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一百零七章:闻道树皮到手
    这一次事件,季秋几乎就是一个旁观者,并没有参与其中。

    这是一个完整的世界,有自身的规则,就算那一天达到了能够打破规则的地步,估计他依旧会遵守规则。

    了解规则,去在规则内玩出花样,才是对自己有利的,有一个完整规则,利于稳定。

    季秋骑着白狐回到曾经的庄园,落到药田中的木桩上。

    白狐很是安静,似乎这才是它的本性,之前的活泼只是初生灵智后的好奇。

    季秋下地,踩在泥泞的地面,白狐就蹲在树桩上,似乎对这里很嫌弃。

    心中闪过一些念头,季秋忽然看向白狐:“我给你取个名字啊,有了灵智,尽管是初生,也算是踏入修行之道。”

    “汪呜?”白狐歪着头,在思考“名字”的含义,那张脸上,竟然出现人性化的思索。

    季秋明白,这是智慧还不完善,加上见识不够的原因,于是自顾自的说道:“提起狐狸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九尾狐,接着是苏妲己。”

    “那么先确定你姓苏,而名……雪字太单调,雪有好些个雅称,玉沙、玉絮、琼华、琼妃……”

    季秋一边说一边观察雪狐,它听得很认真,但并没有太大反应。

    “……璇花、玲珑、凝雨、素尘、玉妃……嗯?喜欢玉妃吗?我倒是觉得凝雨挺好听。”

    雪狐好似知道了名字的意义,脚下踩着云朵,跳到季秋身边,眼巴巴的望着他。

    季秋试探着再一次说出名字:“苏玉妃?”

    “嗷呜!”

    这次雪狐很激动,六条尾巴都摆动起来。

    季秋失笑:“哈哈,好吧,这可是你自己选的,那你要记住了,这就是你的名字。”

    说罢,季秋控制灵力在半空中吃力的幻化出三个字,正是苏玉妃。

    而玉妃两个字,竟然凝聚出来后就向外释放出寒气,这是神文,也可以称之为道文。

    符篆之道就需要用到这种特殊的文字,季秋掌握神位之后,脑子里就像安了接收器,不停的收到各种信息,这是其中之一。

    这种拥有特殊力量的文字,不论是谁都能看懂,而人间的文字,据说是一位大能简化的结果,更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凌霄界各个国度都统一了文字。

    所以在人间,读书可以明智,这句话字面上和内涵都正确。

    雪狐凝视三个文字,好似要深深记住,它的身边也有寒气散发,在空中凝聚出一个苏字,但后面两个字无论如何都无法凝聚。

    季秋摸摸它的头:“不要勉强,一次很难做到,不过可以经常练习,道文接触久了,有利于你的智慧提升。”

    有了季秋这个主人的话,雪狐才放弃了一次性凝聚出名字,而这时候,季秋写出的三个字化作丝丝缕缕的白烟,钻进雪狐的额头。

    那一瞬间,季秋惊讶的发现,雪狐的灵性竟然增加了一丝,随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如今还有一个神灵身份,他这做法相当于赐名,当然拥有一点神异。

    也算是意外之喜。

    既然有了名字,季秋也准备真正的如同对待智慧生命那般对待雪狐,因此他将“它”这个代称换成了“她”。

    她果然很聪明,看出季秋是在等候,于是也静静地跟随在身边。

    季秋确实在等待,也在药田附近漫步,他看到了曾经栽种青花水草的水塘,其中还有几棵他故意留下的,这种水草能净化水质。

    如今水塘里多了另一种植物,莲藕。

    冬日里,应当是万籁俱寂,可季秋让齐国提前入春,加上灵气滋养下的灵植肯定有些不同,所以水塘里还飘着几片菏叶。

    这一看就是某种灵植,也不知道齐椽他们怎么搞到的,但仔细一想,一国之力能做到才正常。

    手中一点青光落入水池,刹那间莲藕疯长,一片片碧玉叶子浮出水面,也就几分钟左右,竟然还有两朵花苞钻出菏叶的封锁。

    当莲花开放,季秋觉得有些惊艳,那是一种如同水晶般的花瓣,与天上星光交相辉映之下,竟然在周身形成一层朦胧的淡蓝色星光之力。

    这下子,季秋也不用猜测了,这东西他知道,名为星光玉芝草,玉芝就是荷花的意思。

    它根据年份提升品级,一般生长在人迹罕至的水泽之中,它只生活在纯净水质中,同样它的能力可以净化水质。

    在一个地方生存久了,那么水质就会形成一种特殊的灵水:星光净水,这种水中,能够交感灵机诞生好几种灵鱼。

    当初季秋是当做故事看的,不仅不需要两性繁殖,竟然连母体都不需要,直接凭空诞生,就很玄幻……

    忽然,玉妃朝着药田入口看去,疲惫的齐椽和其母正在慢慢走向大树之下,他们丝毫没有发现这里一人一狐。

    按理说今天的事情足以让他们疲倦,但被季秋沟通过的几棵灵树,若是在其下打坐,更容易恢复,至于气温,对修行者不是问题。

    玉妃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第一做法是隐匿身形,季秋拍拍她,随后向着药田走去。

    “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熟悉的声音。

    星光下,白衣修士和雪狐踏雪而来,还是有些震撼。

    “前辈。”

    “这庄园本就是前辈曾经居所,何来冒昧,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齐婉茹轻笑,她的眼睛就像是黏在了雪狐身上。

    这种生物的外形,确实具有无穷魅力。

    不过齐椽不一样,他只感受到了雪狐的危险。

    季秋有目的就直说:“记载炼丹术的闻道树皮还在吗?”

    齐婉茹闻言,微微福身:“前辈要交换吗?我这就取来。”

    季秋点头不语。

    也就是一分钟左右,齐婉茹就过来了,修行者的速度,确实很方便。

    而这时,季秋带着雪狐来到水塘旁边的亭子,齐椽自然也跟着,他也看到了水池中的荷花开了,不用想都知道怎么回事。

    齐婉茹将树皮放在石桌上:“前辈请看。”

    她的声音中蕴含着期待——如果是以前,季秋不一定能听出来,就像他以前不能从一个人眼中看到扇形统计图,但上次得到情绪之力的运用后,就会了。

    季秋拿出一块长条玉石,当面将草木领域展开,一时间四周如同进入繁盛的季节,随着季秋一指,领域中有什么被抽离,融入玉石当中。

    做完后,季秋才道:“这里面有一门直指金丹的仙道功法,可得时序道果,可得五行、生命、阳、光等多种道果,最关键的是,以后转修其他道途,丝毫不会受到影响。”

    “这算是我的道统,以之交换,但只能供你们两人使用,不得外传,违背的结果,等你们接触其他修行者,就自然懂了。”

    母子二人俱是惊喜交加,一门仙道功法,不正是他们所求的吗?

    然而这是季秋通过情绪感知发现的,不然他会拿出其他交易物,比如紫藤萝,极品灵植根本就是绝迹的东西,交给他们,能够去道派换取很多东西。

    不过季秋想的不同,既然树皮是他想要的,那么交易的东西也应该是对方想要的,不能因为信息差而进行敷衍。

    这样的交易,才是不存在隐患的。

    而成为神灵后,季秋还有了另一种对于因果的了解,这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