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一百一十四章:神鸟
    两轮太阳,让荒天高原的夏季也没有因此变得火热。

    清晨与夜间甚至还有些微凉,风的呼啸更是十分狂野。

    对于时序的感知之中,这里一切正常,不同地区不同地形,在同一个季节也是表现不同,不能因为与其它地方不一样,就去调整。

    这些天季秋吃丹药晒太阳,陆陆续续经过了两个国家,他们比起雪国至少大了四五倍,边境线更是战乱不休,根本没有雪国的祥和热闹。

    在这里,季秋再一次对于半岛的三国有了兴趣,因为那里的人大多都是180-210的身高之间。

    而高原这边就不一样了,他看到军队中不少两三米的大个头,并且他们也是纯正的人族,比季秋还纯……

    这里的人骁勇善战,没怎么修炼武功的普通士兵,也能匹敌一般的后天武者,一掌之下,能拍断普通的小树,这树吸收过灵气,堪比钢铁。

    战场上也并不是没有修行者的踪影,不过他们多是一些原始的萨满或者祭祀,还不到巫道的层次。

    有的能够唤起人类的血性,爆发出极大战力,还有的则是控制一些蛊虫,以此操控其他毒虫,其中有一个人让季秋觉得有意思。

    那是一个击鼓的一米八正常体型大汉,每一次击鼓,所有士兵的气息都会融合统一,当鼓点密集之时,竟然能加强军队的战斗力。

    这些都是崛起在岁月中,又掩埋在岁月中的各种古老修行方法,只是跟不上时代,已经彻底没落,只剩下零星的低级传承。

    而战场也是惨烈的,双方数万人,当他们如同两道洪流相撞时,血腥味开始弥漫,一股煞气冲上云霄。

    季秋在空中无虞,却也感叹这一个大型的绞肉机,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不管是试探还是正式交锋,都有鲜血作为祭品。

    在这片战场上,有着太多客死异乡的亡魂,因为煞气死气太过浓郁,有相当一部分亡魂被冲刷失去灵智,困顿在战场。

    他们在交战亦或者白天躲藏在地下,到了夜里就出来游荡。

    死后他们依旧分成两方阵营,不断拼杀。

    随着时间推进,这样的死地最多也就在一两百年内消散,成不了大气候,是自然就能净化的杂质,加上北州处于修养期,修士不多,因此可以算是没有人管。

    季秋在空中观察了几天,终于等到双方退兵,才降落下来。

    他是在夜间来到战场,地上有浓烈的血腥味,带着一股臭气,尸体都会在战后被带走,那似乎是属于双方的默契。

    战甲武器等都被扒拉走了,但尸身却不会再进行亵渎,反而留给败方自己收走。

    那些尸体都会被集中火化,随后送回故乡,有一些亡魂就跟着骨灰归去,从而消散,最终彻底死去。

    踩在沙化的土地之上,哪怕这地方环境恶劣,地上依旧有一些趴地生长的杂草。

    残破的碎布中,有一些三眼黑鸟正在寻找碎肉。

    季秋手中出现一个铃铛,随着他轻轻摇晃,那些摄于他神威的亡魂一个个从地下钻出。

    叮铃……

    叮铃……

    铃声传播的很远,其中蕴含着清净与思念的力量,季秋将清心与情绪之力结合,引动亡魂们生前的思念,将他们从煞气中唤醒。

    在神力庇佑中,这些亡魂逐渐面目清晰,神色平和,很快,季秋就离地飘飞起来,他将战场每一处都飞遍,身后跟随了一万三千多的亡魂。

    如此场面,恐怕普通人看了会直接吓死,这就是百鬼夜行!

    只是季秋已经在铃声中加入了暗示,普通人听到不会前来。

    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才将亡魂们全部唤醒,又将血煞净化,最后季秋带着一群亡魂,朝着其中一个国家飞去,那些亡魂全部变成淡蓝色的烟气坠在季秋身后。

    今夜的时光似乎格外漫长,很多人不自觉的入睡,梦里,一道流星飞过黎国,随着流星的尾巴变得黯淡,许多人做起了梦。

    第二天,季秋白天赶路,晚上带着剩余的灵魂飞向孟国,这一夜,许多人听到铃声,在梦里见到了亲人的告别。

    而季秋如同他来时一般,又悄无声息的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季秋也不在意,他只是帮助一群亡魂回家而已。

    忙完之后,季秋带着新获得的信仰之力回了自己的家,生命树枯枝距离复苏又进了一步。

    人有时会因为帮助他人而厌烦,也会因为帮到别人而满足,季秋在信仰之力的动力下,决定将高原上所有战场清理一遍,送他们回家。

    这些亡魂对他完全小菜一碟,但对于普通人就是灭顶之灾,希望不会是有一个青木族出现。

    慢慢的,随着荒天高原上一处处战场被净化,还有那随之而来的告别之梦,几个国家在暗地里流传起各种传说。

    有一些香火愿力产生,尽管人们不知道是谁帮助了他们,可这股力量还是无比准确的向着季秋传来。

    而季秋用神位萃取了香火之后,依旧灌注到枯枝之中。

    渐渐的,枯枝在源源不绝的信仰之力与香火愿力中复苏了部分生机,而季秋也隐约感觉到,这枯枝在转变为自己的一种……延伸。

    季秋露出笑容,他想到了广袤的荒天高原,十六个国家互相征战,雪国独善其身。

    等他将所有亡魂接引,或许能够不用神物就能复活枯枝。

    他已经连续跑了四个国家,季秋不准备太匆忙,于是这一次,他找来雪鹰,乘坐坐骑出行。

    骑着一头八九米的鹰,翱翔于高空,这是一种不同于六尾的体验,要更加的畅快。

    雪鹰也因为能够在广阔天地自由飞翔而愉悦,因为之前的传说,季秋这一次开始接引亡魂后。

    已经总结出规律的人类,许多人夜里还在仰望天际。

    传闻,有一位灵魂的庇护之神,会将死者的灵魂带回到家乡,家中有参战者死去,基本上都会在夜间入梦,进行最后的道别。

    又是一个干净的夜晚,星光中,人们看到一只浑身蓝色的神鸟,托着长长的尾巴从天空飞过,有光点撒下。

    第二日,在梦中和家人道别的人醒来,人就是这样一种生物,已经有了第一次死亡作为缓冲,第二次的道别,反而让他们心灵得到救赎。

    他们充满欣慰的将家人已经“回来”的消息说出,为逝者祈福,而昨夜看到了蓝色神鸟的人们也将故事说出。

    于是,高原上的传说开始清晰化。

    ……

    两年后,一家茶馆内,说书先生用略显沧桑的声音不急不缓的讲述:

    “最初的传闻,有一位神鸟,祂将会带着战死的英魂回归故乡。”

    “祂会在夜里出现,凡是迷途的英魂,都将被接引。”

    “有家人死去后孤身的老者们聚集,自发的为战死英魂祈福,为神鸟供奉。”

    “他们在荒野结庐而居,农桑自给,将余生奉献给神鸟。”

    台下一人惊诧:“荒野?据说多是强大凶兽,一群孤寡老人,他们如今如何了?”

    说书先生露出回忆,随后笑道:“他们过得很好,那是真正的神灵在庇护,我曾在冬日里见过他们播种,和雪国一样。”

    台下几人露出羡慕,神灵的庇护……

    并不是信仰就会得到,而是神灵决定是否赐予,那些老者们几乎都失去了所有亲人,几乎没有任何能力,这才被各个国家放行。

    正因为他们无牵无挂,又心诚,季秋才决定分出香火愿力反馈,对他们进行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