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 > 金币即是正义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政务问题
    在上面的大法官面色冰冷,缓缓说道:“如果仅仅是这些话的话,那么想必你一定是听清楚了。怀特·伪忠,死刑将会在下午举行,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

    眼见自己的哀求没有反应,怀特彻底地陷入了疯狂,他高高举起双手中的枷锁,大声喊道:“凭什么啊!凭什么要处死我?!你!哈瑞·鲍!你在考试的时候就没有考过我!我知道你一直都对我超过你成为鹈鹕城大法官而耿耿于怀!你现在这是公报私仇!我不服!我不服!!!”

    “还有那个骑兵首领!他为什么还能够活着?就因为他是人鱼之歌成员的父亲吗?只要是和人鱼之歌扯上关系的人,他这个真正对我们展开攻击的人现在就能够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养伤,我却要被处死?为什么啊?!”

    “你们凭什么一脸道貌岸然的看着我?难道在战斗开始之前你们就没有想过逃跑吗?你们就不觉得自己很快就要死了所以感到恐惧吗?!整个鹈鹕城那么多人逃跑,为什么偏偏要杀我一个?!我罪不至死!我罪不至死啊!!!”

    怀特继续哀求,但却看到四周没有任何人对他报以同情的目光之后,他显得更加慌张了。当下,他转身面向爱丽儿所在的方向,直接噗通一声地跪了下来——

    “加西亚小姐……加西亚大小姐!加西亚市长!加西亚子爵大人!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我就是一时间鬼迷心窍!呜呜呜……我那个时候是真的害怕啊……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才好了呀!我求求您……求求您放过我!放我一条生路吧!我接下来做牛做马都行!被关起来做苦工也可以!只是求求您绕我一命吧!您看,我真的没有造成多少的损失!我连一个人都没有害死!我甚至都没有伤害任何人!求求您放了我……放了我好不好?”

    这个叛徒的脸上显露出哀求与谄媚,只可惜迎接她的,却是爱丽儿那张厌恶的脸庞。

    看到这幅面容,怀特的表情也是从刚才的谄媚变成了惊恐,最后才从惊恐变成了愤怒,甚至变成了憎恨,发出最为恶毒的诅咒——

    “你不得好死!你创造了那么可怕的恶魔的武器,你这个女人!你这个女巫!巫婆!恶心、残忍、不服从帝国光辉荣耀,试图使用阴影与毁灭来攻击这个世界上所有善良人类的恶魔化身!我诅咒你绝对不得好死!光明神绝对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然后光明神一定会对你施加最为残酷的惩罚!绝对!”

    坐在审判席上的大法官一挥手:“带下去。”

    说罢,两边的忌廉和布莱德左右一夹,就把这个叛徒从被告席上拖离,按照执行死刑的程序送他去喝花妖精特制的“甜蜜饮料”了。

    至于这些诅咒嘛……

    爱丽儿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动容,但是心底里却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冷笑。

    光明神会施加惩罚?光明神的攻击能够超过三百米?如果光明神的攻击范围也小于三百米的话,那么谁给谁施加惩罚还说不定呢。

    这场审判接下来就是针对那些投降的骑士士兵了,这些士兵现在卸去了身上的铠甲和武装,一个个的全都穿着囚服,以不再强悍的姿态出现在了所有平民们的眼前,让所有人都能够看清这些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所谓帝国军在没有了武装之后也就只是那么一副模样。

    这场审判除了要针对这些士兵进行判决之外,理所当然地就是要让鹈鹕城中的平民们更加坚定那种“帝国军并非不可战胜”的概念。只有心中不再畏惧,并且觉得彼此双方之间都是平等的,才能够彻底将这场胜利保持下去。

    只不过对于这些士兵来说,只要他们愿意服软,表现出这样软弱的模样就已经足够了。之后,就是问清楚他们的家庭状况之后,让他们选择是返回家里,还是继续留在鹈鹕城,融入鹈鹕城生活。

    这些士兵们似乎没有想到自己这种败军竟然还能够平安地离开?一下子全都是愣住了。他们纷纷转过头看着那边的爱丽儿,却看到了这位城主那温柔的眼神,似乎并没有想要怪罪的意思。也正是因为这个眼神,他们才确定这并不是在说瞎话,而是真的。

    有些士兵决定离开,于是当庭释放。

    有些士兵觉得自己已经是败军,如果就这样回去的话说不定还会成为乡里人的笑柄,所以干脆决定留下来。

    虽然这样的政策让鹈鹕城的人稍稍有些不满,觉得让这些帝国军留下来成为鹈鹕城的一员很可能会养虎为患,万一他们到时候叛变,并且将城市里的情况说出去该怎么办?

