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一百三十九章:无害的少年
    在游戏中,为了让每个职业都有良好的体验,平衡必不可少,然而游戏需要平衡,现实可不需要。

    所以在凌霄界,各种道途中,武道排在末尾,同样的如果把攻击方式划分为近战和远程,那么近战也垫底。

    只是,有那么一类人,他们被称为天骄,可能在曾经的小说中,天骄这个词都听腻了,然而在凌霄界,能称得上天骄二字,少之又少,至少整个北州就一位杨阳。

    天骄的存在就是打破常规,你说武道和近战弱,也确实弱,但是修炼者本身强大到可以无视差距呢?

    季秋的建议是好好看看脑子,为啥要舍近求远,原谅他俗人一个不懂。

    不过调侃归调侃,此时必须认真,这个少年身上,季秋感觉到了威胁,他随意的握着石锤,却有一种下一刻就要锤到自己头上的感觉。

    而双方之间的距离,季秋也感觉对方能够瞬间跨越。

    静静等待时间流逝,季秋也大致有了应对方式,就是可惜之前没见到这位,不然还能参考一下。

    十秒,很短,同样也更长。

    随着时间到,季秋周围起了风,这风中充满一个又一个漩涡,还有元磁之力附加,理论上能够阻挡片刻。

    但出乎意料的是,对面的少年一动不动,季秋可不会把他当做黑虎那个憨憨,直接让树界降临。

    但下一刻,季秋一阵心惊肉跳,下意识的使用了木遁,当他进入树界另一端的时候,感受到了瞬间失去联系的一部分树木。

    在地面上,一个小石锤砸在一个大坑中,普通石头做的石锤,却将树木摧毁,不是季秋自夸,他这树界看着被同级的人各种摧毁,但防御力可不低。

    那么这个少年有问题。

    季秋感应中,少年的力场刚才瞬间出现在他身后,用锤子砸了他一次,接着又瞬间离开。

    季秋没往普通法术想,也没思考神通,直接就先给少年代入“领悟空间大道”的天骄。

    不管是不是,总之这么想就行了。

    于是季秋让树界生长,悦耳的铃声响起,这次铃声不是为了影响敌人,而是为了给季秋分辨少年的位置。

    但这个计划失效了,季秋看到少年突然出现在大坑内,然后捡起锤子,往地面上一砸。

    处于树木之中的季秋有一种危机感,果断脱离木遁,下一刻,地面龟裂,而大地之上的所有草木藤蔓也被粉碎。

    季秋觉得他需要见一下管理员,这里有人开挂,他那么大一片领域,就这么被一锤子毁了。

    并且这一切是在瞬间同时破碎,铃声停止,那少年默不作声的抡起锤子再一次消失。

    季秋叹气,这种诡异的力量简直无语,因此他也不犹豫了,身边一个个黑色的水雷出现,它们环绕在季秋身边,开始旋转。

    锁定少年的力场,一颗颗水雷朝着少年飞去,少年也不想被水雷击中,于是瞬间消失,而那些水雷开始转向朝着另一个位置跟随。

    这让少年微微睁大眼睛,水雷什么时候能够锁定人了?

    他连续变换三次位置,水雷都准确的跟上,这让他明白过来,自己躲不过去,既然躲不过,那就直接打碎好了。

    他咧嘴一笑,一口白牙似乎格外白亮,下一刻,他手中的石锤朝着十几个水雷一锤,一股波动从石锤上散发,水雷全部破碎,接着消失不见。

    空中,只有雷电弧光在闪烁,即使打在少年身上,也没造成伤害。

    不过季秋却松了一口气,目前看起来,少年每次位移消耗不大,还能连续变换位置,但前面的攻击从这几次来看,必须接触到目标,虽然不需要完全接近也可以。

    所以这才是少年“近战”的真相,既然如此,季秋身边的水雷变成了木雷。

    这种雷的原理是异种生机之力侵蚀修士身体,是直接破坏生机,无法防御只能硬抗。

    当然,身体够强,木雷就毫无作用,甚至生机之力会被同化吸收,季秋要的不是木雷破坏,而是无法抵御,于是那蕴含春之力的木雷一个个朝着少年发射。

    这期间,季秋不断的移动位置,木雷也像是随意释放,只是总能打中少年。

    当身体被击中之后,少年还有点担心,尤其是被打中之后,他的生机越来越旺盛,精神充沛,体力也加强了,这下子,少年的笑脸也没了。

    他看过季秋的战斗,还感受了清心铃铛的作用,他已经知道这些都不是伤害法术,可中了这些法术之后,一个比一个惨。

    他现在状态这么好,待会儿一定是最惨的对吧?

    当然,刘元杰只是这么想,不代表他会觉得自己输了。

    正当他要将体内的力量发泄出去时,忽然感受体内复苏的另一种力量,他面色古怪,这是春之力,其中的繁衍之力对智慧生命是无效的,因为智慧生物会自己控制。

    但这股力量会让人变强,刘元杰是真切的感受到了身体在变强,急需要通过战斗来发泄,于是他看向季秋,这不是就一个现成的靶子吗?

    他没注意到,空气湿润,天空中乌云密布,开始下雨,春雨细如牛毛,霏霏直入心间,季秋将这个世界原始的能量化作雨水。

    随后就在雨中躲闪,若即若离,不与少年交手,渐渐的,总是打不到人的少年开始狂躁,而他发泄出去的力量,立马被春雨补满。

    他自己不清楚,此时双眼通红,不时发出低吼,整个人充斥着一种愤怒。

    甚至对于身上不时长出来的纤细藤蔓毫不在意,这时候,季秋随意用水凝露成冰,化作清心铃铛朝着少年扔过去。

    铃铛的清心之力让他清醒一瞬间,但已经挥舞的石锤让铃铛破碎,这一瞬间,他感到一阵畅快,瞬间把之前的清醒丢掉。

    并且清醒过后的再一次愤怒更加汹涌,他的眼里只剩下一个在雨中飘忽不定的白衣人。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打不中,刘元杰心中充满愤怒,手中石锤捏的粉碎,完全由他的灵力支撑外形。

    渐渐的,他不追了,而是状若疯魔,石锤被他丢掉,直接化作石粉,他就在原地痛苦的撕扯体表的藤蔓,每扯断一根,就有更多长出。

    而被扯断的部分,则是在他身边继续长出来,愤怒已经操纵了他的一切,藤蔓从他耳朵钻出,他扯掉了耳朵,疼痛让他更加愤怒。

    接着手指手臂腿上到处都有藤蔓长出,他接着撕扯,手没了,就用嘴巴咬。

    到了最后,他整个人被藤蔓包裹,已经不能动弹,直到力量开始流逝,甚至到虚弱的时候,刘元杰才逐渐恢复意识,但太过虚弱的他反而更容易被操纵情绪。

    与前面几个同道一样,刘元杰闭上了眼,满脸血污,嘴角勾起,两个小酒窝重新浮现,缓缓化作泥壳。

    远处的季秋收好一块晶体,而此时捏着另一块晶体的他没有丝毫喜悦,反而面色复杂:“我就是想着操纵情绪让他失智的,真没想这样。”

    毕竟众所周知,人类欺负野兽就是依靠工具和智慧,有智慧才发明出工具,所以他想着这个少年石了智就很好处理了。

    结果……

    有一点点血腥,这一刻,季秋觉得有正道大佬要来除魔卫道,都不奇怪,他刚刚一定比邪魔还邪魔……吧?

    但是,你看,少年现在真的变得无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