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九十二章:信念
    某种程度上来说,季秋此时受到的冲击不亚于穿越。

    他很恍惚,哪怕知道这是个强大的世界,但是一个死了无法复活的怨灵集合体都有这本事,还推测出他原来世界的坐标。

    这河里吗?

    就很离谱……

    感叹完毕,季秋开始做正事,首先,那石头是青木界毁灭之后的一点遗留,也就是说,怨魂并不是不提供帮助。

    他倒是明白要找他的原因了,怨魂说的很清楚,有时候,缘分如此。

    但季秋很疑惑的是,按照怨魂之前的话,他猜测青木族很强,然而却被穿越者一人杀光,通灵天赋真的这么强?还是说那时候的穿越者已经不是他本人,而是邪魔。

    这种可能性很大,季秋落到死海的水面上,水流自动排开,让季秋“沉入海底”,严格来说,死海并没有海水,这是青木界毁灭后形成的秘境空间。

    只要穿过界限,就会来到毁灭后的青木界,落到地面后,季秋只觉得泥土有些黏糊糊的,踩下去感觉有点液体溢出来。

    同时清香的味道散发出来,没有看地面,季秋知道那是青木族人的鲜血,此时看向周围,并没有漆黑的海水,只是一片灰暗。

    而季秋慢慢走向中心,地上渐渐出现了尸体,这一次季秋悬空漂浮,也看清了青木族人的样子,他们也是人类,所以长相没区别。

    只是颜值有些高,此时这些尸体的肤色都异常苍白,有怨气从中升腾,“死海”名副其实,是一座死尸之海。

    但这些尸体,个个都看起来神色安详,果然如同黑袍人说的已经被净化怨气,怨气中已经没有疯狂,只有理智,等到青木重生,他们也能复活。

    因为在幻象中经历过一次,季秋轻车熟路飞到中心的血池,不过其中的血液已经干涸,一具怪异的尸体静静躺在里面。

    那东西长着狼的外表,背后却有蝠翼,尾巴是三条,上面不是毛,而是和全身一样覆盖着鳞甲。

    它除了双眼之外,额头还有一只竖眼,并且这只眼睛是睁开的,季秋看到尸体时候,这只眼睛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直直盯着季秋。

    这时,淡淡青光笼罩季秋,于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季秋也很平静,他在这里很安全,有所有怨灵的庇护,不用担心危险。

    这狼尸就是当初的邪魔了,死后他依旧充满危险,不过季秋却飞下坑洞,近距离的观察起来。

    这一看季秋发现了不对,狼尸身上所有的部位都完好无损,但有一种虚幻感,唯独竖眼是真实的。

    轻轻挥手,顿时狼尸烟消云散,一颗血色眼珠掉落在地上,此时的眼珠已经没有了危险感,反而充满了忧郁,就像当初那位年轻人的眼神。

    季秋没管他,看着狼尸消失后出现的一片蜘蛛网裂痕,所有痕迹都是从中心一点蔓延开来,而在中心,是一颗顶着两片叶儿的枯萎嫩芽。

    这时眼球背面长出大量血管,如同触手支撑着眼球向着枯芽蠕动,季秋控制冰晶冻结眼球进行阻止。

    因为从上一个邪魔碎片中得到了感应情绪的能力,季秋分明从眼球中感受到了对于枯芽的渴望,这眼球赫然是那位穿越者的执念,回家的执念。

    季秋不知道那位穿越者究竟多渴望回家,也不知道他的家乡有什么让他如此牵挂,但这种为了自己就屠灭全族的危险分子,真让人不想去理解。

    在这个世界,但凡脑子不瘫痪,也可以试探着让族人帮忙,他要么是真的蠢,要么是被邪魔早早地影响,已经无法思考。

    季秋手中出现一个铃铛,清脆铃声响起,眼珠与坚冰共同粉碎,最终融化消失,而季秋看着枯芽,感觉很难办。

    这就是青木,确实很好找,青木作为木之祖,只要五行循环不破碎,它就不会死,这死海也是因为枯芽的存在而继续保存。

    这一次的机缘,季秋认为破局点在于自身天赋,于是果断开启草木领域,一根根花草凭空生长,就连地面上也真的长出一些树苗。

    十米的范围之内,生命精气充盈,奈何枯芽对这些能量不为所动,依旧一副枯萎的模样。

    这时候,季秋再尝试将丝丝缕缕的灵魂之力飘出,慢慢渗透枯芽,在这个过程中,季秋发现,枯芽内部有着另一种灵魂力量。

    和眼球一样,其中充满执念,季秋很平静的重新让铃声响起,于是丝丝缕缕的白烟被震了出来,那些白烟升腾,隐约汇聚成一个模糊的人影。

    但人影才刚刚凝实,忽然之间,一道道漆黑的影子出现,将人影撕碎。

    如此,季秋的灵魂终于和枯芽连接起来,但季秋疑惑的是,明明已经连接,他却什么也感受不到。

    但下一瞬,他明白了,他连接的青木,也是连接了“木”,青木不是单单的一颗树,而是一个象征,所以季秋陷入了沉思,青木根本没有一个能够沟通的意识,那么,怎么让他复苏?

    而之前的穿越者又是怎么沟通青木封锁青木界?

    或许前一位只是单纯的修为更高,所以才能做到这一点,目前季秋确实挺弱的,思考过后,季秋开始试验。

    目前为止掌握的所有能力,一一在脑海中闪过,光、阳、五行、生命、炼丹术……似乎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上。

    但季秋还是开始尝试,先是制造一团纯粹的光,这光球固定在空中,枯芽没反应。

    接着是阳属性,枯芽依旧没反应,金属性……木属性……

    在季秋尝试期间,他没发现,也无法发现的是,在另一个层面上,他的周围,围满了重复交叠在一起的青木族人。

    之前的老妇人看着枯芽,她的脸开始变换,竟然很快成为一个二八少女,再看看四周其他人,也在变得年轻。

    少女婉转动听的声音在此处响起:“这个时空,我们选择相信青叶,可结果……终究只是重开的花,并非原来那一朵。”

    另一位威严男子也感叹:“谁能想到,青叶放弃了上一世的一切,选择今生短短三十年,他要回家,我们何曾阻止,何必呢……”

    另一个真正的老者睁开淡漠的双眼:“他想斩断过去的一切,青叶入魔了,他认为他的穿越是我们做的,也罢,救我们一次,再杀我们一次,扯平了,以后就是陌生人。”

    之前的少女目露哀伤:“陌生人?他这一次已经彻底消失,邪魔的话都听,真是蠢透了。”

    她说完话,眼里的哀伤褪去,只是笑意盈盈:“青木复生需要的是信念,季秋为了唤醒青木想尽办法,这股信念之力很快就能唤醒青木。”

    她又看向那威严的男子问道:“族长,想好什么报酬了吗?”

    族长微笑着点头:“他原本的世界正在被入侵,我们帮他守护便是,虽然他并不怀念那个世界,将来也大概率不回去,但毁灭的话,等他未来成道,终归是心结。”

    这回却是那老者笑了:“我刚刚在未来看到他一直想要小绿瓶,给他时钟树做添头吧,空间倒是有,但这种剥离下来的金手指,终究是不安全。”

    对此,族长没说什么,季秋是有缘之人,该有的报酬不会少……

    同时,他也在深思,到底有多少不要脸的家伙,在暗中下注,要不要告诉季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