    但是,爱丽儿还是制定了这样的策略,不多加为难这些士兵。

    审判在继续,不过爱丽儿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继续这样一直看下去。在看了几个士兵的审判之后她就起身离开,走出法庭,向着公会的方向走去。

    进入公会,一开门,立刻就看到了以圆奶酪一群政务官员在这边早就等待良久的模样,一看到爱丽儿回来之后,立刻激动地站了起来,向着这位城市的领主致意完全服帖的注目礼。

    “市长先生,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圆奶酪一改之前的那种懦弱害怕的表情, 现在这个胖乎乎的家伙似乎显得十分的激动,完完全全就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我们是不是应该直接打出去?这元素枪实在是太厉害了!就连帝国军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啊!”

    看着这群政务官员那么一脸兴奋的模样,爱丽儿知道自己必须要给他们泼上一盆冷水。她白了他们一眼,来到沙发旁坐下,说道:“笨蛋,我们现在最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你们还没搞清楚呢!还想着打出去呐。整天没事别想着动刀动枪的,能够使用和平手段,还是尽量使用和平手段来的好。”

    这些政务官员一个个地全都愣住了,毕竟在他们的眼睛里,那些元素枪可是如此的强大!现在鹈鹕城掌握着如此强大的力量的时候,这位领导人竟然还说要保持和平???

    “可是……哈哈,市长,不是我说啊,虽然我们也想要和平,但是现在的情况真的……很难允许吧?”

    圆奶酪耸了耸肩膀,苦笑道——

    “帝国军被我们击败,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帝国军来进攻我们。如果我们不能够立刻扩张我们的势力范围,将整个边际省全都纳入我们的管理范围的话,那情况可是真的不妙了呀……”

    爱丽儿点点头,随即说道:“的确如此,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一定要用武力去压制对方。正如同你所说的那样,我们现在已经摆明了是反叛军了,蓝湾皇室不可能就这么放过我们,把我们当做空气一样。所以,我们必须要拥有自己的力量。”

    说罢,爱丽儿伸出手,轻轻拍了一下桌子上那张整个边际省的地图,缓缓说道——

    “边际省,我的确要拿下来。但是我却不希望用太过激进的方法。圆奶酪,你告诉我,如果我想要找一个人前往泄湖城,面见诺里斯·派克萨斯子爵,然后说服他顺利加入我们这一边对抗皇室的话,应该派遣哪个人前往比较好?”

    圆奶酪微微一愣,随即脸上流露出为难的表情。

    可就在他犹豫的时候,站在圆奶酪后面的一个人却是突然闪了出来,伸出手,大声喊道:“市长先生,我愿意去!”

    听到这个声音,圆奶酪微微一愣,转过头,看着身后那个举着手的人。随即脸上立刻慌乱了起来,大声道:“不不不!这可太开玩笑了,市长先生!我觉得吧,要不我们就去强攻,要不我们就多建造一点元素枪和元素车用来防守,这总没问题吧?”

    只是,爱丽儿却是歪过脑袋瞥了一眼后面站出来的那个人,笑着说道:“威廉·小圆奶酪先生,您愿意跑这一趟吗?”

    走出来的是一个差不多二十三四左右的年轻人,虽然看起来其貌不扬,大大的鼻子,略显拉长的耳朵,和他的父亲圆奶酪简直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只是这个年轻人却是捏着拳头,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愿意。并且,我还有十足的把握。”

    爱丽儿笑了笑,说道:“你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把握?”

    圆奶酪:“市长!他能够有什么把握?纯粹是小孩子胡说八道罢了!回去,你快点回去!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小圆奶酪一把推开自己的父亲,张口说道:“首先,是我们鹈鹕城首当其冲地击溃了帝国军的攻击,这一事实相信用不了几天就会传遍整个边际省。而且再过不久,那些愿意离开的士兵也会把这条消息散播出去,相信更多人都会对于鹈鹕城的力量感到惊讶。这是我们立威的一点。”

    “其后,就是自从帝国军到来之后,泄湖城的领主诺里斯·派克萨斯子爵一直都没有正面出现,这有可能是出现了意外,也有可能是采取蛰伏状态,蓄势待发。不管是哪一种,都证明了他并不愿意直接站在皇室的那一边。其中的理由,估计就在于元素机的出现也是让这位领主赚了很大的一笔钱,所以他也不太愿意接受皇帝那样的命令。这是他对皇室不满的一点。”

    “而最后的一点,就是如果帝国军再次到来,他作为曾经使用元素机,并且在之前的帝国骑兵团进攻的时候没有为骑兵团展现出任何的助力,如此一来皇室方面恐怕也会怀疑他。就算他真的在帝国军下次到来的时候一并对我们反戈相向,那么帝国军在剿灭了我们之后,他这个边际省实际上的大领主的位置,以及泄湖城的领主位置恐怕也难以保住。最轻的处置方法莫过于被撤销封地,回到首都。最坏的结果就可能是在处理完我们之后,一并被找个理由处死。这,也是他如果聪明的话,就绝对会加入我们的第三条理由。”

    这些话,让爱丽儿听得十分满意。

    倒是让圆奶酪这个老父亲张大嘴巴,显得有些不太理解,甚至有些惊讶。

    等到儿子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之后,他才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这听起来……真的是真的吗?你确定?”

