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法术即真理小书翁笔趣阁 > 第一百六十二章:故知
    距离世界开辟仅半年之后,整个世界已经大变了模样,各处都是草木丰茂。

    就连地下世界,也因为有火山诞生而渐渐完整,熔岩河流,矿脉,还有……矿洞与黑暗生物!

    地面上之所以植物生长的如此迅速,与地下世界的变化都是来自于这个世界的特性。

    别忘了这个世界的种子是从什么上面提取出来的。

    “我的世界”。

    所以世界本身就具有一些特性,虽然对灵植的作用不算太大,但也能起到奇效。

    并且灵植的成长并不是说快就行了,而是需要时间的积累,只是许多灵植尤其是灵树,其都有成长期,到了完全长成之后才够开花结果。

    这个阶段跳过没关系,就连时钟树都因此而受益。

    不过这些在季秋眼里都不算是最大的优势,他的目光看向地下,受到世界特性影响,地底之下矿洞与矿脉交错,形成错综复杂的网络。

    其中更有因为世界影响诞生的怪物,一个个僵尸!

    虽然这些惨绿色的僵尸看起来有一点怪异,就是他们的头很方,整体从正面看也是个长方体。

    风格很方,果然是“我的世界”。

    但季秋有些担心,这些僵尸的实力可一点都不弱,它们受到地下世界的黑暗力量加持,在白天太阳光一照就会灰飞烟灭。

    然而在黑暗中主场作战,起码各个都是练气实力,个别是道人层次,如果深入黑暗,前往地底,则会面对金丹阶段的僵尸。

    它们的实力是黑暗整体赋予不属于真正实力。

    而且作为世界之主,季秋还发现一点特殊之处,他闭着眼睛,仔细将目光投向地底,这里有一只僵尸。

    随着一个念头,僵尸彻底死去,浓郁黑暗之力涌动,在季秋的眼里,这力量就是本源,随后本源凝聚成一块矿石。

    对,这就是打怪爆装备的设定,但是季秋敢肯定,刚刚凝聚出矿石,根本没有消耗丝毫的本世界本源。

    他刚想问问古灵,忽然睁开眼愣住了:秘境、魔巢、加上自家被道君特意赠送的世界之种,只要联想能力稍微丰富一点,就会从中得到很多内容。

    比如这是在让自己提前适应“秘境”,这事儿古灵应该是察觉到了,并且很清楚,但这又是道君的安排,所以古灵只是委婉的提示过。

    “秘境就是新家”。

    没准以后还真是,但季秋反而压力不大了,既然是道君的安排,那么某种程度上,只要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死。

    季秋现在开始好奇,这个世界的“黑暗”到底联通自何处,这黑暗力量给他的感觉很不同。

    如果说普通情况下,人们提到“黑暗”,都是想到不好的东西,比如邪恶。

    这黑暗中诞生僵尸,表面上看去也确实够邪恶。

    但季秋这个世界之主非常清晰,这黑暗带来的是守护,是安宁,它将所有危险束缚在黑暗之中,天一亮,就一切无事。

    而黑夜之时,只要做好保护,也能安全度过,简而言之,这是把随时可能发生的危机束缚在黑夜。

    并且这还不算,黑暗力量进入僵尸体内,看起来是将僵尸强化了,可实际上呢?

