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一百零一章:真正的物是人非
    木屋呈现出凹字型,不过需要将这个字反过来,在凹陷的那部分,就是院子,种着时钟树以及灵气树。

    正房是一间大房子,两侧各一间小屋子,用来存放一些材料。

    因为洞府之中的东西,身为主人可以随意取用,所以洞府还能当做一个储物法器。

    季秋就在左侧的屋子里拼接出一个个木架子,上面摆满了木盒,其中都是已经处理好的灵植。

    盒子外部大小分为小中大,级别越高,用的盒子越大,其内部空间则不用担心,反正是专门买来的储物盒子,非常的大。

    又专门拿出一个架子摆放玉瓶,其中盛放这丹药,这便是前一段时间炼制的烟霞丹等丹药,统一的中品。

    季秋准备过一段时间后收获一批上品的灵植,为自己炼制上品丹药,用来感悟法术,修炼法术。

    低级的全卖掉,用来赚钱,买卖其他东西。

    大致上洞府就不需要他再处理什么,最后,季秋拿出石妖脑子里的一枚石珠。

    就和曾经看过的小说一样,妖怪确实有妖丹,但是修为必须达到一定层次。

    比如之前猎杀火蛇王获得的道文内丹,那东西里面蕴含火焰的感悟,说明火蛇王已经到了道人的巅峰,即将成为金丹。

    这石珠中,季秋稍微感悟,竟然是土与木两种道文,其中也记载着两种属于石妖的天赋神通。

    一是土系的隐匿神通,二是木系的汲取神通,两个神通都很不错,但季秋最期待的灵魂法术并不存在。

    曌明空说石妖有一个诡异的能力,那才是季秋一开始的目标,毕竟他在法术天策上还没看到真正的灵魂类法术。

    不过季秋也算不上什么失望,这两法术也对他正好实用,前段时间,他从紫藤萝中获得定魂神通,已经能够充分利用。

    比如凝结虚幻长鞭,直接攻击灵魂,或者和操纵植物结合,让催生的藤蔓具有压制灵魂的作用,让被束缚的敌人无法动弹。

    而现在,若是再将汲取融入进去,那就玄幻版本的吸星大法。

    得益于蜕变,季秋直接将两个神通融入草木领域,相当于瞬间学会。

    他走出门,身体沉入泥土之中,他前进时,泥土自动分开,感应着半山腰的一只雪狐,季秋直接过去,没有特意隐藏自己,然而那雪狐一点都没发现。

    找了个地方离开地下,季秋去湖边,盯着一条肥美的青鳞鱼,一丝丝绿色的水草凭空长出,将毫无所察的大鱼缠上。

    那青鳞鱼只是尾巴轻轻摆了一下,就直接沉底,而季秋则面色古怪的感受涌入自己体内的一股力量。

    那是生命力混合灵力以及气血之力的混合体,因为太过低级,季秋直接排了出去,只是看着那虚弱的青鳞鱼,他心中一动。

    既然可以汲取,那么反过来作用呢?

    一点精纯的生命灵力通过水草灌输到大鱼体内,那一瞬间,青鳞鱼如同离弦之箭,瞬间脱离水草的范围,远远离开这个鬼地方。

    季秋却无声笑了,这能力可真不错,以天赋为核心,仅仅一条藤蔓,既可以附加毒素、定魂、汲取三种特效,怎么发展方向变得阴险起来。

    季秋表示他还是喜欢光明正大的法术,有气势,一看就是正派。

    摇摇头,季秋直接离开洞府,向着近处一座较高的雪山飞去,到了顶峰,他直接盘膝坐下。

    那一刻,他就已经和天地融为一体,不管肉眼还是灵识探查,如果不是修为高出季秋,都无法察觉他。

    在这大雪飘飞的山巅,季秋完全隐藏了气息,不过十来分钟,浑身就被积雪覆盖。

    而季秋的灵识,却铺满半座山顶,他能感受雪层之下,竟然还有一些植物,甚至还有如同水晶般透明的虫子。

    不管是植物还是虫子,它们的生命都在风雪岁月中流逝,但它们也从外界中汲取能量储存起来,以度过每一日的酷寒。

    季秋知道自己欠缺什么,因此直接就找到欠缺的部分,开始去理解,去感悟,去学习,最终弥补缺陷。

    雪在飘,季秋人为的给雪峰增加了一点高度,在这万籁俱寂的大雪山之中,他只有一开始觉得风雪声越来越大,但一天……三天……三十天……

    之后他只觉得安静,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习惯了往日的声音后,大雪山之中就变得静默,一种孤寂涌上心头。

    季秋默默的吸取灵气维持自身运转,在与自然一体中他早已学会了蛰伏,也感受到寒风中体力的流失。

    大雪山之中的寒风,哪怕是宗师武者也要被冻结,这不是一般的风,哪怕季秋待久了,也有危险。

    就在这危险中,季秋却微笑起来,只在这“永冬”之中,蛰伏是没有用的,只会被慢慢消磨最后一丝生机,所以时序之中,冬之后是春。

    在历时三个月之后,这仿佛亘古不变的大雪山上,“山顶”忽然动了一下,一块块雪滑落,还没掉在地上就被大风吹散飘走。

    白衣与白雪在这一刻泾渭分明,季秋伸了个懒腰,直接飞了起来,他就像一片被风裹挟的雪花,不停地飘飞。

    季秋只觉得很畅快,只是感悟冬季罢了,没想到顺带提升了风的感悟。

    现在春夏秋冬都已经齐全,就差时钟树的时间气息,这一点季秋明智的选择暂且放下,他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修行者。

    想要感受时间,需要经历,比如这一趟他捕捉雪狐后就要回齐国,为的就是看看曾经住过的地方,还有看看齐家母子。

    季秋希望他们的变化能够很大,这样就能体验“物是人非”,兴许积累就足够了,足以去感悟时钟树。

    出了雪山,季秋的第一站还是那座无名小山,他从法师塔离开后的地方。

    现在高空,季秋心想,他当初离开法师塔舍得吗?舍得,也不舍的,如果他能够拥有法师塔和半位面,那么早就起飞了。

    还需要洞府?并不!

    而且法师塔中那可以种植魔药的土地,没有任何记载的魔法阵,更有穿梭空间的导门阵……

    然而当时的季秋没有任何办法挽留这一切,所以干脆的离开,丝毫的不留念,既然没办法,干嘛还要矫情。

    从上空俯视,或许是秋日的原因,在北州,气温正合适,这座山格外的茂盛,当初被他折断树枝的大树他还记得,如今已经被葱郁的树叶笼罩,丝毫看不出有断枝。

    就连法师塔连同半位面一起湮灭,也没有对紧挨的小山包产生任何影响。

    一路飞下山,不知道是缘分还是这条官道上行人多,季秋竟然又碰到了一个车队。

    “程姑娘,你且放心,虽说新皇才继位不久,但太上皇已经全权交给新皇,您被选为后妃,当今又没有立后,姑娘您前途似锦啊。”

    “……”

    季秋只听了这一句,然后就愣了:“等等,到底发生了什么,新皇继位,重新选妃……虽然我要体验物是人非,但这个变化也太大了,算了,我还是亲眼看看吧。”

    不过季秋还记得自己前来的目的,因此并未急着飞向王都,而是隐藏身形,直接来到了一顶轿子上。

    这次,还真是某种意义上的重走一遍。

    《换了个封面,别找不到书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