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一百零三章:钟
    修行者是一群在外人看起来不可思议的群体。

    如今世界是以人类为主体,人类斩杀妖兽、采集灵植以供自己修炼。

    但是……天地间万物有灵,世界本身不会偏袒任何种族,祂至高、至公……

    若是谁做下了对天地有功的事情,自然会得到天地嘉奖。

    这类人或者其他种族的修士,大多会受到功德加身,其中异兽就会成为瑞兽。

    瑞兽可不是某个特定群体,而是自己争取得来的,曾经的冰璃蛟和赤焰火鸦就是如此,一个净化海眼,一个镇压火山群。

    有功德在,他们就还有重生之希望,死后化作凶兽怨灵,只有一个信念:摧毁束缚魂魄的异宝。

    李秋水听了道士的话就自觉离开,世界分为天地人三才,其中“人”在人族眼里就是人类本身,在其他鸟兽眼里,“人”是鸟兽。

    “人”代表的是一切有情众生。

    瑞兽生前守护着这个世界,他们化作凶兽也是自然之道,不应当被阻止。

    对错与理他们都不占,真要强行插手,就得有一个身份,比如……齐国皇室。

    李秋水看向西南方,叹了口气,朱唇亲启:“勿要阻拦。”

    声音融合在风中,向着季秋曾经的庄子吹去,作为一个拥有化身的修士,她知道的挺多,至少清楚齐家上一位皇帝踏入真正的修行之路,居住在那一处庄园。

    ……

    此时季秋在洞府中,草木领域自动展开,已经蔓延到了平原,足足三百多米的直径范围。

    雪狐、丹顶鹤、紫晶蜂、蜘蛛……洞府的大部分生灵都主动的来到领域内,季秋在蜕变,它们也在进行蜕变。

    尤其是那只最大的三尾雪狐,她蹲坐在山顶上,三条巨大的雪白狐尾在身后飘荡。

    某一个时刻,尾巴忽然全部无力垂落,另外一对年轻狐狸则是充满喜悦,它们感受到了,大姐正在蜕变!

    在这领域当中,积累了几个月的浓郁生机之力,让雪狐的蜕变都不需要额外的灵植进补。

    过了约摸一刻钟,雪狐的额头裂开一条缝隙,一个拇指大的光点飘了出来。

    这一刻,四周的灵气被牵引,光点膨大,开始放出一丈白光。

    当光芒褪去,一头半人高的巨大六尾雪狐浮空在山顶,她的每一条尾巴都有三米,而体长则是一米左右。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眼睛,充满灵动,正好奇看着梅树,看着古松,看着半山腰的房子,她对这里的一切都产生了好奇。

    在领域内,才刚刚晋升的六尾雪狐诞生了灵智!

    她朝着其它狐狸嗷嗷两声,便脚下生出朦胧云雾,几步就来到山腰,因为灵识印记的关系,她看着依靠在树上的人很亲近。

    轻轻走了过去,头枕着前爪,尾巴又盖住头,环绕着白衣道人闭目睡去。

    洞府内这时候开始下起了小雪,就连岩浆池也不例外,草木领域生出的草木,逐渐被积雪覆盖,一些树叶凋零,花草隐匿。

    力量在积蓄……

    齐国,庄园内,齐椽与齐婉茹都听到了忽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皆是反应过来。

    “母亲,这声音,是有其他修行者传音?”

    “确实,不过……这话什么意思,不阻挡吗?”

    齐椽面色犹豫,最终化作坚定,一股意志开始在体内酝酿,抵消了两种凶兽的气势威压。

    他深吸一口气:“母亲,我准备去看看那凶兽,你去皇宫,让皇帝下令,不要派人阻拦。”

    齐母知道儿子是什么样的人,叹息一声,看着雪中消失的背影,也开始向着皇宫飞去。

    目前他们毫无办法,只能听取这个传音的建议,当然,齐椽不会坐以待毙,所以他亲自去探查。

    他是皇帝,尽管主动退位了,可他依旧是齐家一员,会为先祖打下的基业,会为百姓负责。

    齐椽用的是飞天舞的步伐,速度不慢,不过并不是飞行,而是奔跑,每一次跳跃,都是几十米远。

    远远的,他就看到了天空有一条黑影,它飞过的地方,普通的雪变成了暴雪,在后面还有一群武者在追赶。

    也有武者燃烧气血,化作血光挡在黑影前方,但这却是上演一遭螳臂挡车,黑影连一丝停顿都没有。

    齐椽也看出来了,那黑影就像有目标一样,一直朝着一个方向飞去,根本不会为外物所动。

    他对传音的内容信了八成,连忙前去劝说那些武者。

    ……

    洞府,六尾雪狐忽然将尾巴挪开,她抬起头,鼻子轻轻嗅探,到处都充满一种清香。

    再一看,原来之前的雪已经停了,一滴雪水突然从树上滴落,原本水滴应该滴在白衣道人身上。

    但他周身似乎有一层无形的罩子,于是水滴改变了轨迹,砸到雪狐的耳朵上,她眨眨左眼,右耳朵动了,将水滴弹下。

    那水珠直接砸在一株小草之上,有风吹动,水珠顺着叶尖掉在地面上,最终完全消失。

    风开始变大,雪狐轻盈的跳走,她发现风是从道人身上向着四周吹拂。

    这风就像一个信号,漫山遍野的植物开起了花,香味变得更加浓郁。

    “嘁、嘁……”雪狐被这浓郁的香味熏得打了两个喷嚏。

    晃头的时候看到了一只有她身子那么大的灰色大虫子,发现新玩具的她悄悄潜行过去。

    但风忽然间变得有些狂暴,草木领域那些吹起的花瓣与风一起飞舞,雪狐又被花瓣吸引了注意力。

    那些花瓣似乎有些诡异的吸引力,每一片都在沿着莫名的轨迹飘摇,雪狐沉迷了……

    而依靠灵气树的季秋却突然睁开眼睛,他已经将时间气息融入领域,道果无暇,可以晋升金丹。

    但洞府只是一个依附于凌霄界的碎片罢了,无法在这里完成最终蜕变,需要去外界。

    于是心念一动,消失在原地,只是出了洞府后,季秋正要晋升,忽然感受到两股异常狂暴的力量。

    睁开天目一看,季秋被惊得张开嘴,西南与东北方向,一条浑身雪白的蛟龙,一头燃烧着火焰的神鸟正在朝着同一个目标极速飞行。

    季秋下意识追寻那个“点”,却发现是位于留仙郡,而一个缠绕着怨气与青气的大钟虚影漂浮在留仙郡上空。

    一些莫名的信息从大钟之上传来,季秋眉头一皱,想不到还有这破事。

    那是一件异宝,能够收走灵魂并且镇压,从中抽取气运以供己用。

    只是奇怪的是,还有一股青气在破坏异宝,季秋几步跨出,来到一片无人森林。

    现在的情况,是两位前辈为自己的新生而搏斗,他去了,就是不死不休,而且还没有成为金丹的季秋,去了也是瞬间暴毙。

    确定四周无人之后,季秋引动道果之力,灵气潮汐在森林中涌动,再一次起风。

    风带来复苏,不停的向外扩散,季秋的意识随着风掠过森林,经过湖泊与城池,最终深入天荡山和海上。

    这个过程中,他看到了跟着蛟龙一直狂奔的齐椽,还有一群武者,原本因为蛟龙而肆虐的暴风雪,在清风吹过之后,骤然停歇。

    这是时序的力量,季秋在晋升之际,撬动了天地之间的道,让春季提前到来。

    生机之力开始勃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