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碾压诸天 > 351电脑游戏《绝望人生》
    萧志义才不管夜魇士的打算,完成了周哲给予任务的他,归心似箭,一路狂奔,回到了实验室中。

    刚刚来到实验室门口,他就见到了一名芳龄二十左右的少女。

    巧笑嫣然,眉目如画。

    不是他的妻子赵秀骨,又是谁呢?

    周哲不仅仅将原本早已寿终正寝的赵秀骨复活,更是帮助她恢复了青春和活力!

    “萧……这就是你曾经说过的‘现代’吗?”

    赵秀骨表现的非常拘禁,对周遭的一切都感觉非常新奇。

    “是的!”

    萧志义嘴角咧开,给了对方一个热情的拥抱,喜悦的泪水顺着眼角往下滑落。

    虽然从未怀疑过周哲的能力,但当他真正见到复活的妻子后,内心的激动仍旧无法遏制。

    “这份恩情,咱们牢记在心就好,就不要去打扰周哲教授工作了。”

    “接下来,我会带你熟悉、适应这个世界。”

    萧志义拉着赵秀骨的纤纤玉手:“说起来,咱们现在真像是姐弟恋呢……”

    赵秀骨给了萧志义一个白眼。

    二人你侬我侬,时间飞速流逝。

    神魔小队的夜魇士们,在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之后,终于抵达实验室门口。

    “进来吧。”

    周哲的声音,骤然在众人耳畔响起。

    其他夜魇士们犹豫踟蹰的时候,队长曹子轩和白毛少年承晏表现的最为光棍,率先走进了实验室中。

    对周哲能力有所了解的他们,认为如果周哲如果真有恶意,根本不需要任何阴谋伎俩,直接就能够将他们从世界上彻底抹去,所以表现的尤为坦然。

    在两人的带领下,神魔小队其他夜魇士纷纷跟上。

    进入实验室后,众人面上同时浮现出一抹错愕之色。

    “这里……真是实验室吗?”

    “感觉和网吧好像啊……好多台电脑,而且这些外设,真的不是电竞设备吗?”

    “这位【人类至宝】冕下,究竟想要做什么?”

    周哲也不卖关子,没有给夜魇士们开脑洞的时间,就像个寻常的网吧网管一样,笑着摆了摆手:“都来了啊?”

    “电脑都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上机吧。”

    虽然仍旧满头雾水? 但众夜魇士们仍然按捺住好奇心? 选好位置,纷纷入座。

    这些电脑的配置非常不错?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 就瞬间开启。

    桌面上只有一个名为《绝望人生》的图标,那是一副极具科幻色彩的手套的图案。

    在场的十五名夜魇士们? 并不全都来自于都市位面背景,不过? 在无数次夜魇任务之后? 大家至少都了解了电子器械的用法,并没有需要从零开始学习的纯萌新和小白。

    双击鼠标左键,进入游戏后,就是登录界面。

    可选角色似乎早已创建完毕——那是以他们的外形和能力为蓝本创造的游戏角色。

    “角色特性【天才】、【幸运】、【急智】。”

    “超凡能力列表:【即死之眸】、【不败王体】、【喋血秘术·大灭】……”

    曹子轩看着自己的游戏角色信息? 瞳孔微微收缩。

    自己某些秘而不宣、甚至从未向队友提起过的底牌? 在这款游戏之中,都被暴露出来。

    整个人就像是赤身裸体一样,没有丝毫秘密可言。

    其他的夜魇士表现也不比曹子轩好到哪里去。

    “嘶……这款游戏……简直离谱啊!”

    “感觉我对自己的了解,都没有它对我的了解深。”

    “这位冕下让我们过来,应该不是单纯地玩游戏吧?”

    “不管了? 这游戏还挺有意思的啊,背景设定在景和星? 时间是三年之后……”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这家伙果然是病入膏肓的网瘾少年啊!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打游戏?”

    “生活就像强X? 没有办法反抗,就好好享受吧!总是愁眉苦脸的话? 会老的很快哦……”

    “噗!这游戏也太难了吧?上来就是生化末日? 直接被一群A级畸变体围攻? 直接就死了!根本活不下来啊!”

    “诶?我的剧情和你好像不太一样……我这边,人类社会非常和平安定,一进来就是幻想使徒排位赛,我现在只是【白刃】级,主线要求让我打到【剑痴】级……感觉有点难度啊。”

    “有任务攻略吗?”

    “要不,你去找那位【人类至宝】冕下问问?”

    “滚啊!我才不想死!要问你去!”

    如果有的选,夜魇士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来到这边。

    毕竟那位《绝望世界·曙光篇》的终极反派【幕后黑手】张妙然就在隔壁的实验室。

    可形势比人强,他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根据白毛少年承晏提供的情报来看,周哲这个在原著剧情中的正面角色,性格也和常规意义上的救世主截然不同。

    他就是个没有人性的、冷血的疯狂科学家。

    之所以站在救世的立场上,也仅仅是因为,他觉得和张妙然的博弈很有趣,仅此而已,没有任何其他的理由。

    在两人博弈的过程中,有多少无辜的人因此死去,那些却都不是周哲考虑的因素了。

    这样一名大佬,愿意温声和气地跟他们说话,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不知好歹地去讨价还价,还要找人家问这问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

    就和某位夜魇士说的一样,无法反抗,只能享受了。

    夜魇士们很快就沉浸在《绝望人生》的征程之中。

    他们发现,这款游戏表现出的技术层次相对落后,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款普通的养成模拟类单机游戏。

    可这款游戏的细节却是非常的到位,每当遇到其他人或者突发事件,游戏角色头顶上出现的十几个选项,都是夜魇士们心中的想法。

    这就让他们感到极其真实。

    随着游戏进程的推动,他们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指间正在掌控的小人儿,是否真的在某个平行空间的未来之中征战。

    “总算是打到【青锋】级联赛了!”

    沉默地打了数个小时游戏之后,一名穿着棕色风衣的女性夜魇士叹了口气,打破了僵局:“这群NPC的智能,简直高的可怕。”

    “我现在才知道,这款游戏为什么叫《绝望人生》了。”

    “还真是让人绝望啊……”

    “动用本来就有得特殊能力,还必须想办法自圆其说,否则的话,就可能被抓起来切片研究。”

    听到这话,旁边一名正太猛地一捶键盘,将自己扔到电竞椅上,抓了把头发,满脸懊恼:“(#`O′)草!又死了!”

    “我真是个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