆脱。

    这时候,“他的”视线开始模糊,隐约能看到血池表面发生了变化,一圈圈涟漪荡开,年轻人一跃而下。

    季秋也是这时候清醒过来,此时再看黑袍人,哪里是老妇人啊,季秋看到他的脸,就仿若看到了无数人,他们都是死在那年轻人手中的。

    不过,这个怨灵集合体引导他来做什么,季秋很认真的评估了自身实力,他好像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清心铃铛平静他们的怨气,并且还不见得管用。

    这时,黑袍人笑了,并不阴森,反而是豁达,他问了季秋一个问题:“你来凌霄界已经一年半了吧?”

    季秋依旧非常老实:“一年又七个月。”

    黑袍人再问:“了解这个世界了吗?”

    轻轻点头后,季秋到:“有了部分了解。”

    黑袍人脸上重新恢复冰冷:“他也了解,以我们青木族的实力,就算他想要回家,只要他说,我也会帮他,也没人在意他是异界人,可他竟然选择相信一个邪魔。”

    季秋此时听到青木族,内心巨震,他隐约知道什么了,季秋从未停止了解这个世界,对于青木族,他曾在记载中看到过。

    这一族从青木中诞生,青木位于东海,是木之祖,后来邪魔降世,青木折,看来大战就是那时候。

    传闻青木之中自成一界,青木毁了,族人全杀死了献祭,那位穿越者还真的狠。

    无言之后,季秋才再一次问道:“前辈需要我做什么?”

    黑袍人看向季秋:“你们很像,同样的异界来客,同样的通灵天赋,你们原来的世界,似乎也很像。”

    “他穿越而来,觉醒的天赋是木,你也是,他沟通了青木,让青木界封锁,任由邪魔施为,他是想回家,我们却家破人亡。”

    “找你来,是希望你能从无尽怨气中感应青木的生机,唤醒她……放心,很好找。”

    季秋忽然觉得书上说的不靠谱,什么叫做显影术显示的机缘一定有方法得到?他可不认为能从这死海中感应到其它东西,幸好有老者最后一句话保证。

    甚至这个机缘,在某种程度上,都可以算作是他背锅,那位穿越者……脑子有病。

    通过这段时间对凌霄界的了解,季秋真的有一种心悦诚服,历史上异界来客众多,只要不搞破坏,诸位道君都是不多管,你随意就好。

    甚至还有一个记载,某个迷路的风元素领主来到凌霄界,还被帮忙回到了家。

    还有异世界的各种访客,他们也为凌霄界带来新的修炼体系,凌霄界海纳百川,当然,凌霄界有这样的底气,就是因为几位道君。

    季秋在脑中过了一遍曾经看过的记载,随后对于黑袍人的话也没拒绝,只是点头:“我不敢保证能唤醒,只能尽力。”

    黑袍人重新露出微笑,他欣慰的看着季秋:“不用怕,我们是怨灵,但并不是你所了解的怨灵,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位已经被邪魔吞噬,彻底消失,只能找你这个相似的人来做。”

    “这死海中,已经被净化,但怨气需要青木重生才能消散,那时候我们也将重生,谢谢你。”

    黑袍人重新固定成老妇人的外表,她带着和蔼慈祥的笑容重新融入漆黑海水,但她所在的位置,一颗闪动七彩光辉的石头熠熠生辉。

    季秋看着石头的时候,石头自动飞向他,化作一段复杂的信息,其中大部分无法被理解,但季秋心思复杂。

    因为那看不懂的信息是一个坐标,他原来世界的坐标。

    至于看得懂的部分,是一个地图,一段影像,那是一个扎根虚空,屹立于海面,仿佛撑起天空的巨大树木。

    这树是青木,青木中,是一个和谐自然的“桃花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