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九十六章:时序之力
    不过季秋想得美,但现实让他突然受挫,无他,烟霞丹竟然在炼制三十二次时候才成功!

    这非常不应该,虽然他中途在服用淬体丹,但是一心多用是基础,完全不会影响炼丹,所以季秋非常严肃的停止。

    并且也很快的了解到原因,比如之前淬体丹需要的材料,几乎他的洞府都有,每天修炼时候的天赋沟通,让他对于灵植非常了解。

    因此,炼制过程用对于药性的掌控如若掌中观纹,自然是成功率高,而烟霞丹……只有水灵草是他熟悉的,因此连续失败多次,完全是因为全部失败在药性的熟悉上。

    知道问题,解决问题,季秋干脆跑去平原上使用天赋了解一番,才开始炼丹,并且重新开始有规划起来,再次恢复到以前修炼——沟通灵植——练习法术——炼丹——修炼的循环中。

    对炼丹有兴趣可以,但不能将时间一直耗费在一件事情上,在天赋孕育的情况下,最好就是齐头并进,并且这每一项都可以相互促进。

    于是,日月如梭,在某一天,季秋完全消耗所有灵药时候,季秋看着重新开放的金莲,看着洞府的大地上布满了新绿。

    这时,他意识到:原来,这就是时光匆匆的意思啊……

    曾经在地球上,他只感觉时间一晃,小学毕业,结果刚刚走进教室,认识新的同学,结果某一天一觉醒来,他带上准考证等各种东西,直奔高考考场。

    后来,不知怎么的大学毕业,开始工作,那时候一直觉得时间很快,可具体怎么快?

    仔细一想,好像并不快,毕竟每一年都在学习,都在成长,而无比规律的修炼生涯,也在规律作息中让时间变成飞逝。

    有了这样的感悟,季秋竟然不是停歇下来休息,反而是收好丹药,来到时钟树下,经过又一年的积累,季秋的飞行速度更快了,甚至飞行种一点波动都没有。

    这时钟树在青木露水的浇灌中长大了不少,估计再过几十年就脱离了幼年期,季秋凝视青铜色的树干,草木领域张开,全力用天赋沟通。

    他曾经尝试过,那时候沟通时钟树,只能进行最基本的交流,就是季秋提供灵魂力,然后时钟树反哺生机之力给季秋,根本没有其他收获。

    这一次的沟通有些不一样,季秋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但这心跳声太过规律,太过急促,根本不是他。

    在反应过来后,季秋意识到那是自己定义的“秒”,每一次响动,都是一秒过去,在这样的声音中,季秋察觉有一种奇特的力量融入身体,他的功法开始又一次蜕变。

    而且这次蜕变,是吸收凌虚花和火桑特性都无法比较的,在这蜕变之中,季秋感觉自己的灵魂在上升,就像掌握行云布雨神通时候一样,无比轻盈。

    季秋只感觉自己挣脱了一层束缚,但却进入了更大的一个束缚之中,只是这个束缚留下的空间还有很大,所以给他轻盈的错觉。

    在这种状态下,季秋看到了一些神奇的道文:草木领域、生命、行云布雨、呼风唤雨、清心铃铛、定魂。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残缺的道文:光、阳、火、冰……

    这些都是季秋这一年多的收获,如今终于进行了升华,所有的道文都在发光,季秋也看到自己站在时钟树下的身体在发光。

    他的身体在增强,哪怕已经经过淬体丹强化到了道人极限,依旧在提升。

    而漂浮在上空的灵魂,更是张开了笼罩整个洞府的灵识。

    这时道文开始融合,以草木领域为主,一个个道文不管完整还是残缺,都进入领域之中,受到激发,以季秋周身五十米的范围内,一颗颗草木凭空长出。

    不过,这一次的草木有了新变化。

    有冰冻结,有雪落下。

    有火焰焚烧,有雨水滋养。

    有光诞生,有暖阳照耀。

    ……

    在各种道文的融合中,那些草木的外形也发生变化,最中心是季秋,是时钟树。

    接着那些被火焰灼烧的草木变成了火灵草、火棘藤、火焰果、金莲以及火桑,那些火焰也没有熄灭,而是汇聚在火桑之上。

    而冰雪覆盖之地,有古松、红梅、冰灵草等长出,还有寒风呼啸。

    其它植物,也变成了风铃草、凌霜花、针叶草等等……

    最终一阵风以季秋为中心扩散向整个洞府,季秋看到所有的灵植长得更繁茂了。

    随着风停歇,季秋的灵肉合一重新睁开眼,睁开眼的那一刹那,整个洞府竟然有一瞬间变得更加明亮。

    这不是错觉,而是季秋经过这一次蜕变,灵魂上有道文加持,那是道文散发的力量之光。

    季秋此时无喜无悲,哪怕整个草木领域破碎完全化作虚影,也没让他的淡然发生变化。

    良久,季秋深呼吸,眼中闪过惋惜,他的金丹之路已经明晰,甚至刚刚差点直接成为金丹修士。

    但这种晋升讲究水到渠成,风来帆速。

    然而季秋此时只能算作水渠建好了,风帆也升起了,缺乏水与风。

    心里这么想着,季秋再一次展开草木领域,此时的领域重新变成十米范围,但草木却是蜕变后的灵植。

    其中生命气息浓郁到不可思议,只怕一个缺胳膊断腿的武者躺进去,不消一时三刻就能断肢重生。

    领域无疑是提升了,但唯独有一样违和感,那就是最中心的季秋和另一棵树,那树和时钟树一模一样,但仅仅是虚影。

    之前与时钟树本体连接的时候,树本身充当了核心,所以整个领域完全的衍化,只是季秋终究没有掌控时钟树的力量,所以没办法再一次展开五十米的领域。

    而这个十米的领域中,作为核心的时钟树也仅仅是虚影,勉强让领域成型。

    季秋目前知道了自身的金丹之路,只需要感受到一丝时光气息,就能顺势成就金丹。

    至于什么领悟时光,掌控时光,别想了。

    目前季秋确定自身金丹的道路是时序的力量,其包含甚广,因为广博,所以以后容错率高,也意味着晋升难,当然,季秋现在只差临门一脚,所以难度减小许多。

    季秋要的就是这容错率,哪怕金丹之后季秋要转变道路,也能从容的转换根基,这是未雨绸缪,毕竟对于高层次不够了解,只能试错。

    而这时,季秋也明白当初陆生韩乾几人为何说灵修的天赋神通最重要了,因为它能够包容一切。

    各种力量都在领域中互相交融,而原本由灵魂上草木之灵与身体的操纵植物天赋衍生的草木领域,如今直接将两个天赋融为一体,更加强大。

    季秋就这样展开领域,一步步走向药田,在他经过的十米范围内,草木更加繁盛,甚至那些仅仅有着灵气的野草直接开出花朵。

    这让季秋不由得啼笑皆非,这岂不是玄幻版本的“塞纳留斯之路”?

    塞纳留斯之路是一个游戏中的特效,当你走过,你的身后将会留下一条鲜花之路。

    终于走到药田之后,在领域的覆盖下,紫雷竹刚刚冒尖的竹笋直接破土而出,短短几秒钟就长到两米。

    季秋露出笑意,不愧是拥有时序力量的新领域,如此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