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锦衣玉令 > 第146章 来见(二)
    时雍站起来在他后脑勺上摸了摸,朝门外喊小丙。

    “我回房休息,你来照顾太子殿下。”

    说完就走,腿还被有迈出去,就被赵云圳一把拖住了袖子。

    “我想跟你一起睡。”

    时雍哼声,甩袖,“我可不敢,怕你赖上我。回头又要砍我的头。小丙!”

    赵云圳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蹙眉问小丙:“她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小丙看他一眼,眉头皱了起来。

    他也还只是一个大孩子,费劲儿地想了片刻,面无表情地说:“可能因为她喜欢阿胤叔,不喜欢你。”

    “胡说八道!”

    赵云圳怒斥一声,转头看到小丙无辜的样子,哼了声。

    “她喜欢我。”

    “她拍你头了。”

    小丙说了实话。

    “那也是喜欢。不然她为何不拍你的头?”

    问题难倒了小丙。

    他挠挠头,“也是。”

    赵云圳颓丧地倒到床上,不停地叹息,“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有阿胤叔那么高啊!”

    天彻底亮开的时候,乌婵、燕穆和乌家班众以及陈红玉一行,都到达了蓟州镇的客栈。

    时雍刚合上眼,得了消息又披衣起来。

    劫后相逢,大家脸色都有些憔悴。

    乌婵看到好端端站在面前的时雍,眼眶蕴满了泪,燕穆和南倾、云起也是眼巴巴地看着她。

    她没有受伤,眼中有喜悦,但表情淡淡,那脸,那眉,那眼,没有一处与以前的时雍相似,可是此刻那平静微喜的表情,却依稀有时雍的影子。

    “真好。”

    乌婵搂住她的肩膀,紧紧地一抱。

    燕穆也忍不住对她笑,“你没事就好。”

    他是很少笑的,时雍喉头一紧,“辛苦你们了。”

    想了想,她又道:“青山镇如何?”

    燕穆嘴唇抿了抿,道:“我们走时,他们还在与追兵纠缠。不过,我们离开青山镇不久,就遇到了东厂厂公带了援兵过去,想来应是无碍。”

    说到这里,燕穆叹了声。

    “不成想有一日,能看到厂卫合作。”

    时雍眉头轻轻蹙了一下,似乎没听到他后面这句,小声道:

    “也就是说,你们走的时候,战斗还没有结束。那等白马扶舟赶到,还得有多少伤亡?”

    燕穆一怔,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却无法给她一颗定心丸,只能安抚几句,转身安排班众入住客栈。

    等众人都进去了,见时雍和乌婵还站在门外叙话,燕穆沉默片刻走过去,问时雍。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时雍看了乌婵一眼。

    乌婵道:“那日在茶馆见过,我回去便把你的想法告诉了燕穆。有些事情,还得他拿主意的。”

    那日时雍同娴衣一起从裴府出去,娴衣亦步亦随,她为了见乌婵,还得偷偷跑到茶肆后的河边,只觉身不由己,做什么都受限制,很是不愉。那会儿她便决定,等此间事了,寻个好时机,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赵胤,脱离他的掌控和视线范围。

    乌婵看她眉头微蹙,又道:“你若是下定了决心,这次便是个好机会。赵胤在青山镇一时半会脱不开手,他手底虽跟了些人过来,但……得顾着那位小祖宗,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住你。咱们要走,谁也拦不住。”

    燕穆点头认同,“我会安排妥当。”

    两人都关切地看着时雍,想得到她的回答。

    时雍轻吸口气。

    天刚亮开,晨雾浓重,她只觉鼻端有浓重的雾气,呼吸不畅,在二人的视线里,脑子不清楚。

    “此事先容我再思量思量。”

    她捋捋头发,转身四处观望,避开了燕穆的视线,仿佛刚想起什么似的,

    “你们怎知我在这个客栈?”

    乌婵噗一声笑了,回头看,“还不快下来?”

    马车的篷子下面钻出一颗狗头,看了时雍一眼,跃下来,甩了甩身上的毛,欢天喜地朝她身上蹭。

    时雍以为的狗子感天动地千里寻主没有出现,他竟然是坐车来的,不由哭笑不得。

    “你竟然懂得找马车来坐,可把你得意坏了吧?”