    却是僵尸见到太阳就死亡,原本情况是强大的僵尸能够在阳光下自由行动。

    所以这是“明升暗降”。

    只要在白天,就绝对安全。

    季秋觉得这是在传达一种意思给他。

    不过都是好事,至少他的世界能有一份额外收入,虽然没准背后就联通某着某个秘境或者魔巢。

    这可不能辜负,于是为了替本世界生命着想,季秋再一次降下意念,世界内一声惊雷。

    五座漆黑的大门从天而降,这门只有四四方方的边框,中间是紫色的漩涡,就像是通向地狱的大门。

    这一次,门户对所有人开放,甚至鼓励他们进入,要不是发现这些怪物都特别傻,季秋其实都准备进入其中历练一番。

    现在已经处理好了整个世界,接下来就是丰富一下灵植的物种,带着重新培育出来的多种灵植,季秋离开世界。

    季秋如今就在碧青海灵渊岛附近,在飞进岛上后,季秋直接向百草阁走去,不过在看到掌柜换人之后,就再次离开。

    虽然这次掌柜换的太快,但那位掌柜显然是有准备,早就给了季秋一块令牌。

    从储物戒中取出令牌后,向着其中注入灵力,令牌发出光辉脱离季秋手中,在海面上悬浮起来。

    接着令牌越来越大,转眼间就成了一扇雕花的三米高大门,门打开之后,能感受到蓬勃的生机,以及看到一片绿色原野。

    “小友,直接进来吧。”有声音传来。

    所谓艺高人胆大,同样的如果背后有人,胆子也会很大,季秋直接迈步进入。

    就像是每次进入自家世界那种感觉,季秋进入这里也感觉是进入另一个世界。

    他出现的位置是一颗树下,上次的老人正在给树下的几颗草浇水。

    季秋进入后,他就停下来:“回来的挺快,这是老夫的私人收藏,你自己去看看,同等品级可以换一换一。”

    这时候老人又在用一块布慢慢擦拭刚刚浇水淋湿的叶子,季秋往后退了一步,就如同之前独孤剑吗四人面对他一样。

    接着道:“那晚辈就不打扰您了。”离开的时候,季秋将一个储物袋放下,里面就是他准备交换的灵植。

    接着果断离开。

    他觉得这片区域他一点都不想靠近,全是地上那灵草吓得。

    之前他看那灵草就和杂草差不多,没注意,但浇了水之后,灵草就有清新好闻的味道散发,等到看着擦拭的时候,味道在变淡。

    这时候,他根据曾经看过的书籍记起来了。

    传说中的必忘我,它的香味分为两种,一种是沾水清新的让人褪去忧愁的香味。

    一种是水消失后的不知名味道,之所以不知名,因为闻过的都再也不能描述。

    他们忘掉自己是谁,主观与内心皆是认为自己就是一颗草,之后慢慢的死在必忘我身旁,成为养分,活下来的就真正形成新的必忘我。

    这个前辈在自己的世界内种这东西,是个大佬没错了,也是因为自己要来,才淋湿灵草。

    虽然必忘我身为不介入品级的奇花异草,但它特别娇贵,雨水下多了,就会融化。

    所以季秋自觉离开,一脚踏上柔软的草地,季秋开始目不转睛应接不暇。

    三品的四季海棠,四品的雨露苔,四品的天雷竹,三品的鹿角柏树……

    季秋几乎是确定了这位老前辈起码是个地仙,他不信元神修士有这种底蕴。

    毕竟他刚刚看过去,附近全是高品灵植,只有这几种他认识,其他的都不认识,而且气息上,应该有的不只是三品,可能是二品,一品……

    于是季秋很果断的离开这边,他换不起。

    到了中间地带,季秋发现这边依旧会有许多上三品灵植,但周围也有许多普通灵植,它们共同搭建出一个小型生态环境。

    季秋开始寻找目标,首先他选择了一种等级在五品的灵植,是幼苗,名为星光果树,完全体是四品灵植。

    还有名为七星灯的藤蔓灵植,成熟后会结出七个小灯笼一般的花,可以续命,也是一种高级丹药的主材。

    这也是幼苗,五品,最高可以四品,对应季秋拥有的白玉樱桃和冰晶水晶兰,这两种灵植,季秋发现它们虽是五品,却有进入四品的潜力。

    而后季秋尽量选择效果应用比较广泛的灵植,有天赋在,倒是不用担心选错。

    零零总总,也有上千种——其实这还是少的,青冥界好歹是一个世界,青冥岛上就有上万种灵植,可惜有大部分缺少伴生的灵兽,很难再提升。

    而还有的就是因为未知条件没办法继续成长,这是和一位大佬的交易,自然不能马虎,所有次品季秋一个都没有加入。

    只是他现在还是很震惊的,这位前辈的世界内,灵植的种类多的无法想象,季秋猜测它们肯定不来自同一个世界。

    凌霄界的灵植并没有这么多种,而且那种白骨手掌形状的叶子,骷髅头一样的花朵,这么明显的外形,级别也不高,灵植大全却没有,就足以说明了。

    出于猎奇,季秋也选了它,除此之外,季秋选择的都是很实用的一些灵植,能用在各种方方面面。

    他能看出这位前辈处于某个原因在栽培他,特意让他自己选择,就是让他选有用的。

    而且总觉得其中有内情——而这个内情,在他选好回到树下的时候也知道了。

    原地,正有一个人在目瞪口呆的看着,还激动的用手指着季秋:“你……你怎么在这里!”

