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一百四十章:心里阴影
    少年在往日的笑容中彻底灰飞烟灭,从他尸体长出来的紫色藤蔓之上,最后开出一朵银色的花。

    季秋此时正在疑惑,为什么没有开始十秒的倒计时,此时看着银色的花缓慢绽放,结出一枚小指头大小的晶体。

    晶体也是银色,不是圆球,共一百零八面,每一面都如同有着某种旋律,带着一种玄奥轨迹。

    摘下晶体,十秒开始倒计时,季秋将另一块力量晶体拿出来对比,才发现二者完全不同。

    大块的晶体中是“粉碎”之道,属于毁灭大道的分支,随意就吸收掉了,而另一棵小晶体,是一门神通。

    妖怪和灵植以及灵修都有天赋神通,生来自带,同样的,一些人类如果足够出色,也会先天拥有某个神通。

    他们可以将自身神通领悟到圆满后交给别人,部分类似于极品灵植,还能直接有三次领悟机会。

    其实还有另一种获得方法,那就彻底杀死,随后从中提取,藤蔓以少年为养分,开出神通之花,提炼出残破的“咫尺天涯”神通。

    这东西融入自身,也能慢慢开发出来神通,如果是完整的,那么融入后就能获得基础能力,就如同季秋的草木之灵,可以直接沟通草木,之后的能力需要开发。

    不过这是残破的,只能提高这方面的天赋,更容易学会相关的神通法术。

    季秋这下子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大魔头了,希望那些围观的大佬们不要顺手把他灭了……

    另一方面,季秋也在深思,原来自己是这样的人,一边喊着要学习炫酷的法术体验视觉冲击。

    另一边却做着下毒、引人入魔、操纵情绪、当肥料等操作,每一个死去的对手,最后都带着微笑,确实够视觉冲击的,就是变态了一点点。

    或许是亿点点?

    自我反思之后,面色如常炼化晶体,算了,吃人流也无所谓,反正这里又不会死人,以后在外界就多注意一点。

    于是,经过战斗,一袭白衣依旧如故的季秋重新踏入天梯,而其他目睹这一幕的修士们,默默地把季秋的危险等级提上了几倍。

    其实,比季秋看起来强一些的对手大有人在,但季秋这个表现得太“出色”,虽然不会死,但是!他们也不想用这种方式离场,说不定以后遇到季秋都有阴影了。

    ……

    刘元杰在一阵造化清光中苏醒后,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脸上悠然的笑容早已经不见,整场战斗的记忆出现在脑海里,让他流出了冷汗。

    流汗,对于修士来说多么不可思议,这一刻真的发生了,他按照脑海中的提醒,从这里离开,向着外面走去。

    所谓“外面”,就是一座宫殿,主位空缺,下方左右两侧都是桌椅,各种灵果整齐摆好。

    刘元杰来时,一进门,就发现两边靠近门的这一段位置已经坐满了人,他的位置在中上游。

    只是他进入大殿之后,是诡异的安静,大家的目光不在他身上,但刘元杰直觉告诉他,这些人还是在打量他。

    当他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后,他“看到”正在进行的比试,这时候他懂为何这些人如此行为了。

    刘元杰下意识抬起头,发现一个背后有翅膀的,一个黑虎头,一个蛇发女妖,以及门口附近的人类惆怅的看着他。

    那是同病相怜,刘元杰想到什么,开始看起了所有的战斗记录……

    回到天梯的季秋在感受,貌似那个神通晶体吞噬后确实没啥用,至少他没发现明显的变化。

    大概和他不知道什么和空间有关的法术缘故,结晶的效果不明显,但是另一种粉碎之力,让季秋有了新的对敌手段。

    想到新的作用,他不由得一笑,然而也正是他这一抹笑容,让整个大殿中等候的人都头皮发麻。

    尤其是刘元杰,他觉得自己有点坐不稳,查阅完记录的他,发现那四人果然都是被那家伙打败的,而且死因都特么很一致。

    他看向无视天梯压力的白衣人,你说这人长得好看,一身白衣也是仙气飘飘,怎么做的事就这么匪夷所思,如果不是有过正统的学习,他都会以为这位是邪魔。

    只是实际上,他从小听到的教育中,有提到凡是和修炼自然、生命等听起来很和谐的修士争斗,一定要小心,不要被欺骗。

    这些人确实会帮你治疗,而且基本上没他们管不了的伤势,但是!他们不是需要保护的“后勤”人员,而是一群大魔王。

    想一想,自然界中弱肉强食还少吗?一种蜜蜂产卵在虫子体内,最终从内到外吃掉虫子。

    一些植物生存之地没什么养分,于是它们进化出陷阱捕捉小昆虫,用其它动物的尸体,让自己开出鲜艳的花朵。

    刘元杰内心嘀咕:“果然师傅说的对,这个世界越是外表美好的事物,越是危险,比如凡人吃了漂亮的蘑菇会死,修行者遇到漂亮的花草异兽也离得远点。”

    “就连人也一样……”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他观看自己那场战斗中的画面,在最后,他带着微笑,没有耳朵,鼻子,眼睛瞎了,四肢没了,满嘴血……

    然后,悠然的笑着被藤蔓吸食所有养分成为泥壳。

    刘元杰身体一抖,连忙切换成其他人的战斗,但他又下意识的想去看“魔头”,看看谁能打败他,最好也能狠辣一些。

    或许是他的怨念起到了作用,季秋确实碰到了另一个变态,一个来自高塔世界的狠人。

    这是个无面人,章鱼头,下巴是触须,浑身深紫色和青苔色。

    不过她的整体还是人形,只是手脚变成触手而已。

    之所以说她狠,是因为季秋发现对面的巫师是个女性。

    季秋通过命运骰子已经知道,周围的世界中有克系邪神类似的东西,不过不仅凌霄界拿来研究,就连高塔世界也在研究,甚至成果斐然。

    对面的巫师就是如此,身上的辐射和混乱的知识结合在一起,不断的向着四周释放污染。

    要是把她扔到普通环境,恐怕不消片刻,一片区域就会被她改变,季秋比较疑惑,改造成这幅模样有什么好处吗。

    毕竟大家都是修行者,虽然体系不一样,到最后都是生命层次的晋升,同层次和高层次根本不会被影响。

    当“无法认知”“无法理解”“高维”等属性消失,这种邪神还不如厉害的凶兽。

    季秋准备接下来试试,如果真有特殊,以后他也要抓几只邪神研究。

    十秒时间到了之后,屏障消失,季秋感到周身有种滑腻感,女巫的触手已经近在咫尺,但她的身体依旧在远处,只是触手穿过了空间直接出现。

    这下子季秋明白改造的特殊了,空间根本不是他们这群金丹层次小修士能够操纵,上一位是个特例。

    季秋施展树界降临,清脆铃声响起,这是为了预防女巫有什么扰乱心智的法术。

    同时,他遇到了那些被他木雷追踪的人一样的麻烦,那触手竟然如影随形,根本无法摆脱。

    季秋若有所思,直接用木遁融入森林,同时自身力场和森林一起扭曲,彻底融为一体。

    而那触手果然也没办法追踪。

    但触手明显只是牵制,女巫准备良久的巫术这时候也施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