    大黑摇尾巴,表示赞同。

    乌婵笑道:“它累坏了,我们进去吧。”

    时雍点点头,拍拍大黑的尾巴往里走。

    “稍等。”

    燕穆从背后叫住了她。

    时雍回头,便见他漠然道:“你可是因为昨夜在青山镇,赵胤全力助我等突围心有触动,不忍离去,或抹不开脸面了?”

    时雍摇头。

    “青山镇一案,还未了却。”

    邪君是谁,犹未可知,更何况兀良汗使者被杀,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顿了顿,她又道:“若是两国开战,这天底下哪里能有安生之处?我又能走到哪里?”

    燕穆目光深了深,没有回答,乌婵看他一眼,轻揽时雍的肩膀,“走吧,我们进去再说。”

    “嗯。”

    大黑摇头摆尾走在前面,把小二吓了一跳。

    时雍紧跟上去,叫住它。

    燕穆在门口站了片刻,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一叹,在冷空气中呵出一口白雾,转身安排行李去了。

    ————

    暂时放弃离开的计划,时雍倒没有燕穆想的那么复杂,就是觉得还不是最合适的时机。

    等乌婵他们填饱了肚子,时雍回房补眠。

    这一觉睡得有些沉,等她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嘴里干涩发苦,好不难受。

    迷迷糊糊睁开眼,屋子里黑沉沉一片,天都已经黑了。

    她觉得渴,想起来倒盏凉茶喝,身子刚坐床上坐起来,还没有寻到鞋子下地,只觉床前有一道浓重的黑影,极为逼压——

    “谁?”时雍条件反射地轻叫一声,伸手抽出枕头下的匕首,只听那人“嘘”一声。

    “是我。”

    哐当,匕首落地。

    时雍心里悬着的大石头落了下去。

    可转眼想到他的可恶,又恨不得捡起来捅他一刀。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会吓死人的知道吗?”

    “我刚来。”赵胤声音有些沙哑,一听便知是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时雍皱眉,“为何不点灯?”

    “不想被人察觉。”

    这么说,庚一他们都不知道他到了蓟州?

    时雍将床头一盏油灯点亮,再偏头,吓了一跳,

    他身着甲胄,没戴头盔,黑发束了起来,那张俊朗的脸上肉眼可见的憔悴,似乎就瘦了许多,下颌上冒出了青葱的胡须,少了艳美的容色,更添英武和男子气概。

    见他不动声色地站着,时雍皱眉,“你有受伤吗?”

    赵胤摇头,垂下眼眸,一言不发。

    时雍上下打量他,有些奇怪了,“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赵胤想了想,慢声道:“外头下雨了。”

    时雍看他一眼,扶他在床边坐了,解下他肩上那件寒气逼人的披风,又低下看了看他身上坚硬的甲胄,“脱了吧。”

    “嗯。”赵胤起身。

    甲胄沉重,穿脱不便,时雍自然地站起来帮他。

    两人沉默不语,

    只有衣服发出的声音。

    客房里暖气不足,有些冰冷,没了那层厚重冰冷的将军甲胄,赵胤一身白色的里衣,褪去了凌利,整个人气质都变得温和了不少。

    “我叫人传水,先给你泡个脚?”

    赵胤皱眉,“不必掠扰旁人。”

    不想让人看见?

    时雍不解地看着他,“可你进出客栈,总会被人瞧到……”

    说到这里,她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抬抬眉:“你是怎么进来的?”

    赵胤望向窗户,一声未吭。

    “……”

    时雍立在他面前,默默看着他端正的坐姿,不知该说什么。

    “去备针。”赵胤径直往那张她刚刚睡过的床上躺下去,被子里的温热熨帖,让他舒服地叹了口气,阖上眼,“我小睡片刻。”

    时雍走到近前,低头看他片刻,弯腰帮他脱了革靴,把他的双腿抬上去,又替他盖上被子。

    他一动不动,仿佛已经睡着。

    ------题外话------

    明天见,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