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九十三章:时钟树
    青木的枯芽仅五厘米高,纤细的身躯充满枯黄之色。

    季秋在慢慢试验中,一直保持灵魂的链接,所以任何变化都立马能够感受到。

    再又一种方式尝试失败后,很突兀的,季秋感受到一种生机,紧接着他沉溺了,忘记了自己在何地,在做什么。

    甚至都忘了自己是谁,他游荡于无尽的木之力中,最终,他看到一颗向着天之尽头延伸的巨大树木,这一刻,思绪回笼,季秋重新清醒。

    此时,看的眼前只有一颗嫩绿的新芽,它正在以一种虚幻的速度生长,仅仅是一个晃神,季秋发现他已经不在血池之中,而是来到了死海之外。

    不过紧接着,他看到一棵巨树从死海中心升起,不停地向上攀缘,一些闪亮的绿色光点从树冠洒落,天空的阴云开始散去。

    一道道阳光从云层的空洞穿透,在光辉之中,季秋看到有无数灵魂沿着光辉进入死海,但死海更黑暗了,最终,一片黑暗将整个死海笼罩,到了最后,黑似乎到了极致,眼前的一切如同幻影完全消失。

    没有插天巨树,没有漆黑海水,阴云更不存在,似乎之前经历的都是幻觉,但季秋肯定,那不是幻觉。

    还在季秋猜测的时候,他感受到海水中有莫名的植物快速生长,它们很快蔓延到海面,纠缠的枝叶形成一个大概的人形,季秋没由来的,就觉得她就是之前的老妇人。

    她的声音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味:“谢谢你的帮助,青木界正在恢复,一切都化作本源重新孕育,你不是青木族,所以被排斥出来。”

    季秋念头一转,便祝福道:“祝愿你们早日完全恢复,说起来这次我也没帮上忙,是青木自己恢复的。”

    老妇人一声轻笑:“就是你的功劳,让她复苏的力量是信念,这是你的报酬,用血液和灵魂的力量炼化它之后,才能种下。”

    一粒青铜色种子飘到季秋身前,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但季秋本能告诉他这是好东西,他正要感谢,便听到老妇人继续道:

    “它是时钟树,当你种下之后就明白它的力量,这是潮汐海螺,一件储存灵器,我的时间不多了,青木界将会关闭,一些信息储存在海螺中,现在,需要送你回去吗?”

    季秋收起海螺和种子后,当即拱手:“还请前辈送我至灵渊岛。”

    老妇人重新化作水草,那些水草向着季秋延伸,一朵巨大的花苞张开,将季秋包裹,粉色的光辉在花苞之内,这里面空间极大。

    季秋想到了什么,连忙拿出无限之书开始查阅。

    凌虚花,神品,生于万水,穿梭两界,下品可穿梭挪移于半州之内,中品可以来往一州之间,上品穿梭四州。

    因为对这东西有印象,季秋很快找到,但真正确认的时候,还是让技术惊讶,没想到是真的。

    天生的神品灵植大多是有着某方面的神异,凌虚花的能力就是能够穿梭空间,季秋回想之前看到的三片花瓣,那么这就是下品凌虚花,青木族还真是奢侈。

    他以为老妇人的“送”,是使用法术之类,没想到是使用凌虚花,在将近一分钟之后,粉色光辉消失,季秋重新感受到太阳。

    此时他正站在一朵盛开的大花之中,这就是季秋说青木族奢侈的原因,因为只有季秋一人使用凌虚花,所以这灵植就算是送给季秋了。

    飞起身来,将凌虚花用灵力托起,看了看不远处的灵渊岛,季秋直接进入洞府。

    先是飞向灵泉流出洞口的位置,直接灵力操纵沙石形成一个大坑,等到灵泉水灌满之后,季秋将巨大的花苞放入水中。

    凌虚花只有一朵花,但入水之后,立马生出藤蔓和根系,张开的花苞也重新合拢,这是一种水系的神品灵植,能够在水域中穿梭,也需要养在灵水之中。

    季秋这里只有灵泉水,只能委屈它了,处理好凌虚花,季秋先拿出海螺,仔细听去,似乎有海潮的声音。

    凑得近一点之后,隐约有声音传来,季秋干脆拿到耳边,这时终于听清楚了:

    时钟树,调节一方小天地的时光流速,幼年时,可以让周围百米内时间加快五成。

    成长期,可以让周围两百米内时间加速一倍,到了成年期,能让五百米内时间加速两倍。

    这是一种特殊的灵根,是时光树分株的种子,天生就是神品灵植,而且是上品,它的生长需要汲取时光之力,这东西不用管,它能够自给自足。

    另一种,便是灵力,时间加速范围内,若是有消耗灵气的存在,那么也是加速消耗,因此需要准备充足的灵气。

    还有,海螺中是曾经收集的青木露水,有着加速植物生长的作用,哪怕是时钟树,也能够加速生长。

    并且海螺也是一位海妖的躯壳,属于灵器级别,作用是装水,和释放水。

    季秋对于海螺没什么说的,他惊讶的是被他拿在手中的种子,这也太珍贵了,直接逼出一滴血,同时灵魂力一起渗透种子。

    极速飞行中,季秋直接来到半山腰的灵田附近,这里是他未来选择的阁楼位置,刚好可以种植时钟树。

    季秋没有种在灵田内,就种在外面空地上,种子埋在土中后,季秋又炼化海螺,控制一些透明的,但是闪着青光的露水浇灌在种子上。

    他又一次见证了“极速生长”,就像之前青木一样,一根嫩芽瞬间长出,接着直接长到一米高才停下。

    这时钟树非常奇特,它的主树干是青铜色,只有半米,之后分出十二个枝杈,每个树枝又分成三十根细小的枝,其上长着一片椭圆的银色叶子。

    在时钟树长出来之后,季秋就感受到一种独特的韵律,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观察时间如何加速,忽然,一些灵魂光点从时钟树中飘了出来。

    这是一个很有灵气的女子,尤其是她的眼睛,尤为灵动,同时,也给季秋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位意外来客开门见山,率先赔罪:“我便是之前的人,给季道友赔个不是,这是我的一个分身,使命完成自然会散去。”

    季秋觉得脑壳痛,虽然心中是有些不爽利,但审时度势还是会的,这次他没有行礼,只是淡淡的询问:“哦?不知前辈用这种办法,是要和晚辈完成什么使命。”

    女修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道友别急,青木一族,男为牧,女为穆,我为穆华。”

    “此次行为是有些欠妥,你可以听我狡辩。”说到这,女修竟然颇为俏皮的眨眨眼。

    季秋也因此缓和了几分,全是因为女修的“听我狡辩”,这不像是本土修行者会说出的话。

    于是季秋只是点点头,缓和不代表完全原谅,还是要表态的,当然,这也是因为季秋能感受到善意,才这么“作”。

    穆华笑道:“未来不可测,道友的未来同样如此,但是在未来的大方向上面,早就被道君们规划好,所以未来会在总体的框架内运转。”

    “道友乃是通灵之体,又接触三方世界的理念,不出意外的话,道友未来成就斐然,自然会有人想要投资,比如我们。”

    “当然,还有人想要暗中谋夺你的成就,比如……邪魔,我来,就是提醒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