    小圆奶酪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爹,你别总把我想象成小孩子。我们认识市长先生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这段时间我也是在努力学习的呀!”

    圆奶酪想了想后,却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你努力学习了,你说的也有道理,但也轮不到你前往泄湖城找派克萨斯子爵谈判!我们可以另外找其他人……”

    这下,小圆奶酪倒是急了,立刻开口道:“爹!你就让我试一次!我保证完成任务!而且,小烈酒老板也说我分析的很有道理,甚至还给我提过一些建议,我更加有信心了!”

    至此,爱丽儿倒是微微一愣,说道:“小烈酒老板?他给你什么建议?”

    小圆奶酪就像是要堵住自己父亲的嘴一般地急急忙忙地说道:“小烈酒老板告诉了我派克萨斯子爵的一些兴趣爱好,甚至还和我说他最宠幸的情妇的喜好!所以请放心,我绝对可以做好万全的准备!”

    眼见圆奶酪还是那样一副不怎么情愿的模样,爱丽儿十分干脆地一挥手,说道:“行!既然你那么有信心,那么事不宜迟,你就放心去吧!为此你需要什么物资都列举出来弄成一个清单,只要能够支持的,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得到爱丽儿的承诺,这个青年终于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他迅速抬起拳头重重地在自己的胸口敲了一下,随即大声喊道:“死我何惧,后人荣幸!市长先生,我一定不辱使命!”

    说罢,他转身就走,一点都不给自己的父亲面子,十分干脆地就去准备了。

    相比起圆奶酪的惊恐和无奈,爱丽儿觉得有些意外的倒是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怎么回事?这句口号还喊上瘾了?”

    此时,旁边的一名官员上前来说道:“毕竟昨天那场战斗实在是太过刺激了,这句话出自市长您之口,然后整个鹈鹕城内的人都会说了。”

    这倒是让爱丽儿有些脸红了。

    这话的意思的确是自己说的,但是归纳总结形成这么一段简单明了的口号的,却是达克。

    要不说达克是一个发誓要成为学者的狂战士呢?论文采和说话方面的确是比自己这个只知道一门心思学经济的商人要高明不少。

    现在抬起头来看看……唉,这段时间那个狂战士应该还是守护在他的父亲以及甜酒酪的身旁吧?这也让他现在没有办法去办工作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这种状况的话,让他担当小圆奶酪的护卫倒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总而言之!现在整个鹈鹕城内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就算是要去关心那些公会成员的私人事情,也是要等自己手头的工作完成了之后再说。

    “那么,我们现在开始进行下一个议题。”

    爱丽儿缓缓呼出一口气,说道——

    “相信各位也知道,我们现在已经算是叛军了。身为叛军,我们现在手头却有一个十分致命的危险。”

    在目光扫过这些政府官员脸上之后,爱丽儿也不卖关子了,直接开口道——

    “那就是经济。”

    “我们城的经济状况现在十分不好。在过去的将近四个月的时间里面,我们城市的元素机几乎是完全停滞的,由于皇室那边的命令加上是冬季,所以我们在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这段时间的收入可以说是断崖式下降。”

    “不仅仅是鹈鹕城,就连我们人鱼之歌也是一样,现在经济问题比较严重。圆奶酪,现在我们城市里的货币还有多少?”

    圆奶酪似乎还沉浸在自己儿子的不听话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爱丽儿也不等待,直接将目光转向下一个政府官员。

    那个官员立刻抬起手中的文件,翻开,说道——

    “现在,鹈鹕城库房里面的存款大约还有四百金币,但是再过一个月就要支付一次货款,所以现在可以使用的流动资金应该只有两百多金币……”

    爱丽儿点点头:“这么少的货币用来流通肯定是不够的,缺少现金流,物资方肯定不肯给我们输送原料,再加上我们目前处于反叛军的形态, 边际省外面的一些城市想要和我们联络务必要动动脑子。所以,诸位有没有什么可以短时间内创收的策略?”

    那个经济官员合起手中的文件,想了想之后,大着胆子说道:“我们……加税?”

    这个决策一出来就让爱丽儿连连摇头,当下,那个经济官员也不敢说话了。