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一百零四章:神位
    在这生机之力中,谁也没注意到,两头即将碰面的凶兽,其眼中忽然闪过一起清明。

    蛟龙收敛了冰雪,火鸦收敛了火焰。

    “嗷~”

    “呱~”

    一声霸气一声刺耳的声音响彻齐国上空,将一声钟鸣完全掩盖。

    齐椽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传音是真的,其他人也松了一口气,不用白白送死。

    这时候,他们开始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两头凶兽进入齐国境内。

    但下一刻他们没心思了,刚刚放松下来的他们,忽然发现了不对,这个季节,不应该是冬季吗。

    北州的冬季格外的久,足足五个月,但此时,地面上的雪如同被时间加速,快速融化。

    而以往这时候是最冷的,但现在,他们竟然感受到暖和。

    那些光秃秃的草木,其刚冒头的嫩芽更是在深冬格外显眼,一阵阵风浪吹过。

    一位女性武者伸出手,一枚粉色的花瓣正巧落在手心,接着花瓣化作光点散去。

    齐椽感官更敏锐,他看向远方,似乎这漫天花雨是从庄园不远处飞来。

    花瓣不是真的花瓣,而是灵气凝结,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青花泽,清源观,青衣道人走出道观之外,伸手接过花瓣:“四季,时序之力,难怪有异象诞生,天女散花,确实美好。”

    李秋水也接过花瓣:“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是哪位同道……”

    飞天观,一位宫装丽人从静室醒来,手中开始掐算:“让我看看是哪个爱徒。”

    只是下一瞬,她颦眉,有些错愕:“竟然不是我飞天观?这帮孽徒真是越来越不争气,看来需要好好操练!”

    她的灵宝内心翻了个白眼,爱徒秒变孽徒,不愧是主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但它很开心,天女散花这种异象,是天地凝聚灵气凝结,能为一个地方补充灵气,再过一千四百九十六年,他就能出去了!

    修士与凡人之间的知识差距,让齐国境内见证这异象之人压根儿猜不到原因,但当事人非常不介意。

    他这次晋升金丹堪称水到渠成,就那么自然而然的成了,身体素质提升,灵识扩张到了千米,寿命也有两千五。

    而这仅仅是基础,刚刚晋升后,会有一个极速提升阶段。

    每个修士在金丹之后都会有独特的力量,季秋是操控自然之力,以及控制时序。

    而且这个操纵有些厉害,季秋站在地上,也没使用灵力,就有风在脚下汇聚,带着他飞向天空。

    到了金丹,一些能力变成了本能,不需要消耗灵力或者精神力去维持。

    如此想着,季秋忽然停下,他的身边,风火水土冰等等力量相继浮现,接着融合在一起,不过并不是真的融合,而是时序之力将它们混合在一起。

    如同蚕豆大小的光点被打向地面,无声无息,一个二十多米的巨大深坑出现。

    季秋汗颜,他只是凭借本能玩玩,而且混合的也就是普通灵力。没想到威力这么大。

    他发现金丹境界非比寻常,似乎可以“神通自生”,也就是说,哪怕之前什么都不会,如今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天威。

    许多法术都是无师自通,但不同的是,季秋之前已经凝聚道文的法术,如今更是得到了新的加强,比如呼风唤雨。

    在道果加持下,季秋直觉自己能够轻松降雨,并且是让天地形成自然的雨云,覆盖小半个齐国不成问题。

    时序之力目前的加持,主要是释放自然法术上面,还自带几个特性。

    一是生机,带来生机,治愈伤痛。

    二是繁盛,带来增幅,就像刚才普通的混合灵力球,直接媲美道人层次的阳属性灵力球,而且增幅的对象是自身的一切。

    三是凋零,这是一种枯萎之力,和第一种生机之力完全相反。

    四是寂灭/蛰伏,是死还是积蓄力量,全看使用者的意志。

    道果的特性之力不是法术也不是神通,用游戏化一点的解释,就是“被动技能”,时时刻刻发挥效果,甚至可以主动选择是否附加。

    稍稍研究一下,季秋在空中几个闪烁,就完全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青花泽的结界外。

    轻轻触动结界,也就是五个呼吸间,天青色罗纱裙的李秋水出现。

    季秋直接问道:“有两头凶兽怨灵出现,刚好我在齐国,只是不见飞天观道友出手,便想着是不是有什么原因,特来询问一番。”

    李秋水看向吐出寒冰与烈焰的凶兽,一脸的无奈,将之前清源道人处听来的话重复一遍。

    末了补充道:“总之道友别插手,那是私人恩怨,我回来特意查了典籍,上一次有个胡姓金丹修士强行插手,想要了结这一切,结果他死了。”

    季秋晋升金丹后,能控制天目解放更多通灵天赋的力量,看到了比之前更多的场景。

    他看到一根藤蔓,一条蛟龙,一只火鸦,在共同攻击大钟,那口大钟之上,有日月星辰,但此刻皆是摇摇欲坠。

    这时,忽然有另一个声音响起:

    “胡道人是冰璃蛟的好友,两千年前,他出关得知冰璃蛟死于大黄钟,便跟随凶兽怨灵一同前往,同时也是减少普通人伤亡,阻止更多孽力诞生。”

    “之后,他灵魂主动进入大黄钟,磨灭异宝灵性,飞天观想必也是算出今日是他们脱困之日,就没有拘着火鸦。”

    “这事儿,道友看戏就行。”

    一位青衣道士在声音中缓缓出现,李秋水见了,恭敬道:“清源前辈安好。”

    季秋也是微笑感谢:“多谢道友解惑。”

    直觉告诉季秋,道人是说给他听得,同时道人也知道自己能看到更多。

    李秋水却忽然惊呼:“呀!我就说怎么有点熟悉,季道友,刚刚原来是你引出晋升异象,恭喜恭喜。”

    听了两位前辈互相称呼道友,李秋水才反应过来,季道友都金丹了,还记得一开始见面,她还以为季道友已经是金丹。

    可后来季道友亲口说他才道人层次,那时李秋水就猜测,这位道友恐怕已经到了道人巅峰,随时金丹,所以她才分不清。

    如今已经过了几年,季道友晋升金丹,也算是正常。

    不过季道友确实厉害,引发天女散花的异象,代表着未来可期。

    季秋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这姑娘,好的,衣服是没见过的,气息也在道人层次,于是到:“同喜,也恭喜你晋升道人。”

    清源静静看着,等着各自都不在说话时,才开口询问:“道友可愿意掌一尊神位?”

    “神位?”季秋以为自己听错了。

    清源点头:“道友是时序道果,我清源观代替几位神灵分发神位,有一尊时序之神一直没有人选,如今发现,道友正合适。”

    季秋没有先拒绝,而是直截了当的问道:“掌神位需要做什么?抱歉,我还没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

    清源表情一直很平淡,他将一枚玉佩递给季秋:“有时间就看看,神灵分为两种,先天和后天。”

    “先天者,祂们的存在本身,就是稳固世界,代表着道;后天者,先天之神分割权柄,修士领了神位,需要行使职权。”

    “比如时序神位,有调节四季的职责,其余的,若是碰到天地有异,你也可以管,天地会根据你的行为做出嘉奖或者惩罚。”

    “想好了就摧毁玉牌。”

    在声音中,道人消失,就像他来时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