    玛德!这就是自己的阴影!

    刘元杰都快无语了,自家爷爷突然把他抓回来,说是有客人,他还以为是某个前辈,结果……

    幽怨的朝着自家爷爷一看,他正在笑眯眯的和季秋说话,刘元杰表示,他爷爷都没跟他这么亲切。

    “前辈,我已经选好了。”

    老者抚摸着胡须,乐呵呵的:“看样子我孙儿认识你啊。”

    季秋汗颜:“登天梯时候和他有过交手。”

    刘元杰走了过来,嘟囔着:“这就是我说的那个人,话说,你们灵修都这么凶残吗?看起来无害,实则都是狠人。”

    季秋回了一个礼貌的笑容:“其实我见过的灵修同道也很少,甚至没见过她们出手。”

    老者来了兴趣,提了一句:“我看过了,北州灵修阁的驻守者是白云前辈,每个念头化身都是元神,还有两个快要成仙的小家伙。”

    “一个佘姬一个百花,百花那手段更胜季秋一百倍,当年和她对手的几个小辈,可都是成了花肥。”

    季秋露出惊色。

    刘元杰也微张嘴巴,比季秋还夸张一百倍……?

    老者看到这样的效果,顿时哈哈大笑,之后说道:“既然你们不打不相识,那就给你们年轻人聊聊,我这老头子要去种地。”

    刘元杰暗中翻个白眼,但还是说道:“爷爷你就忙去吧,季道友我来招待。”

    季秋:不管你信不信,其实我准备离开的。

    老者点头,朝着头顶的树一指,一根树枝掉落,飞到一旁的石桌上,才对季秋道:“那些灵植我很喜欢,这长生树的树枝就送给你,你的战术也许能用的上。”

    “多谢前辈。”

    等老前辈离开,刘元杰招呼季秋落座,拿起桌子上的树枝给季秋讲解:“长生树是爷爷培养的二品灵植。”

    “有长生树,那么这块区域乃至整个世界的生命都会变得长寿,这跟树枝你培养成活之后,应该等同于四品灵植。”

    “说起来,你的战术应该用不上它吧。”

    说罢,他将树枝递给季秋,季秋拿过来稍微大量之后,笑的很复杂:“这长生树蕴含的是生命和时间的结合,也就是寿命,可以赐予寿命,也能拿走寿命,还真用的上。”

    刘元杰嘴角一抽:“你们不是师徒真是天下苍生的大幸。”

    季秋则很是无奈的解释:“其实我是散修出身,不太懂其他法术,只能将天生神通与所学结合,就成了树界降临,多有得罪,抱歉。”

    刘元杰摇摇头:“就是我实力不够,不然直接轰碎树林,哪还需要你道歉?如果我能打得过你,结果肯定是你被我打爆头。”

    “说到底,技不如人而已。”

    “就是第一次死,体验感不太好。”

    他这说法倒也有趣,体验感……

    季秋笑着跟了一句:“那下次我换个方式。”

    刘元杰双手抱胸,一脸不屑:“呵,上一次是我实力不够,要是有下次,绝对是我赢,不过我们多半没机会了,除非以后同一条道路。”

    季秋想到什么,心中一动,便说道:“那也无妨,你距离元神还有多久?”

    刘元杰疑惑,但还是回答了:“大概几十年吧,我有天生神通,比一般人快一点。”

    季秋这才说原因:“元神之后,会去秘境吗?”

    “当然会去。”回答之后,刘元杰恍然大悟:“你是说,既然不能当对手,就去秘境当队友?”

    季秋点点头。

    刘元杰手撑着桌子,双眼一亮,好像有一个擅长生命与自然之道的同伴,确实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