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一百零二章:历史重现
    似乎历史在重演,季秋看到那程姑娘进入黑鱼城的府邸,而他则去了海天阁重新吃了一顿饭。

    小厮换成了一批侍女,姿态婀娜,却又亭亭净植,显然是专门训练过的。

    季秋在雅间听着隔壁的谈论,这次客人们都非常正经,竟然没有一个谈及国事,甚至连皇室都没说起一个字。

    吃完饭,季秋来到那一夜练习法术的地方,他还找到了第一次提取毒素的嫩黄色小草,在灵植大全里,有一种和它一样,但位于中品的毒草。

    名为凝血草,听名字似乎是治疗效果,其实不然,而是说中毒之后,血液会凝固而死。

    采集了一株扔进洞府,不过为了防止雪狐误食,季秋是扔在平原的,反正最多也就中品灵草的程度,平原上正好。

    又在此地练习了一宿法术,第二天,江边的风格外的凉爽,在雪山停留三个月,人间也到了秋日,和季秋初来这个世界完全一致。

    日出后不久,一艘大船从江面行驶而过,季秋飞了上去,就在桅杆上躺着。

    当夜晚降临,看着满天繁星,季秋有些恍惚,他有感受到时过境迁,但更多的是一种命运在重复的既视感。

    如果今夜再出现一个落水之人,那就真的诡异了。

    还好,一晚上都相安无事,水面上只有偶尔飘过的木头。

    来到王都之后,季秋没有如同上一次去海天阁,他径直的飞向皇宫,远远的灵识一扫,得了,齐家母子都不在,宝库里面的东西也不在,各种和修行有关的都消失了。

    倒是因为皇宫够大,他从几个洗衣服的小宫女口中听到了曾经的皇帝皇太后,已经住进了银光河边的一处庄子。

    据说那庄子,一年多以前,太上皇就派人在打理,只是奇怪的是,那庄子一直不曾取名。

    季秋听到这里,面色古怪,转身飞向那庄子,他的速度极快,也就是几分钟时间,就看到那很是冷清,但依旧有些人气的庄子。

    灵气之雾在药田汇聚,一位气宇轩昂的青年与一位丰满少妇皆在一棵树下吐纳呼吸。

    观他们修为层次,齐椽有炼气后期,那齐婉茹更是已经达到了炼气的圆满层次,已经可以进阶道人。

    齐家原本的飞天舞只有炼气,甚至因为没有接触正统修行者,他们都不知道有道人这个阶段,只以为炼气过了就是金丹。

    季秋现在就觉得很荒谬,这齐家母子,竟然直接不当皇帝也不当皇太后,直接跑到一个小庄子修行来了。

    但同时季秋也觉得正常,如果这是普通世界,那么他们做法很离谱,但这是一个有修行者的世界,所以他们的选择就很果断,也很明智。

    这庄子在空中一览无余,能看到很多树种都换成了青楠木,唯独药田没有做其他改变,原本季秋种植的几种下品灵植已经少了几颗,但又有新的种子种下。

    只是齐家母子没有季秋的天赋,因此这种子才是幼苗阶段,至少几年后才会成熟,而且也只是最低的下品灵药程度,不过随着经营,这药田只会越来越好。

    所谓物是人非,季秋觉得他体验到了,就在空中进入洞府,季秋来到时钟树旁,靠在灵气树上,他闭上眼,开始感悟。

    ……

    正在修行的齐椽,在季秋离开后忽然睁开眼,他闪过思索神色,总觉得刚刚有什么不对,但他的武道通神只能做到这种程度,根本无法再获得其他信息。

    他见母亲并未察觉什么,也就没打扰,在武道方面,他比起母亲强了很多,从头开始修炼,加上一些积累,竟然也到了武道凝神。

    飞天舞是仙道功法,对于灵识的锻炼较大,转修武道后,齐椽就连破两关。

    他发现母亲在仙道的天赋更高,便更加努力的修炼,准备提前突破,到时候去了解真正修行界的信息,给母亲换一本修行法门。

    如果让季秋知道他的想法,可能也就夸一句孝心可嘉,然后就是看小白痴的眼神,道藏阁他一次都没去,就是有自知之明。

    比起买一本,还不如自创靠谱——这是针对季秋本人情况,他有天赋,可以尝试。

    其他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去碰运气,看看有没有缘分。

    但提起缘分,这家人和季秋的缘分倒是不浅。

    转眼间秋日也过去了,修为一天天提升,齐椽从未觉得这么好过,不用管理朝堂一堆破事,不用平衡各派系朝臣,也不用应付那些后妃。

    说起后妃,因为他未曾临幸,所以都遣散了,由皇家为她们证明,更是有特殊的验证方法,倒也是可以再寻良配。

    由于女子地位并不低,又有齐椽主动让位的震撼消息,前段时间,齐椽就收到消息,她们已经成婚。

    也算是各自都有了好结果。

    大雪中,齐椽开始练舞,舞是飞天舞,在修炼武道之后,单纯的跳动飞天舞,竟然能够提升身体强度,因此齐椽丝毫不扭捏,开始了每日不缀的练舞。

    今日本是平凡的一天,虽大雪封禁天地,但也有格外一种意境。

    尤其是雪中,一青年一美妇人在舞动,刚柔并济,格外赏心悦目,突然,二人同时皱眉凝视东北方向。

    隐约中,他们能感受到一种混乱的气势在逼近,而这还不算完,此时西南方向,竟然也紧接着升腾一股气势。

    处于两种气势中间,二人只觉得心跳加快,大冬天流下汗水,更是忍不住的颤栗起来,无端的恐惧升上心头。

    终于,齐椽修为更弱,一个踉跄直接摔倒,齐婉茹也跟着跌倒。

    只是齐婉茹充满了惊慌,眼里满是绝望:“完了……完了……凶兽!是凶兽。”

    齐椽反应慢一点,但他此时也反应过来,这种情况,他似乎在先祖的记载中看到过。

    那一年,有凶兽从海中出现,也不知道齐国有什么吸引它,竟然一直跑向齐国腹地,最终幸得一位仙人斩杀。

    他们的功法,还是依靠那位仙人留下的遗泽才得到的。

    同一时间,清源观清源道人,青花泽李秋水,都是感应到了那两只凶兽的气息。

    李秋水自问不敌,连忙飞向空中,准备问问那位前辈的意思。

    一路畅通,李秋水顺利进入一座浮空的古朴道观,一位青衣的年轻道士正在静坐,面对凶兽即将祸乱人间,他似乎一点都不急。

    李秋水心中一动,她想起门中曾经听过的故事,似乎这齐国曾经也被一头海中凶兽肆虐过一次。

    她走上前,福身恭敬道:“飞天观李秋水见过真君。”

    “起身吧。”

    李秋水退到旁边,就听道人再次开口:“齐国第一代国君偶获异宝,斩了海中一条龙血种冰璃蛟,山中一只火鸦,以此镇压气运,建立齐国。”

    “异宝埋藏在齐国之内,两头瑞兽死后不甘,每过两千年都会形成一个凶兽怨灵,异宝不灭,它们也不灭,这是因果,我们不能插手。”

    李秋水瞬间就明白了,两头异种都是瑞兽,平白无故被斩杀,自然不甘心,这不算什么,关键是异宝的关系,它们不能轮回,还得守护这个国度。

    于是才有了凶兽出现,这是自找的,当然,凶兽的目标是异宝,如果没人阻挡,只是躲开,也就不会有伤亡,直到摧毁异宝,它们也就消散,可凡人为了守护家园,他们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