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龙抬棺 > 第428章 半神半魔
    “怪不得大黄当时当我去棺材峡寻求诸子百家的计划会失败。”我叹了口气道,大黄带我去诸子百家那件事是他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环,虽然大黄没有说,我却能感觉到因为诸子百家的态度让大黄极度的生气崩溃,大黄的计划本身就是剑走偏锋极为缜密,环环相扣之下每一步都至关重要,这一件事几乎让大黄接下来的全盘布局都重新的改写,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诸子百家的拒绝和抛弃,我们当时都不会选择去登青龙山寻求棺中人,也不会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

    “那条狗已经非常厉害了,你以为帝师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诸子百家退居棺材峡,有棺材峡那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诸子百家里面已经高手如云,听说那闭关多年的帝尊已经突破了人间的极致,就算是仙人也可一战,轩辕家族坐镇昆仑神山,垂钓天下人道气运,又得黄泉秘法,轩辕老祖宗已臻化境,可是当年还是刘伯温的大黄有什么? 鬼奴?  这个当年始皇的剑童在全盛时期也挤不进天下超一流的行列,更别说是为了活下来的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那个大黄全力辅佐得了天下的朱姓天子? 这个有多靠不住恐怕都不需要我去多说,更何况他在当了皇帝之后便已经跟轩辕家族暗通曲款,大黄能从诸多杂乱的线索之中抽丝剥茧找出部分答案已经是不易,更何况他要把当年的事情继续下去,这本身便是一件举世为敌的事情,他所面对的局面可比现在的你要面对的严峻的多,虽然最后他败的一塌糊涂,可是他接引朱檀,让血脉得以延续,及冠之年举世无双的朱檀让多少人胆战心惊? 九龙拉棺从天而降,八字古碑让那九龙拉棺成为天下禁忌,这是何等壮举? 没有刘伯温当年的举世为敌,有些事便会永远被尘封,便不会有当今这一世的你,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刘伯温可是让棺材峡圣女都动了凡心的英雄人物,只要他愿意,哪怕最后已经一败涂地他依旧可以入赘到棺材峡中当千古第一赘婿,那圣女你也见过,且不说姿色如何,就说她背后的棺材峡,能有几个人能拒绝诱惑? ” 老猫笑道。

    “那条狗要是知道你能对他有如此高的评价,恐怕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我笑道。

    “他是一个开创者。”老猫说道。

    我没有接老猫的话,因为我怕我忍不住现在就回去见到大黄对他顶礼膜拜,从认识他之后便见到的就是他口无遮拦不靠谱的一面,属实难以把那样一条损狗和刘伯温联系到一起,就到现在我想想都觉得突兀和违和。

    “你所说的这些都是从诸子百家那里知道的?”我问老猫道。

    “起码有很大部分是。”老猫直言不讳的道。

    “诸子百家的人心高气傲,他们会跟你说这些? 他们又凭什么跟你说这些?”我道。

    “当然作为交换,我也会告诉他们一些东西,我身上自然也有很多东西可以吸引他们。”老猫抹着鼻子说道。

    “这关系倒是有够乱的,听了你的话,我能明白一些事情,却也变的更加迷糊了,按理来说,你和你的这些种族应该是跟轩辕家族走的最近才对,毕竟黄泉应该是和轩辕家族做着交易,可是你呢,不仅诸子百家跟你关系莫逆,更是能让弯背老六的眼皮子底下待在天网里面,他们两个的眼里可是丝毫容不得任何的沙子,你明知道大黄对你没有好感却对他评价跟高,最重要的是,你要把这些东西送给我,老猫,说句难听的,为什么我觉得你是这天底下最大的交际花? 你到底有什么魔力可以周旋在这么多人之间?”我问道。

    “你这个问题问的太好了。 不过交际花这个词我可不是很喜欢。”老猫道。

    “你不是来自于地心,而是来自于冈底斯山,那个西藏的神庙。”我看着老猫道。

    “嗯?”老猫抬起头看着我,接着问道:“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或许在之前我还想不明白,可是你今天的这些话提醒了我,轩辕家族在一开始只是轩辕家族捧出来的傀儡,冈底斯山那神秘的接引仪式只是诸子百家为了接引这玉矿里人的一种尝试手段。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冈底斯山的接引一共有过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尝试阶段,就是轩辕家族和喇叭之间的接引,冈底斯山里现在还留着的那些蜥蜴人,其实是一开始尝试的牺牲品,是那些喇嘛转世伴生而来的产物, 他们的确是类似于野兽一样的人,我曾经跟他们打过交道,我之前就很疑惑,那些蜥蜴人身上我丝毫察觉不到你的影子,现在看来,你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物种。你,包括你口中的你们,其实是第二阶段接引的产物,这一阶段的接引,是在接引这些玉矿中的人,由此而出现了你们,你们这个第二阶段的人跟第一阶段的完全不同,你们有很高的智商,甚至有着对于另外一个世界的记忆,你们活了下来,渗透到这个世界的一个个角落。 所以你跟其他的蜥蜴人有着本质的不同。”我看着老猫道。

    “你继续说。我倒是非常好奇你还会想到些什么。”老猫道。

    “吞噬。冈底斯山的诅咒是伴生的蜥蜴人会吞噬掉被接引的人,伴生最终会吞噬宿主,这件事让象雄古国的喇叭们十分害怕,你们这批人也一样,你们吞噬了玉脉里的人。这就是诸子百家接受你们的原因,你们吞噬了玉矿中的人,还保留给玉矿中的人某些特征,这对于千方百计想要玉矿中的人活下来的诸子百家来说,你们虽然是计划实验的残次品,可是却也是半成品。 ”我盯着老猫道,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老猫也看着我。

    我第一次在老猫那平静如水的眼睛里见到了些许的慌乱。

    “你们是神与魔的结合,这个世界上最特殊的物种,正如玄门的神魔功一样,要么是神压住魔,要么是魔压住神,袁天道和弯背老六能接受你,其一是利用你超高的能力,其二是认为你的神性压住了你的魔性? 老猫,你不仅是这个世界上的交际花,你还是两个世界的交际花,跨越人间的黄泉的产物,对吗?”我继续盯着他道,这时候我有前所未有的快感,因为我发现我正在逐渐的击溃这个聪明人,这个运筹帷幄于多方势力之间的纠结体。

    “那你猜我是神,还是魔?” 老猫道。

    说完这句话,老猫身上忽然迸发出了奇怪无比的气息,这气息里面有一半跟玉矿里面人的气机一样,而另外一半的气息则是古朴沧桑而狂野,如同是那冈底斯山里的蜥蜴野兽!

    他的眼睛,一个变成了金色,另外一个变成了吸引人的那种特殊无比的如同宝石一半璀璨的瞳孔。

    随着这股气息的涨大,屋子里的那些原石也变的狂暴起来,整个营地里的气机纠结而杂乱。

    我伸出了手,拍在了老猫的脑袋上。

    我体内金色的血液在涌动。

    丹田里,那经文也在诵唱。

    与此同时,我尝试用神识去探究老猫的神海,想要看看他这种怪物的脑袋里到底装的什么想的什么, 可是我所触及到的,是一片的混沌,当我的神识进入老猫的脑海的时候,便被这混沌给瞬间灭杀。

    老猫逐渐的平静了下来,两个眼睛也恢复了正常,我松开了放在他头上的手。

    老猫笑了笑道:“这些是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的,没想到你却猜了出来,我不知道提前知道这些东西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对于我们两个来说却是好事,你终究不会再怀疑我想对你做什么了,林八千,起码现在你知道了,在我的身上流淌的有一半,是跟你一样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